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诡墓龙棺林八千青龙山小说

诡墓龙棺林八千青龙山小说

发表时间:2019-09-11 18:23

热推精彩好文《诡墓龙棺》是三两二钱大大精心创作的优秀作品。泰格文学为您提供诡墓龙棺林八千青龙山小说全章节阅读。小说节选:“戴墨镜的一定是瞎子吗?我就是觉得我戴个墨镜比较帅不行吗?”老头道。

诡墓龙棺推荐指数:★★★★★
>>《诡墓龙棺》在线阅读>>

《诡墓龙棺》精选章节

三叔跟着这俩人去了当阳进了山,一路上顺风顺水的,那山里周围一户人家都没有,别说下铲子挖地了,就是下雷管去炸都不会有什么问题,这俩人也非常专业,三下五除二就找到了那个妃子墓的位置,又一气呵成的挖好了盗洞,这三个人就趁着夜色下了地,那地下果真是有个地宫,三叔哪里见过这样的架势,哪怕是他胆子贼正这时候也是有点心慌不止。

三叔以为下了墓里面就是数不尽的金银财宝,可是下来之后发现这地宫里面并没有什么东西,无非就是一些青砖大瓦啥的,当时三叔就有点不乐意了,质问这两个外地人是怎么回事,这俩外地人说看来这个贵妃是个不得宠的女人,陪葬的规格并不高,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东西绝对是有,应该就在主墓室里,但是这里面墓室很多,有点纵横交错的主墓室不太好找,就说要分头去找。

这时候的三叔其实对这俩外地人有点防备心了,毕竟自己一个人而对方是两个,所以他立马就同意了分头找这个提议,三叔就这样打着手电转了起来。

结果还没转几个墓室呢,他就跟这俩外地人碰头了,这俩外地人在这个墓室里面跪着,而这个墓室跟其他的空墓室不一样,这里面有东西。

这是一个祭坛,还有香炉,在祭坛上有一个小孩儿的雕像。

而这俩外人人就跪在这小孩儿雕像的面前,看样子是在祭拜。

“你们俩盗墓贼跑到墓里来给人上香来了?”三叔道。

可是三叔说完,这俩人没理三叔,三叔不由的怒从心中来,他打着手电走了进去推了一把其中一个,这一推竟然把这个跪在地上的人给推到了,三叔心里顿时就是一沉,再拿手电一打,顿时吓的肝胆俱裂。

这是两具干尸!

虽然是干尸,但是三叔一下子就认出来这就是此次去找自己的俩外地人!

这俩外地人已经死在了这里并且变成了干尸?

那他娘的找自己来盗墓的俩外地人又是什么东西?

难道说是鬼?

他心里一回想,好像认识这俩人开始他们就是昼伏夜出,还说这是职业习惯白天睡觉晚上出动。一想到这个三叔心里乱的跟麻一样,他心道我他娘的红内裤也天天穿着呢,咋就点子这么低遇到鬼了呢?要不说林老三就是林老三呢,要是换成别人碰到这事肯定就吓死了,三叔虽然害怕却还不至于乱了方寸,他甚至还有心情去研究那个小孩儿的雕像。

他倒也没有看出什么所以然出来,只感觉这个小孩儿跟普通的小孩儿也没有什么区别,就是这孩子的脖子上挂了一个长命锁,看起来像是金子打造的,三叔心道我这次来不就是来求财的嘛?贼是不能落空的,他冲上去就把孩子雕像脖子里的长命锁给拽了下来揣兜里了。

从这间墓室里走出来之后,三叔已经没有心情再继续找那个主墓室了,虽然没搞清楚是什么情况,但是他估摸着这次十有八九是这小鬼想要自己的命来了,三叔打着手电就往回走去,一边走三叔一边咬断了自己的舌尖含了一嘴巴子的血在嘴里,心道要是这俩小鬼再敢追上来自己就一口舌尖血喷过去,大不了来个同归于尽。

三叔沿着原路往回走,就在三叔快走到那盗洞口的时候,三叔的背后忽然有人叫他的名字,三叔一听这不正是那俩外乡人的声音吗?他已经知道了这俩人是鬼,是来勾自己命的,所以就假装没听到。

“三哥!快站住!”那人一看三叔不停,加大了嗓门叫道。

“我站你娘的狗篮子!”三叔骂道。

“三哥,您背上有个东西!快停下!”那人继续叫道。

“就想骗老子,你当老子不知道我一回头命都要没了?”三叔心里骂道,脚步更加的快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一股凉气吹到了三叔的耳朵上。

三叔这心里本身已经二麻二麻的了,被这一股子凉气一吹双腿直打弯子。

听声音的话那俩小鬼离自己的距离还挺远,可是吹自己脖子的又是谁?难道那小鬼说的是真的,老子背上有东西?可是为什么没有感觉呢?

