首页 > 资讯 >

天手免费阅读

天手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19-06-01 10:07

天手》免费阅读带给您!《天手》讲述了李原苏琳儿的故事,天手节选:葫芦镇的主街道横贯东西,分上街与下街,上街大,下街小,加在一起像个葫芦。今日适逢赶集,街上颇为热闹,各种身份的人儿颇多,主街两边摆满摊位,有卖菜的,卖工具的,卖百货的,甚至还有看相算命的。

天手推荐指数:★★★★★
>>《天手》在线阅读>>

《天手》精选章节

葫芦镇的主街道横贯东西,分上街与下街,上街大,下街小,加在一起像个葫芦。今日适逢赶集,街上颇为热闹,各种身份的人儿颇多,主街两边摆满摊位,有卖菜的,卖工具的,卖百货的,甚至还有看相算命的。

李原沿着主街往上街走,经过一些茶楼、酒馆、当铺、作坊等商店,抵达上街尽头,那有一家在此镇还算富丽的长寿皮料店,便是他母亲傅君如开的。

因为葫芦镇属于青州,靠近北边的荆棘森林,所以镇里猎户颇多,虽然荆棘森林内里原始广大,妖兽颇多,但葫芦镇的猎人只要不深入荆棘森林,不与妖兽厮杀,只在外围打些普通野兽,还是可以让猎人们收获颇丰,可吃到野味,又可获取野兽骨心做药,又可扒下兽皮卖掉。

傅君如就是针对葫芦镇猎人多,所以开了一家收购兽皮、加工而卖的皮革店,因为傅君如聪彗精明,自己研究出一种炮制兽皮的药粉,能使兽皮更加柔软与坚固,所以她开的这家长寿皮料店远近闻名,生意颇好。

现在,李原逐渐接近自家店铺,远远见到店门口停着一辆豪华马车。

那马车由两匹棕色马所拉,车厢刷着红漆,油光发亮,车篷和车帘质料华丽,看上去富贵非凡。

李原心想,是哪个富豪客户来买上好皮料的么?像这种双马马车,连本镇的镇长也没有。

当李原走到店门口,看见了富豪的马车上,坐着一名穿黑衣的肌肉发达的马车夫,而在一匹棕色马匹旁,还站着一个十岁左右的漂亮小女孩,正以手拍马腰,吆喝着什么。

只见她长相洁白活泼,反琯式发型,一身红缎子装束,肩上披个貂皮披肩,如今正眨着一双大而灵动的眼睛盯着马儿看,正喃喃说着:你个马儿,唱歌啊,主人叫你唱歌都不听,小心把你宰了喂狗去。

李原听了不觉好笑,滑稽地说道:马怎么会唱歌呢,你就算把它宰了,估计它也只会咕哝一声。

胡说,我家的马儿就会唱歌,不过见你惹人讨厌,它就不唱了。那女孩瞠目瞪着李原说道。

呵呵……我又没碰下你的马,哪儿惹人讨厌了。李原笑道。

你这人穿的像个叫花子,看见我这马车漂亮来瞧瞧,难道不惹人讨厌么?女孩撅嘴说道。

这家皮料店是我家,我要来就来,要走就走,要不是看在你是买皮料的顾客的份上,我早就赶你走了。李原板着脸,不悦说道。

呵,原来你就我姨妈的孩子呀,我实话跟你说,我父亲看他妹妹可怜,特意从禹城赶来这乡野小镇,照顾你娘的。我叫傅薇,至于你家的皮料嘛,都很粗糙,只有下等人才穿,我才不会买呢!傅薇嘲笑着说道。

哼,不与你一般见识。李原朝店里走去。

店里十多米长,青墙上挂满琳琅满目的兽皮,有貂皮,狐狸皮,兔皮,甚至不易猎捕的虎皮及豹皮,店尽头横着一张黄木桌子,目下正有一名身穿白衣的秀美少妇,与一名身着蓝格子绸缎的中年男子,坐于黄桌旁交谈着。

