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赵锦心徐墨小说全文阅读

赵锦心徐墨小说全文阅读

发表时间:2020-01-14 17:46

赵锦心徐墨小说全文阅读就在泰格文学。赵锦心徐墨是佚名所著小说《默默的锦心》中的主人公。小说故事行云流水,让人犹如身临其境,实力推荐各位看官朋友阅读!小说试读:高难度的数学题让两人无暇顾及女孩的情绪,没人关心她在背后干什么。

默默的锦心推荐指数:★★★★★
>>《默默的锦心》在线阅读>>

《默默的锦心》精选章节

时间刚到晌午,赵家妈妈拿着锅铲敲开对面家的门,锦心,过来吃饭啦。

嘟嘟嘟。

沉闷的敲门声将她从思考中唤醒。

嗯?

吃饭了吗?看了眼墙上的钟。

12点了。

你们要一起吃饭吗?

对面两人似乎比她更投入,男孩眉头微皱,手下压了厚厚一叠草稿纸。

油性笔灵活的滑动,赋予灵魂了一般。

你们中午打算吃什么?

终于,男孩抬起头来。

你回家吧,我和小灵定了外卖。

哦。

赵锦心还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看见男孩低下头,默默闭上嘴。

对面的女孩投过礼貌的微笑,默认林泉的话。

不情愿的收拾书本,拉上书包拉链。

起身,然而眼神还离不开这两人。

高难度的数学题让两人无暇顾及女孩的情绪,没人关心她在背后干什么。

欸,轻轻叹了口气,离开。

从林泉家到自己家只有几步路,对门的关系而已。

赵锦心赌气的关上自己房门,靠在一旁摩擦墙壁。

讨厌,好不容易有和他相处的机会,这时候吃什么饭呀。

哀嚎了一会儿,才想起正事。

阿姨,阿姨。

女孩循着味道走进厨房,看见了温热的灶台,透着热气的锅盖,还有散发着食物香气的锅子。

揭开锅盖,两只手指夹住一片青椒。

诱人的味道让她瞬间口水直流。

入口,辣椒刺激着味蕾。

咳咳咳。

真的是辣死她了。

阿姨?

不在厨房,不在厕所,这么快就回去了?

将饭菜端上桌,女孩暂时忘记刚才的不愉快。

喵喵。

饭还没入口,小东西也急不可耐的爬上桌。

前爪搭在饭桌边缘,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好可怜。

这是辣椒你吃不了的。

喵。

不相信?

赵锦心使劲瞪着这个小东西。

喵。

一人一猫友好交流。

不信邪?要不然你试试。

赵锦心夹起一片猪肉,在它鼻子前面晃了又晃,小猫跟着摇头晃脑。

筷子靠得近些,小东西一口吃下。

肉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又被吐了出来。

小东西吐着舌头跳下椅子找水喝。

看着它狼狈的身影,赵锦心乐不可支。

从角落里将食盒找了出来,倒进猫粮。

都说你吃不了,非要试。去吃你的猫粮吧。

小东西总算是学乖了,循着香味跑过来,安安静静的吃着自己的午饭。

它进食的速度很快,赵锦心蹲着,一边扒着饭一边看它狼吞虎咽。

都没人和它抢,怎么还是一副饿死鬼的模样。

慢点吃,没人和你抢。

喵。像是听懂她的话,小家伙竟转过头看她。

乖了,快点吃饭。

伸出手,使劲顺着它脑袋上的毛。

小东西的毛色很杂,是赵锦心在路边捡到的流浪猫。

那天路过小区门口时,她看见了这个可怜兮兮的小家伙。

刚下过雨,小东西躲在草丛里瑟瑟发抖的,脏兮兮的毛发贴在身上,看过去身上也不过二两肉而已。

这么小,是只小奶猫。

抬腿想走,然后听见这个小家伙的嘤嘤叫唤。

喵喵。

小猫抬起虚弱的脑袋,迸发出强烈的求生欲望。

那一刻赵锦心决定收养它,这个可怜虫。

肚子里憋着一股气,午饭后她没有屁颠屁颠的跑过去。

一个人窝在床上看小说。

说不无聊是假的。

好不容易熬到下午,肚子再一次不争气的饿了。

将剩菜重新热了一遍,算是解决晚饭了。

酒足饭饱,夕阳也斜斜的照在阳台上。

女孩趴在阳台上,靠在小猫身上。默默的欣赏着晚霞。

楼下人来人往,赵锦心不关注,注意力早就飘到隔壁去了。

或者说进门之后就一直在那边。

周围开始变得安静,安静到只能听见对面的声音。

他们现在是在学习还是在做其他事情。

竖着耳朵,仔细听着隔壁的动静。

是笑声,是欢愉,与她无关。

心中一种属于妒忌和不满的感觉似乎要溢出来了。

着实烦闷。

把耳机里的声音放大,还是不能够隔离那些噪声。转身将房门紧紧的关上,埋头进入被窝里。

喵。

女孩的动作太快,小猫只感受到一阵风,身体一轻。

转头却看不见它的主人。

喵,小猫翻身跳下阳台,不停的用爪子挠着门。

喵喵。

小家伙可怜兮兮的站在门外,无法,只能圈在地上躺下。

吱吱。

晨光斜射入房间,小猫在房间来回踱步。

喵喵。小东西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竟然跑进来了。

在床头嘤嘤叫唤。

不要吵。女孩不满的嘟囔道。

掀起棉被盖住头。

意识再一次陷入朦胧之时,对面的门开了。

老式楼房隔音能力很差,外面的声音顺着门缝一直传到她耳朵里。

是林泉。

像是接受到召唤一样,女孩从被窝里探出头。

该上课了。

睡眼微醺,全凭肌肉记忆完成出门前的所有操作。

囫囵的洗漱完毕,巴拉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开门。

清晨气温微凉,女孩意识有些混沌。

竟然能在门口遇见他,这莫不是在梦里?