三叔决定看一眼,他一边走一边轻轻的侧了侧头往后勾了一眼,刚一侧头那一股子凉气就吹到了他的脸上,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惨白惨白的女人的脸。

那女人的脑袋就放在三叔的肩膀上,她的脸上带着似哭似笑的笑意,正在盯着三叔看。

“我去你妈的!”三叔吓的魂儿都要飞了,那憋在嘴巴里的一口老血对着这女人的脸就喷了过去,一下子把这张惨白的脸都给喷花了去,三叔回过头,这时候他已经决定什么都不管了,哪怕是天王老子在背后叫自己自己也绝对不回头了,他一口气冲到那下来的盗洞上顺着盗洞就往上爬,一路上倒也没有遇到什么阻隔,他狂奔着从山上冲了下来,开着车一路开始狂奔直接回到了方城。

到了方城之后三叔越想越是后怕,他立马就找到了自己的那个兄弟,就是介绍那俩外地人给自己认识的中间人,想问问这小子介绍俩小鬼给他认识到底是何居心,三叔找到那小子的时候,那小子还赶紧买菜摆酒招待三叔,三叔吃饱喝足之后就开始了质问,问道:“你说吧,介绍俩小鬼给我是啥意思,想让我死你他娘的倒是明说啊!我头伸给你让你砍一刀都成。”

谁知道这小子一头雾水的道:“三哥,啥介绍小鬼,你说的啥意思啊!”

“你别跟我装糊涂,就是给我介绍的那俩外地人说一起发财的!那俩是小鬼!老子差点折了!”三叔道。

“三哥你发烧了还是认错人了?咱们俩都大半年没见过面了,啥介绍外地人发财啥的,你兄弟我你还不知道,你要说发廊的小姐我还能给你找,生意人咱是真不认识。”那小子笑道。

“你小子还他么的装!信不信我削死你?”三叔站起来就揪住了这小子的耳朵,他本来就想骂他一顿,因为他觉得这小子肯定也不知道那俩外地是鬼,毕竟自己这么聪明都被忽悠了。这小子被骗也是无心之过,可是这小子当着面说瞎话死不承认就让三叔生气了。

“三哥,您肯定是认错人了,或者说做梦梦见我了,我是真的不知道您在说什么啊!您就是削死我我也不知道啥情况啊,啥外地人啥小鬼,三哥您不是酒喝多了上头了吧,要不等你酒醒了再说?”那人都快哭出来了。

三叔这时候是彻底的懵了。

这他娘的是什么情况?

这小子不应该是演戏,挺实诚一孩子,要真是撒谎演戏的话,就刚才那演戏都能去做影帝了,还干啥小混混啊!

可是老子也没认错人啊!

三叔越想越不对劲儿,难道说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最近的经历都是梦里梦见的?可是不对啊,口袋里这个长命锁还在呢,总不能我做梦梦到去盗个墓,醒了冥器在自己兜里装着的吧?

可是要不是梦的话,那老子脑子秀逗了?

三叔自认脑瓜子挺灵活的,能做一帮混混的头子可不是单纯讲义气和能打就可以的,但是这件事让三叔彻底的懵逼了,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他也知道再去找那小子质问其实也没有什么意义,三叔就想着去找个阴阳先生帮自己看看,一开始三叔的确是想回来让爷爷看看,可是三叔要面子啊,不想自己的窘态给爷爷看到,当然也怕爷爷骂自己,于是就去方城的天桥上去碰运气。