秀美少妇就是李原的母亲傅君如了,她眉宇间颇与李原相似,面容姣美而带有英姿,大方智慧的谈吐自露出一番女强人的气质。

二哥,很高兴你自禹城来这看我,不过我经营这家皮料店生意不错,我是不会把制皮药粉交给家族的,也不想回家族。傅君如以委婉却强硬的语气说道。

小妹,你怎么如此固执呢,父亲此番拟定了开办皮革厂的计划,为的就是让你的制皮秘方得以发挥,届时你当大掌柜,回傅家团圆,不是很好吗!而且父亲叮嘱我转达一句话,他很想念自己的女儿。傅成杰说道。

唉,李墨性格高傲,他是不会和傅家合得来的。傅君如叹息说道。

小妹,要不你与李墨离婚吧,他若是大男人,会任你一人做生意,他却游手好闲么?自称是什么幻师,可连斗气也无,这样的人会连累小妹你的。傅成杰说道。

二哥,我与李墨是真心相爱,我不想像以前那样,家里人说他的不好。傅君如冷声说道。

好吧,你一意要偏袒李墨这个废人,我也不再好心相劝了。我先去客栈住下,隔日再来问你制皮秘方的事。傅成杰说着,站起身。

李原这才看清傅成杰的长相,只见他面相粗犷,浓眉大眼,留着整齐的八字胡,装扮富豪,举手投足间自有富贵的气质。

这孩子就是李原,傅君如说着,又对李原说道:这是你母亲娘家的亲戚,你叫他二舅。

二舅,你很少来拜访我家啊,如今可有礼物给我?李原念及刚刚傅成杰说父亲的坏话,故而调皮的刁难说道。

我自禹城来时,没料到你长这么大,所以忘了礼物,以后补过。傅成杰尴尬说道。

哈哈,也是,你这个舅舅看不起我父亲,所以连我这个外甥也记不得了。李原笑着说道。

哼,这滑溜语气,简直跟李墨一样。傅成杰不悦说道,就待挥袖离开店铺。

外头傅薇这时不知怎么走进店铺,看见其父傅成杰面色不悦,傅薇便随口说道:爹啊,你总算出来了,我们拜访的是哪门子亲戚啊,住的地方这么小,连个仆人也没有。

薇儿不得乱说,爹讲话嗓子干了,我们一起去泡碗茶喝去。傅成杰说道。

说到吃东西,我们马车的两匹马肚子饿了,所以不会唱歌,我想给马儿买它们最喜欢吃的糖浆,不知这里谁知道糖浆在哪有卖?傅薇转动着眼珠,瞧着三人说道。

我刚从下街过来,看见有个摊位上有糖浆卖。不过,吃了糖浆马儿会不会唱歌,就不知道了。李原手指西方说道。

就算这马不会唱歌,我也会教会它,我家里的白雪宝马,就是由我堂姐教会唱歌的。傅薇撅嘴说道。

李原嘴角挂着笑意,并不回话,看着傅薇随傅成杰走出店门,心里却在偷笑。

你这小丫头自持家富,看不起我,你父亲还骂我父亲,如今骗你那有糖浆,让你找来找去找不着,一副垂头丧气的表情,活该如此。

李原,这镇里素来少有糖浆卖,你该不是随口乱说的吧?傅君如说道。

娘啊,这二舅有些持富傲慢,自命是什么大家族的人,为什么你从来没跟我提过外公家,还有为什么这二舅骂我爹?李原说道。

这都是长辈的事,你不必询问,记得以后别再骗你表妹,他们那些人有点傲慢蛮横,开不得玩笑的。傅君如说道。

知道了,我才不屑于什么傅家呢,也不屑与傅薇这种女孩谈话。李原说道。

好了,眼看就到未时了,你该去文武院学习了,回你房间拿好书笔去吧。傅君如说道。

好啊,不过今天我遇见了修士,就是父亲平时所说的修界中人,会斗气,会法术的修士。他们还乘着一头很大的黑雕,那黑雕会冒火焰,也像是父亲提过的妖兽……李原说道。

他们是修士,是他们的事,与你无关,去上学去。傅君如漠然说道。

可是,我真的想当个幻师呀!以前你说斗气法术遥不可及,不许我多想,并说父亲受法术所害,有忧郁情结,可如今我见到了修士那种神通,我证明了父亲的说法,幻师法术都是真的,修士妖兽也是真的。还有,我已得到上天降临的好运了,我得到了这个宝贝……李原说着,取出那个小葫芦。

