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我要做阎罗全文

我要做阎罗全文

发表时间:2019-07-12 09:41

我要做阎罗》全文免费阅读泰格文学为您提供!《我要做阎罗》是一本由厄夜怪客创作的精彩好文,该小说男女主是秦夜孟婆,我要做阎罗精彩节选:话音未落,她已经化为一只只黑色蝴蝶,包裹着秦夜的身体,缓缓飞入空中。

我要做阎罗推荐指数:★★★★★
>>《我要做阎罗》在线阅读>>

《我要做阎罗》精选章节

孟婆带着秦夜走上了桥。

很安静,面对着如此之大的奈何桥,只让人生出一种天高地远的崇拜来。不知当日奈何桥上挤满阴魂,牛头马面共舞之时,是何等的波澜壮阔。

他们走在桥边,孟婆轻轻抚摸着桥栏上的镇兽,许久才轻叹一声:“小子,往下看。”

秦夜谨慎地伸出头去,恨不得把脖子拉到一米长。

“……你地府公务员的大无畏精神呢?”孟婆怒斥。

“我恐高。”秦夜无辜地说。

孟婆一口气没接上来,她到底找了一个什么样的公务员啊?

怕死,恐高,油滑,还能不能有点优点了?

双手扒在桥栏上,秦夜只看了一眼,就倒抽一口凉气。

下方……是一片荒原。

不是本身就是荒原,而是七零八落的房屋,满地都是红色的,已经熄灭的灯笼。无数巨石流星雨一样落在空地上,甚至他看到了一条巨大的尸骨!

说不清是什么,也说不清有多大,仿佛是条蛇,能清楚看到腹腔骨,从浓雾的尽头蔓延下来,又消失在他视野的边界。桥下……简直就像被这条巨兽肆虐过的城市一般。

孟婆鸡爪一样的手指抓住奈何桥上的石镇兽,沙哑道:“曾经……这下方奔腾着忘川之水。又叫做黄泉。”

“但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你知道这条看起来像是蛇一样的东西叫什么吗?”她闭上了眼睛,有些痛苦地开口:“它叫做烛龙,也叫做烛九阴,你再往前面走上五百年,就能看到一根燃尽的蜡烛,烛龙衔灯,这是阴曹地府唯一的光源。它离开了,灯也灭了……地府就成为了你现在看到的地府……”

所以来的时候,才是黑雾弥漫?

秦夜微张着嘴,震撼地看着四周苍茫大雾,摆渡人离开了,孟婆独自来到阳间,烛龙竟然都离开了!

孤寂的风中,吹来亡魂的哀嚎,和破灭的味道。

地府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是不是在想地府到底发生了什么?”孟婆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其实……不单单是烛龙,整个地府……在一百年前就已经清空了……”

她轻轻挥了挥手,面前迷雾缓缓飘散。越来越淡……数分钟后,秦夜微张着嘴,愕然后退了一步,难以置信地看着奈何桥的对岸。

“那里是酆都城,整个地府的中心。当然……是曾经。”孟婆佝偻着背,颤声道。

秦夜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他眼中,原本是酆都城的位置。现在佛光万道!一尊通天金佛拔地而起!

不知其大,不知其高,眉心一朵莲花,手持一柄双环禅杖。高天之高,阔地之阔,放眼望去,虚空中无数无根金莲缓缓滋生,徐徐湮灭,竟然在地府之中构筑出一片无边佛国!

刷……金佛佛光万道,缭绕在云雾之中的手中绽放万千光芒,光芒所过,奈何桥上所有魂魄顷刻间一扫而空!

酆都城被改成了佛陀像?

简直荒唐!

迷雾再次涌来,将这座佛像严严实实遮挡住。秦夜这才从刚才的震撼之中回过神来,忽然,如同福至心灵一般,愕然道:“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这是……地藏菩萨像?”

如果说地府有一位菩萨,那只能是地藏。四大菩萨之一。

“就是地藏大人。”孟婆头发飞舞着,凝重地看向秦夜:“你说对了……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但是……现在佛像已在,他老人家已经成佛了,你……懂这个意思吗?”

秦夜眨了眨眼睛,脊背已经一层冷汗。

地狱已空……地藏成佛……

谁主阴司?!