天桥上的算命是的真的多,三叔也知道那十有八九是骗子,他就不停的在天桥上转悠,从左边走到右边,再从右边走到左边,谁要是拦着他说老板来抽个签看个相呗或者说大哥你面相不错啥的奉承话之类的三叔一概不理,因为他知道这些都是骗人的,他要的是真有本事的先生,因为三叔知道,自己最近遇到的倒霉事,真有本事的先生绝对能一眼看出来。

要不说三叔的脑瓜子其实不笨呢?他这样的排除法用的也是真的没毛病,就在三叔转悠了几圈之后,发现竟然没有一个人可以看出来他的问题,正准备走的时候一个戴墨镜的老头道:“你这都转了八圈儿了,再转我都要眼花了,背上背着个东西走路你不累我看着都累。”

“你说啥?”三叔道。

“我说的啥你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戴墨镜的老头道。

“你不是瞎子吗?”三叔道。

“戴墨镜的一定是瞎子吗?我就是觉得我戴个墨镜比较帅不行吗?”老头道。

“行,你帅,你说我背上背着个东西,到底是啥意思?”三叔问道。

“你背上背着的是个女人,这个女人来历还不简单,前朝的贵妃呐!”老头站了起来压低了声音对三叔道。

三叔一听这个就知道这老头绝对是自己要找的人,就道:“看来我啥事你都看明白了,说吧多少钱能帮我看看,少的话我想办法,多的话没有,但是以后你在这天桥上算命我可以罩着你。”

“我就在这摆个摊子算个命还用你罩着?也没谁收保护费啊!至于吗?”老头不服气的道。

“你要是不给我看,明天就有人找你收了。”三叔道。

“得,我算是看明白了,你是来算霸王命来了,见过吃霸王餐的没见过算霸王命的,兄弟你混的有点让人心酸啊。”老头道。

“别废话了,赶紧说说到底咋回事儿。”三叔不耐烦的道。

“这件事我能看出个所以然来,但是我管不了,别说你不给我钱,就是你给我也管不了,林老三,我认得你,青龙山下三里屯林更臣的老三儿子,回去吧,外面的和尚可没家里的会念经,你家老头才是真的人物。”那老头说道,说来也巧,他竟然认识我爷爷,还认出了我三叔来。

“熟人啊!你说的没错,我也知道家里老头有真本事,可是我这不是跟老头关系不太好,关键是我也不想让老头看我笑话,你给我整整呗。我身上最值钱的就是这玩意儿了,要不你拿去就当喜钱?”三叔把那长命锁拿了出来。

那算命老头看了看那长命锁,道:“这东西是从那贵妃娘娘坟里顺出来的吧?”

“你说的太对了!”三叔道。

“怪不得你那娘娘在你背上不下来呢,原来是你拿了不该拿的东西,得,你不想找你家老爷子帮忙也行,我给你指条明路,你当年大展雄风救下一小孩儿,现在跟着你家老爷子是吧?”那老头道。

“你咋啥事儿都清楚呢?”三叔不由的有点戒备。

“这事儿闹的多轰动啊,知道的人多了去了,谁不夸你林老三仗义?我跟你说那小孩儿命硬着呢,你把这长命锁给他戴上,这贵妃娘娘近不了那小孩儿的身子,这事儿就算过去了。”那老头道。

“后面的事你们就知道了,我还特意的问了问那个老头说这个东西给八千戴上不会给八千带来麻烦吧,那老头说八千的命硬的很,鬼都怕他绝对没事,我这才回来给了八千这玩意儿。”三叔说道。

三叔说完,爷爷冷笑的看着他。

“我说爹我知道错了,我这就回去把那老头给丢天桥下面淹死去,要说吧这事儿也不全怪我,他要是不说认识您,我也不会信他,我这不以为你俩是朋友么?”三叔道。

“这事还赖我了不成?你以为你现在回去还能找的到那老头?”爷爷冷哼道。

“不是吧!我艹!那老头也是鬼?!敢情最近就有这么一群鬼陪我玩呢?”三叔惊呼道。

“你以为呢?连影子都弄丢的废物,你以为能看出你最近经历的阴阳先生能看不出你丢了三魂七魄?”爷爷道。

“还真是!我那兄弟小刘不会也是个鬼吧?就是那个给我介绍外地人认识的那个小刘。我就觉得这小子不靠谱。”三叔这时候了还有心情去关心别人。

“最近你遇到的,就他一个是人。也就他没有骗你,其他的怕是都是鬼。”爷爷站起来道。

“到底是啥情况,我现在迷糊的很。”三叔道。

我也是看着爷爷,三叔说的这段经历都差点把我给饶进去,我听的简直是云里雾里的。

“当阳县的贵妃坟我知道,离我们这里不过一百多里地,按照你说的整件事的过程,你从方城到当阳再到下墓地,再之后回来找到那个戴墨镜的老头回到三里屯,这期间需要多久?”爷爷看着三叔问道。