不就是个玉器小葫芦么,哪里捡的?傅君如随意瞟眼葫芦说道。

是上天降落的,它摔在我头上,然后我看见天空发生了惊天动地的事……

李原将捡到葫芦前后的事,详细说给傅君如听。

唉,孩子你不听娘的话,非要学你父亲谈什么修界与法术。其实,你父亲就是太想恢复法术,所以才忧郁成疾的,整日关在房间。要是儿子也跟他一样,那我可有多苦啊。傅君如说着,鼻子一酸,就要落泪。

娘,你别伤心,我当然听你的,我现在就去房间整理书笔,上学去。李原慌忙说道。

这个家由傅君如当家,做生意,支付生活开支,全是傅君如辛苦操劳,所以李原对母亲是极其敬畏的,现在母亲说话酸楚,李原立刻唯唯诺诺,不敢惹母亲生气。

然后李原穿过店铺,抵达院子,绕过几株梅花树,直朝东厢房进去,上了二楼往左,就是李原所住的房间了。

李原推开一扇黑门,进入自己的房间,已经置身于一个清爽干净的房间里。房里头的床铺,窗户,书桌,凳子等等,俱皆漆成黑色,受外头阳光一照,乌黑桌椅泛着灼目的白光。

李原走至书桌前,一拉抽屉,便现出抽屉里的一个绿化布书袋,里头盛着两本叫六部书策与健康武经的书,乃是小镇文武院的教科书。那文武院由一名退伍军人创办,文书与武艺一同教授,镇里所有孩子都在那上学。

现在,李原整理好书袋与笔,就将去上学。

心里却始终惦记着得到的小葫芦,于是拿出小葫芦,凑到眼前仔细观看。

只见葫芦小如调羹,身是圆形,瓶嘴鹤嘴般耸起,奇怪的是,瓶盖之处的颜色与瓶身的颜色一样,再仔细去看,竟是没有瓶盖,那瓶嘴部分也是半圆形,完全密封的。

李原大感奇怪,一个葫芦没有嘴和盖,那还算是葫芦么?还能装水,或装其它东西么?

难道它只是件工艺品,用来看与收藏的么?

转而想到碧云双侠的话,什么灵气迸发,加之自己亲眼见到天起怪象,此葫芦自天而降砸在自己头上,所以可以肯定,这葫芦必定是件宝物。

只是其功能自己不知道而已,并且自己本来就没接触过修界,不懂斗气法术,孤陋寡闻,不知道宝贝的功能也是正常事。

但是还是很好奇,只想发现葫芦的奥秘。

李原试着摇晃葫芦,觉得葫芦极轻,像摇一块木片。

窗外的光线照进来,落在葫芦上,可以看见葫芦里有光芒闪动,表示葫芦的确是中空的。

并且还有意外的发现,日光落在葫芦上,隐约可见一些细小的弯曲符号,布置在葫芦身上。这些符号不知意味着什么,也看不出刻在葫芦外还是葫芦里。

难道是法术咒语?