仿佛看透了他的想法,孟婆沙哑笑道:“没有人……小家伙……已经整整一百年,没有阴司这个秩序的存在了。”

轰!

这句话如同一记惊雷,打破一切迷雾,所有的东西,都在秦夜脑海中串联起来了。

地藏成佛……地府清空,所以就连烛龙,摆渡人这些神职都离开了。无处可归的鬼魂,开始叩击阳间的壁垒。也所以,人间灵异事件层出不穷。

他无法想象地藏成佛时的恢弘,但阎罗印,恐怕就是在这次地府大变中被冲击为碎片,落入人间。

脑海中嗡嗡作响,孟婆看着空无一人的奈何桥幽幽道:“你们应该庆幸,地藏成佛,超度了地狱里无数厉鬼,真正厉害的角色已经被他老人家带走,但是……阎罗,判官,府君,拘魂这些公务员,也被他一并带走了。大量的灵魂井喷,太多成为了无处依靠的自然灵。然而极少数却在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厉鬼。”

“但是它们不敢乱动。它们怕,怕地府的拘魂,无常,鬼差们再度潮水一样冲出地府。然而……任何事情都经不起时间的蹉跎。整整一百年,它们终于按捺不住了。”

孟婆直勾勾地看着秦夜:“我找了几十年才找到你。吃过太岁虽然不被阴阳接纳,但同时也共存于阴阳,你的起点比那些所谓的阴阳眼高太多太多,你是最好的人选。”

秦夜刚想说什么,孟婆就摇头道:“你无法拒绝,一旦我离去,地府再无一个神职,你这种存于阴阳夹缝的墙头草立刻就会死。而如果你不管……你们活人影片中拍的贞子,楚人美这些真正的厉鬼重新现世,只不过是早晚问题。”

“地狱已清空,恶鬼在人间。”

沉默。

秦夜根本没有想到,事情的真相远超他的推测。根本不是什么停摆,现在地府都没有了!

没苟住啊……

你说你这么大的场子,非要放个定时、炸弹在家里,这不是找死吗?

好嘛,现在终于爆炸了……不是,你爆不爆不要紧,影响到我正常生活就很要紧了。你说我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还能不能让人愉快地苟活了?

尤其现在我还得给你擦这个屁股。

“咳……如果我说我对土木工程不甚了解……”

孟婆悲天悯人的脸色一肃:“可以的,狗蛋,你还有三天阳寿。”

我¥r@(#&$%r#!!

秦夜认命地叹了口气:“所以?我要怎么做?你会协助我的吧?”

孟婆苦笑了起来:“我留着这一口气,就是为了等一个真正可以重建地府的人出现。你来了……我很快也会归去……”

秦夜的目光瞬间化为幽怨死光直射孟婆,孟婆下面的抒情顿时憋在了喉咙里。组织了一下表情才说道:“你放心……送死那是临时工的工作,你好歹是地府最后一位正式公务员。只要小心一些,别去惹那些阴气极重的存在,一旦你集齐第一件先天至宝,地府秩序自动运转,你的基本盘就稳了。”

“……你确定我很安全?”

“……你好歹也是吃过太岁的人,能不能拿出一点地府公务员大无畏的气魄?”

“……气魄能有苟活重要?”

我忍……实在是选无可选了……孟婆深吸了几口气,强硬地转移了话题:“放心……现在,王成浩的父亲就是最重要的线索。但你千万要小心……每一块碎片,都含有数千年来地府的磅礴阴气。可以说……任何拿到碎片的鬼物,绝对是罗刹厉鬼。它们会怕我,却绝不会怕你。”

她仔细地斟酌着措辞:“碎片在指向下一块碎片的时候,它……同样会看到你。”

秦夜感觉自己眼皮都在乱抖,说好的gank呢?为什么变成了正面5v5?

这种纠结的表情太过真实,孟婆沉默了片刻,手在虚空一抓,一张金色的卷轴出现虚空。被一道红绳死死束了起来。里面阴气磅礴如海,秦夜只是稍微感触了一下,就感觉汗毛都竖了起来。

“六方鬼王图。”孟婆鸡爪一样的手抓住卷轴:“阴曹地府共分一帝十殿十八地狱六方鬼王。这些都是地府里赫赫有名的存在,它们的名字可以让任何鬼物闻风丧胆。而这张图可以让你召唤六方鬼王其中一位一次。”

通灵术?