“算下来,前前后后有十几天了啊。”三叔道。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三叔。

“八千,告诉你三叔他这次失踪了多久。”爷爷道。

“三个多月。”我弱弱的道。

三叔惊的张大了嘴巴道:“我了个艹!我说我今天中午找他们去打牌,他们还问我这几个月去哪里发财了,我还以为他们疯了!原来疯了的人是我!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感觉我过了十几天,你们都认为我离开了三个月?那我剩下多余的时间去了哪里?”

三叔使劲儿的拍着自己的脑袋,看起来非常痛苦。

说实话,这事放谁身上谁都受不了,我就是听三叔说再想想其中错误的逻辑点也感觉整个脑子都是疼的。

“不行!我得去查个明白!这件事要是不搞清楚,我得疯!”三叔从床上下来穿上鞋子就要走。

“你要去哪?”爷爷皱眉问道。

“我再去那个贵妃坟一趟,我倒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是死我也得把这事儿给整明白了,我现在就觉得跟我喝断片过一样。”三叔道。

“你要是想死就去吧,这次要是去了,谁也救不了你了。”爷爷道。

爷爷这么一说,三叔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最后颓然的拉了张凳子坐了下来道:“爹,我错了,你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帮子小鬼折腾我一场到底是图什么?要我的命?”

“这件事十有八九是冲着八千来的。”爷爷道。

“我?”

“八千?”

我跟三叔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道。

“不然你以为这一帮子孤魂野鬼闲着没事了调戏你玩呢?我早就说过让你走正道,夜路走多了定然会遇到鬼,你死活不听,这次差点把命都丢了,你服气了吧?”爷爷没好气的看着三叔道。

三叔举起手做出投降状道:“老爷子,我就知道你要这么说,我是你生的我啥人你不知道啊?人生苦短几十年,能乐几年是几年,我就喜欢这样活着不愿意委屈自个儿,爹您就别废力气说我了。”

“你就不怕下一次在遇到鬼没人能救的了你?”爷爷瞪着眼道。

“我还真不怕,那鬼要是真把我弄死了,我就也变成鬼了不是,大家都是鬼谁怕谁啊?”三叔道。

爷爷气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了,三叔道:“得了得了,我听您的还不成吗?您要是真一口气没缓过来,三里屯的百姓还不戳断我的脊梁骨骂我不孝?这罪名我可担当不起,您要是不放心,我最近就住在家里活在您眼皮子底下行了吧?”

“三叔,你要住在家里吗?”我看着三叔问道。

“是啊,我要是不住在家里,你爷爷不担心我被鬼给弄死吗?”三叔道。

“我看你是害怕了,想躲在家里让爷爷护着你吧?”我道。

“嘿,你这臭小子瞎说啥大实话呢?你三叔我怕过谁?我主要是怕连累你知道吗?”三叔说完直接往床上一趟,这算是顺手就把我的床给霸占了。

三叔就这样住在了家里,经过爷爷帮忙以后他的影子也算是回来了,而爷爷却一直愁眉不展,我知道爷爷肯定不是不愿意三叔住在家里,他之所以愁容满面定然是因为三叔最近的经历,特别是今天那个老太太来抓我的事情。

我就问爷爷道:“爷爷,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因为白天那个老太太吗?”

爷爷手里抓着那个金光闪闪的长命锁道:“八千,这个长命锁,怕是黄大仙来下聘来了。”

“下聘? 聘礼? 黄大仙要结婚了?” 我疑惑道。

“对,这个聘礼是下给你的。”爷爷说了一句更让我疑惑的话。

“什么情况啊爷爷,你说的我怎么就听不懂呢?” 我看着爷爷说道。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在你出生之后村子里闹过黄皮子嘛?” 爷爷道。

“记得,那一年有一个毛都变白的黄皮子带着一群黄皮子进攻村子,还说我是祸端, 是爷爷您退了黄皮子,村民们这才放过了我。” 我道。 说完我有点隐隐约约的明白爷爷的意思了, 我道:“难不成这一次三叔在那个贵妃坟经历的黄皮子跟那一年的黄皮子有关?”