李原想起父亲做的符箓,除了太极图案外,父亲总会在羊皮纸上绘满各种看不懂的文字,父亲称这为法决咒语,是幻师拥有的专业术语。而法决咒语的功能是,像把天堂钥匙,可以开启天地力量的密门。

既然我看不出葫芦秘密,那还是拿去给父亲看看吧!李原自言自语地说道。

便即拿着葫芦走出房间,同样是在东厢房,右边的一个房间,便是李墨的住处。

李原站在房间门外,想起父亲执迷制符的样子,神情癫狂,眼神直直,不由一阵心酸,同时父亲一向不喜欢有人打扰他研究符箓,所以李原站在门口,一时不知该否敲门。

其实李原与李墨的父子关系并不亲热,自小,李原便习惯了李墨郁郁寡欢、不言不语的样子。并且李墨整日呆在自己的房间,从不出去,他不停的捏着符笔制作符箓,虽然所做的符箓从无法术,可李墨执著得近乎癫狂,一心以为自己可以从制符上找回失去的法术。

李原开始读书后,有了思考能力后,李墨才偶尔与李原说话。但他一与李原说话,讲的无非都是修界的事。说天下有修真者,有的修炼斗气,有的修炼精神力,而只有精神力强大的人,才可做幻师。而一旦成了幻师,就能制作符箓、魔宝、法器等等玄奥的东西。

一般来说,修炼斗气比较容易,常人只须有秘籍,加上勤修苦练,就能练成不凡斗气。但是修炼精神力就比较困难了,不仅需要天赋,还得有精深的秘籍,才可练出强大的精神力,才可用精神力制作出符箓、魔宝、法器等幻术用品。

李墨自己丢失了法力,便希望儿子有精神天赋。在李原九岁时,一日李墨带李原入了他的房间,拿出一张做成凤凰样的黑色符纸,说是符宝,让李原试着集中精神力,操纵这件符宝。若是李原能以精神感应符宝,使符宝化为凤凰,或遥控着动一下,就说明李原有精神天赋,可做幻师。

李墨还教李原唯一的一句咒语,金刚烈火风雷电。

但李原感应符宝好久,都没法练出精神术,使符宝动下,或化为凤凰。而无论李墨如何解释驱动精神术的话,李原都无法领悟,甚至因为李墨说话颠三倒四,给李原离谱的感觉,觉得父亲说的关于法术的话有些自相矛盾。

见李原无法驱动符宝,李墨显得很失望。李原永远记得那日父亲的神情,双眼呆滞绝望,嘴巴说话的声音颤抖,理也不理李原,就自个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了。

自那日后,李墨很少与李原说话,也不再用方法测试李原的精神力。

但这事留给李原的印象很深刻,李原知道父亲的望子成龙的心思,所以以后也学父亲那般,自己独个的念决舞手,希望可摸索出法术的奥秘,并且李原还偷了李墨做的符箓,有事没事的就舞弄几下。

现在,李原在房门口敲了敲门。

良久没听见李墨回答,也没见门开。

爹,是我,我有事找你。李原又说道。

于是又等了一阵,才听见房间里头传出李墨的声音,说:什么事情,你进来说吧,门没关。

李原推开房门,看见房间里景象,还是以前那样,四面墙壁贴满各式各样的符箓,父亲站在书桌前,捏着一支虎毛符笔,对着羊皮纸描绘着。

而李墨描绘符箓的样子,眼神呆滞泛红,似乎缺少睡眠一样,嘴唇偶尔动下,吐露一些深奥的话语。

这就是李墨的生活。他自被师傅逐出金剑门,被毁坏灵根,破了修炼斗气与精神力的语决,他便成日研究制符。因为据说,训练为一名合格的幻师,学习制符是最好的锻炼精神力的方法。

所以,李墨长期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停的制符,希望可以找回法力及斗气的记忆,再度成为幻师。而且对他来说,普通凡人的生活毫无意义,所以他不会去过凡人生活,宁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过与世隔绝的超凡生活。