这就很好理解了。

“本来没有打算现在给你的。”孟婆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切记,你只有一次机会召唤六方鬼王附体。另外,关于地府的一切须知,鬼物的分类和公务员等阶,以及功绩获取,我已经记录下来一并放在你枕头底下。”

秦夜珍重地接了过来,刚刚接过,他就看到孟婆的全身泛出道道金光。一闪而逝。

这些金光充满佛性,孟婆的神色一瞬间平静了起来。看了看自己的躯体,轻叹一声:“终于到了……”

秦夜仿佛明白了什么:“您……”

“人有阳关道,鬼有奈何桥,人鬼殊途,我已经在阳间逗留够久了。”孟婆的神色终于出现了一丝慈祥:“小家伙……不要伪装了,吃过太岁的人,以怪物的身份在人间活了这么久,绝不会是你表现出来的这样……地府最后一位正式公务员的身份,就是给你放开自我的保证……”

“走吧……回你的世界去,人间大变就在不日……别让我失望。寻找阎罗印不光是为了地府,更是为了你自己……”

话音未落,她已经化为一只只黑色蝴蝶,包裹着秦夜的身体,缓缓飞入空中。

刷……阴风渐起,吹动秦夜额前的留海,他抓紧六方鬼王图,回首看了一眼地府,地藏金身像高耸入云,其余地方黑云缭绕,一片残破。

要离开了么……

“我啊……最讨厌麻烦。”他神色有些淡漠起来,苦笑地看着手中卷轴:“好不容易……我安稳了几十年,修身养性,你这个死老太婆为什么偏要来掀我的底呢?”

“让我塔下苟住不好么?”

摇了摇头,黑蝶翻飞之中,他的身影越升越高。目光也越来越远,他看过酆都城,奈何桥,就在目光移动到骸骨桥头的时候,忽然跳了跳。

头发。

铺天盖地的头发,就在孟婆消失的一刹那,从深渊中海啸一样铺散出来,疯狂地奈何桥冲来!

轰隆隆……这片头发之海是如此广大,直接在桥上布满了一层黑色,好似千万蠕动的毒蛇,直逼秦夜。

“这是……”秦夜深吸了一口气,猛然喊道:“快!!!”

他知道的,这个深渊之下有一个恐怖的存在。但是,孟婆显然和对方认识,不……应该说在地府的鬼物谁不认识孟婆?

应声虫躲得远远的,万鬼退避,然而,此刻真的有人敢摸老虎屁股!

可惜,他的呼喊明显孟婆听不到了。她应该是去了和摆渡人,烛龙一个地方,黑蝶的速度平稳如常。根本比不上下方头发的蔓延速度!恐怕孟婆也没想到,这只深渊中的存在会和她翻脸。

应该追不上来吧……秦夜头皮发麻地看着黑色头发潮水一样冲上奈何桥。然而……就在他忐忑的目光中,所有头发竟然盘绕着朝着天空中缠绕而来!如同童话中魔藤那样。

“该死!”秦夜狠狠咬了咬牙,就在目光尽头,那道沟壑之中,一点红色升了上来。

很小,但在黑潮之中是如此明显。赤红如血,若恶鬼的瞳孔。

咔擦……咔擦……一阵碎石落下的声音,数秒之后,一只红色的油纸伞从深渊下冉冉升起。

油纸伞挡住了大部分身躯,在油纸伞下,是三千青丝披散,还有五颜六色,配色完全不搭的绫罗。青的红的白的黄的……混搭成古华国的宫装女子衣服。施施然踩在漆黑的头发地毯上,随着它每走过一步,身后竟然盛开一种鲜红色的花朵。花瓣纤细,共分三层,好似一层铺开的鲜血。