“嗯,那一年黄皮子来势汹汹对你势在必得, 黄大仙在五常仙之列, 那个为首的黄皮子又成了天大的气候, 若非是它们怕闹出太大的动静引来高人出手对付它们, 怕是当年它们就在村子里大开杀戒, 村里人都说爷爷一开始无动于衷, 其实不然, 爷爷早已想遍了能想的办法, 可是仅凭爷爷这点微末的道行实在是奈何不了它们, 后来你娘求到了我这里,我只能出去跟它们谈判,就是那时候, 那个老黄皮子提出了一个条件, 说它们不带走你也可以,但是未来要你与黄皮子之间成就一段姻缘。八千,你知道在那个时候,爷爷不得不答应它们。”爷爷叹口气道。

“啥? 啥玩意儿? 我跟黄皮子之间成就一段姻缘? 也就是说一只母黄皮子要做我的老婆???” 我吓的脸都白了。

“对,我本来以为它们会等你成年了过来,到时候再想办法去应对, 可是没想到它们会来的这么快,黄皮子虽是妖孽,做事却极讲究因果,所以它们兜兜转转了这一圈利用你三叔给你戴上这长命锁, 一是试探我的底牌,二则是给你下聘礼, 你接了这个东西戴在脖子上, 这桩婚事怕是躲不掉了。” 爷爷点头道。

“不行, 开什么玩笑, 我还这么小就结婚? 还是跟一只母黄鼠狼结婚, 爷爷这我可不答应!” 我对爷爷说道。

“这件事的确是怪爷爷, 哎, 爷爷当年只想着保全你答应了它们的条件, 这才落下了把柄在它们手上,所以这件事就是找人去从中协调怕是我们也不占理, 不过八千你放心, 爷爷绝对不能让这帮畜生伤你一分一毫。” 爷爷道。

“爷爷,八千不是怪您, 您说我们现在要是不答应这黄皮子, 它们会不会杀了我们?” 我担忧的问爷爷道。

“老瞎子当年说过,狐黄白柳灰,最难打交道的便是黄仙,因为这黄仙的脾气实在是太过邪性,你若是有恩与黄仙,它肯定会尽心尽力的报答你,保你一世衣食无忧荣华富贵,外人看起来这是黄仙知恩图报,其实不然,黄仙会报答你不假,但是你在死后黄仙便会折磨于你的家人,让你家人家破人亡,但是你若是得罪了黄仙,它绝对是有仇必报折磨的你一辈子不得安宁,这家伙算是最不按常理出牌的典型,所以基本上没有人愿意跟它们打交道,得罪也不行,有恩也不行,谁敢招惹?所以黄皮子会做出什么事, 爷爷也说不准。”爷爷道。

“那怎么办?” 我道。

“去把你三叔叫起来。” 爷爷道。

我去屋子里叫起了三叔, 三叔挠着头道:“老爷子您有何指示?”

爷爷回屋拿出了一堆的零钞散票,这些都是爷爷辛辛苦苦攒下来的, 他递给三叔道:“你现在立马进城,买九九八十一只大鹅回来, 一定是健康的大鹅。 记住, 越快越好。”

“这钱我还是有的, 就是没有我也能找人凑, 不能要你的钱, 老爷子你在家里等着, 我这就去。”三叔也知道轻重缓急, 立马就出了门。

“爷爷,买大鹅干啥啊?” 三叔走后我问道。

“列阵。” 爷爷道。

诡墓龙棺小说
诡墓龙棺
《诡墓龙棺》小说,又名《八千传》《龙抬棺》《九龙传说》《龙棺传奇》,书中主角是林八千、李雪、林更臣,作者三两二钱的原创作品,主要内容是:青龙山自古以来就是玄门圣地,它看似平淡无奇,但山中另有乾坤,明朝年间,九条龙从天而降,拉着一口棺材落在山中,从那以后,青龙山立起了石碑,禁止凡人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