现在,李墨并没有转头看李原。

而是深深皱着眉,眼神直直的,似乎在思考一件极其重要的大事。

忽然,李墨扔下手中的符笔,转过身来,面向墙壁。之后他竖起右手食指,凝着眉头,嘴里开始张合着吐露一个个奇怪的咒语。

随着一番咒语吐出,李墨又认真地闭上双眼,左手划动着,右手竖立不动,一声一声吐着晦涩的咒语。

但是良久过后,房间里的各种各样的符箓,都是一动不动,毫无变化。情况就如李原舞用符箓一般,只能白费力气,实现不了做幻师的愿望。

李原看着父亲着魔的样子,不由感觉心酸,想到外面的庸民议论父亲的话,而父亲毫不知道,天天执迷于制符,让李原感到很难受。

忽然李墨停止念咒划手,转身面向书桌,拉开抽屉,拿出一本灰色书籍,书名为《道心经》,李墨激动的翻开《道心经》,喃喃自语地说道:我已破解咒语,符箓画得也没错,那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何我还是无法驱使符箓?

李墨发呆地说着,忽然侧头看李原,又说道:李原,你过来,让为父测试一下你的精神力。

父亲,你去年给我测试过精神力了。李原答道。

去年我忘了教你凝视手指,幻师操作符箓的时候得心灵盯着手指。李墨说道。

那我试试。李原说道。

接过这张符箓,将之扔在虚空,一边念咒,一边划手势,必须心神冷静得跟随手势活动。李墨扔过来一张符箓说道。

金刚烈火风雷电……李原接过符箓,按父亲所说抛飞符箓,一边念咒,一边眼睛盯着手指头划手势。

可是符箓飘飞虚空,毫无变化地落下,一动不动的落在木板上。

难道是我破解错了咒语,或是这支符笔不够好,所以一直没做成功符箓?李墨不由呆滞说道,双眼空洞,又陷入沉思。

父亲,你为什么老是不停的制作符箓,难道学习法术只有制作符箓一种方法吗?李原不由问道。

唉,父亲曾有的法术是被抽灵术剥夺走的,不仅失去法力,连修炼法术的记忆也被剥去,所以要想恢复法力,便得练习制符,因为制符可以有效提升精神力,而有了精神力就可使用法术。李墨叹息说道。

那是谁剥走了父亲的法术,他为什么这么坏?李原不由愤懑说道。

呵呵……剥走父亲法术的乃是师门,只怪父亲当年怎么会鬼迷心窍,偷走师门重宝《金剑符书》。唉,这些事不该说给你听的……对了,你刚才说有事找我,什么事?李墨苦笑说道。

父亲,你看看这个葫芦,很奇特,是从空中掉落井里,被我捞起的。李原说着拿出葫芦。

咦,这葫芦的质料很奇怪呀,似乎不是本位面的。我虽然法力尽失,但见识还在,我们大陆上绝没这种特轻的质料。李墨说道。

它没瓶嘴与瓶盖,不知功能是干什么的?李原指出说道。

嗯,或许是件攻杀性的魔宝,自有杀敌妙用,可惜父亲精神力已失,无法感应出葫芦的妙用。不过,这个葫芦或许价值很高,你以后别拿它在别人面前玩耍。李墨郑重叮嘱说道。

知道了,母亲叫我去上学,我该走了。李原说道。

嗯,去吧,别辜负了你母亲对你的期望。其实做个有学识的凡人也不错呀!李墨摇头苦笑说道。

李原收回葫芦,掉头走出房间,立于门口关门时,又见到父亲此时坐在书桌前,面望着窗户,双手抓着脑袋上的头发,痛苦地说:我怎么这么笨,要偷师门的《金剑符书》,既然偷了,为何我又回忆不起《金剑符书》藏在哪了呢?我活该啊,是丢失本门绝宝的混蛋,可我也想找出《金剑符书》还给师傅呀……

李原难受地把门关上,回房间取了书袋,便即往文武院上学去了。

天手小说
天手
泰格文学为您提供《天手》免费阅读!《天手》是海岛1创作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讲述李原苏琳儿的故事。天手讲述了:何忧九天不能至,但殂于道渴。不跪仙路跪苍生,为君叩阊阖。劣马踏嵯峨,自饮三世功与过。我辈呼剑来。天涯多此未归客。最后,我看见了那双手的主人。小编推荐:《斩神星落》《不良引》《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