彼岸花。

漆黑的地狱中,前方是骸骨桥头,后方是万丈地藏金身,脚下是奈何桥,四周是苍茫黑雾。举着伞的女子踩着彼岸花的地毯,这一幕诡异到让秦夜脊背冰寒。

“您是……”女子看似走的很慢,实际速度却快的吓人,很快就来到了秦夜前方十几米处,停下了脚步。

“阿落刹娑……”女子的声音非常清脆,若风铃飘响,竟然给人一种空灵之感。她没有抬起红伞,只是幽幽开口:“别怕……我也是地府的公务员呐……曾经执掌旻峰省的‘判官’……”

秦夜没有丝毫放松,凝重地后退了一步。

他还没看到孟婆放在他枕头底下的资料,不知道判官在地府整个体系中到底是什么等级。但是……“曾经”的判官,为什么会被压在深渊之下?

而且……阿落刹娑这个名字,他听说过。

这是印度叫法,如果用华国文字来说……罗刹女!

地狱中最恐怖的恶鬼,才能被称为罗刹,残忍好杀,嗜血如命,如今竟然站在了自己面前!

“你知道吗……”阿落刹娑伞压得更低了一些,身体微微颤抖起来:“在黄泉的第一段,阴阳路骸骨之桥上,普通阴灵根本无法走过。能走过的……只有三种人。”

“第一,地府阴差。”

“第二,被地府认可,甚至接引过来的人。”

“第三……”她的身体抖得更加厉害,仿佛伞有千斤重,将她压得不堪重负:“就是沾染过地府先天至宝碎片的人。”

“滋……”伞下发出一阵诡异的声音,她身体都微微蜷缩了下去:“滋……我……滋……和你,做个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秦夜警惕无比地看着这个怎么看都不正常的阿落刹娑说道。

阿落刹娑:“你把那道阴魂给我。”

秦夜目光微动:“所谓交易,是你来我往,我能得到什么?”

“滋……滋滋……”阿落刹娑全身抖得越来越不正常:“我……可以……让你活着……滋……离开……”

红伞下响起一片唾液流动的声音:“滋……我已经不太能忍得住了……几百年没有吃过血食,你知道你的味道有多诱.人吗?”

她颤抖的身影缓缓走来:“你真的知道这道阴灵代表的重大含义吗?”

“滋……你真的明白……老太婆耗费百年时光,用功绩拖着不走,就是为了让你找一枚阎罗印吗?”

“既然你不懂……滋……就把它给我!!”

话音未落,红伞轰然崩溃!她全身五颜六色,搭配得不成样子的宫装好似被无形大手轰然撕开,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身形终于显现出来。

这是一个人头。

也只有一个头。

没有身躯。眼睛,耳朵,嘴巴中,无穷无尽的头发万蛇出笼一般蔓延开来。疯狂生长着。就连人皮下方,都能看到一条条蠕动的凸起。数不清的怨灵咆哮声,随着这朵恐怖的黑色花朵绽放而响彻地府,哀怨,愤怒,喜悦,七情六欲,声嘶力竭的嘶吼让人如坠十八层地狱。

“要么交,要么死!!”

阿落刹娑的咆哮声伴随着万千阴灵的哀嚎,层峦叠嶂,若海啸喷涌,似狂风浊浪。秦夜好像站在风暴的中心,鬼差服轰然笔直朝后飞舞。

好可怕的阴气……

一只手半遮住眼睛,秦夜每一根神经都紧绷到了极点。强压住差点跳出胸腔的心脏:“这可是孟婆大人给的东西。”

“呵……滋……”黑发漩涡中的人脸好像笑了笑,最后,疯狂大笑起来:“呵呵呵……哈哈哈哈!!”

“地府之中,哪怕阴差,谁不是生前身负万千罪孽?你期待我和孟婆之间有什么真实的感情?”

“咯咯咯……别逗我了,如果她还在,我会畏惧三份……滋……人类,你根本不明白这把‘钥匙’会为你带来什么,你不配拥有这样的东西……来,交给我,快!!”

轰!!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秦夜仿佛被无形巨手击中,脚在地上猛然倒退十几米。

“卧槽……”他愕然擦了擦嘴角一丝血迹。一声……仅仅声浪都让自己承受不住!五脏六腑沸腾一样剧痛,全身的鬼差服,居然如同着火一样,从边缘开始翻飞出烧焦的痕迹,再如同黑蝶一样缓缓飞入空中。

只是声音,就超出了鬼差服的防御极限。

这……绝不是自己能面对的对手!

刷拉拉!就在他思绪转动之时,无尽的头发如影随形,交接,扭曲,成为一只只狰狞的手,直指秦夜全身各大要害。秦夜瞳孔猛然一缩,大喊道:“我交!!”

根本没有犹豫的时间。

沙……所有头发就在距离他三米的地方停了下来,不到零点一秒,跨越了十几米的距离。

一滴冷汗从秦夜额角流下,他甚至能闻到头发上腥臭的味道。

他举着一只手,看着十几米外的怪物缓缓蹲了下去,示意自己无害。冷汗如雨,另一只手伸入怀中,仿佛在摸索着。

“别耍小花招,凡人。”阿落刹娑淡淡道:“所谓计谋,那是实力不够才会出现的东西。你我的实力天差地别,再多的计谋也……”

她的声音倏然停住了。

秦夜笑了。

为什么会笑?阿落刹娑愣了愣。

死到临头的大彻大悟?以为交出那道至关重要的灵魂之后自己真的会放过他?从而心有侥幸?还是被自己吓破了狗胆?

就在同时,秦夜全身鬼差服无风自舞,腰间的勾魂索当啷作响。下一秒,鬼差服全面炸裂!露出里面普通人的衣服,而就在他胸口位置,一面金色卷轴已然缓缓展开。

而他的手指尖,捏着一段红绳。

“这……”阿落刹娑心中忽然涌起一股极其不祥的预感,然而根本来不及想别的。随着一声轰然巨响!一道浓郁至极的阴气化为怒海狂潮,瞬间席卷整个奈何桥!

磅礴,大气,浑厚,无疆!

如果说阿落刹娑的阴气是长江黄河,这片阴气简直是无尽沧海!阴气所过,阿落刹娑地面上的头发寸寸燃尽,而在她震撼的目光中,所有阴气形成一个几十米大的黑色旋涡,将秦夜完全包裹起来。

“这是……”她不敢相信地盯着旋涡,紧接着,全身都颤抖了起来。半秒后一声尖叫,疯了一样朝着裂隙冲去。

“六方鬼王……六方鬼王上身!!”

“滋……那个死老太婆居然给了他这种东西!!”

地面上的黑发潮水一样褪去,然而就在同时,黑色旋涡响起一声地动山摇巨响,一道人影带着冲天黑气,胯下一匹白色战马,从黑色旋涡中一跃而出!

全身银甲,却已经被鲜血染红,破损的黑色衣裤,古人装扮,脸却还是秦夜的脸。手中一只白色长枪,枪尖直指疯狂溃逃的阿落刹娑。

得……白马马蹄轻扬,白驹过隙,不过眨眼,横跨百米距离,寒锋临身!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得……得得得……”身后杀气冲宵,阿落刹娑头颅里居然响起一片牙齿嘚嘚打颤的声音,声嘶力竭地尖叫道:“不……饶过我……放过我!!”

扑!

话音未落,一只枪尖突出额头。所有声音戛然而止,万籁俱寂。

快。

极致的快。

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没有其他花俏,也没有人能看到这一枪怎么出现的。因为它出现的时候,对手已经死了。

只要一枪。

时间仿佛停顿了一秒,下一秒,伴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阿落刹娑的头颅伴随黑发疯狂旋转扭曲,以枪尖为核心,形成了一个恐怖的黑洞!

“啊……啊啊啊啊!!”

“不……不!!你……你这个区区凡人……你竟敢……”

刷!

黑洞猛然一合,一个被符纸包裹的圆球咚一声落到了地上。

瞬杀!

我要做阎罗
我要做阎罗
《我要做阎罗》又名《阎罗殿主》灵异小说免费阅读,主角:秦夜王成浩,作者:厄夜怪客,我要做阎罗小说讲述了:学校有规定,六点之前必须离开学校!可是秦夜却被困住了,没想到这里还有更大的阴谋,原来阴间没有主宰了,秦夜的心脏都几乎停滞,他成了地府接班人。小编推荐:《午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