早呀。

赵锦心像个傻大姐似的打招呼。

不早了。话说你今天打算去做什么?

林泉难得的好脾气,今天的太阳一定是打西边出来了?

我要去上学呀,你不是也一样吗?

女孩脑子昏昏沉沉的,没听出男孩话里的意思。

哦,那我们可能不顺路。

不顺路?疑惑的打量着林泉。

好大一会儿,女孩才想起来今天林泉是要去参加钢琴比赛的。

身上穿的也不是校服。

所以只有她傻哈哈的想去上学。

呵呵,是我睡过头了。

意识逐渐回笼,赵锦心看清了男孩的装扮。

小西装很合身,帅气逼人。

白马王子的模样!

那个,祝。。

话说到一半,熟悉的声音从楼下传了上来。

林泉,林泉,你好了没有。

小公主从楼梯拐角探出头来。

你怎么慢吞吞的?

卓灵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在洁白的脸庞上尤为可爱。

马上就下去了。

你。林泉向她投来目光。

女孩大喜,准备挑起话头,你。

男孩的目光只做短暂的停留,然后侧身从赵锦心身旁掠过,带起一阵好闻的风。

我。扬起的手停在半空中,话没能说出口,男孩留给她的是背影。

紧张的心情迅速冷却。

踌躇着。

赵锦心身体有些僵硬,这怕是她和男孩靠得最近的一次吧。

心里怅然若失。

直到空气中的味道消散殆尽,书包哐当一下掉在脚边,她无力的靠在墙上。

林泉是传说中那种别人家里的孩子,要说缺点就是性格冷淡。

可这丝毫不影响他在父母眼中的印象,似乎只要样样优秀就能为所欲为。

原以为他对所有人都是这副态度,直到小公主来了,她才发现自己错得离谱。

他们像双子星一样在天边供人仰慕,而她呢,基本上连跟班都算不上。

赵锦心时常在想他们会的其实她也会,但是脑子就是转得没有那么快而已,当她绞劲脑汁的把答案想出来的时候,他们两个早就讲到天边去了。

有时脑子一热想和卓灵一较高下,往往都以失败告终。

冷静下来发现或许这就是差距吧。

即使这样。她还是追随这两人的步伐,参加同样的兴趣班。她幻想着男孩能够注意到她,可收获的只有失望而已。

无数次打击之后,她总算是找到了自己擅长的东西,跳舞?大概对她这种脑子不怎么发达的人来说一种极好的补偿。就算做不了学霸至少身体不差。

可在比较中受到的伤害却慢慢侵蚀她的自尊,渐渐失衡。

她的心思不难猜可从未有人关心过。

动感的音乐在房间里立体环绕。

周末时间,练舞房为数不多的安静时刻。

黄毛推开大门,音浪铺面而来。

这一大早的是谁在这里?

七弯八绕的终于看到始作俑者。

随着音乐节拍,女孩身体在自由转动。

徐林在一旁坐下,欣赏眼前的美好光景。

半个小时过去了,女孩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对着镜子和女孩打招呼,无奈她太过于专注将自己忽略了。

没有得到回应,徐林选择掏出手机玩起来。

时间一晃而过,直到他感觉肚子在咕咕作响。

这才注意时间,都中午12点了呀。

喂喂,月哥,你到底是要怎么了要练到几时去。

徐林扯着嗓门使劲喊。

终于,女孩听见他的呼唤。

这才关掉音乐。

你什么时候来的?

女孩脸色潮红,两缕发丝蜿蜒着贴紧额头,拿起水杯向他走过来。

揭开瓶盖,满满两大口。

我靠,不是吧大姐,我都在这里坐了几个小时了,你不会现在才发现吧!

点头默认。

就你这样,你男朋友应该挺心累的。

女孩侧目,为什么这样说。

黄毛挤眉弄眼,好不神秘。

危险意识太低,容易被骗。

傻逼,我看你才要多看点书。

徐林感受着她身上的热气,拿起小风扇给她扇风。

她罕见的没有多话,徐林绯腹,难不成心情不好。

心姐,心姐。

干嘛,有屁快放。

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黄毛试探的话猛地砸在心头,下意识地想逃避。倏然她又想开了。

你看我现在是很开心的样子吗?

徐林被噎着说不出话,接不下去了。

心中默念,真是多管闲事。

不过,她今天心情不好倒是验证了。

那个,心姐。你看现在比赛也快开始了,你现在要做的是休息呀,反正咱们也练得差不多了。这次问题不大。

呵,你真是乐观。如果能考满分,你会觉得99分是第一名吗?

你可是我们的顶梁柱,这样说就是怕你太累了。

这是在关心她吗?女孩正眼瞧着他。

算你小子还有良心,知道关心我,不错不错。

女孩用手顺着他头上的黄毛,像是在摸一个毛孩子一般。

说吧,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话锋一转,眼神顿时锐利。

这个小子平时可没少坑自己,现在竟主动关心起来了。

徐林汗毛一竖,连忙撇清。

我对天发誓,真的没有别人企图。

两人对视了好一会儿,女孩才收回目光。

压力顿减,黄毛轻拍胸口,心想,好险呀差点就被识破了。

魔鬼训练。

黄毛还是低估了赵锦心的认真程度,可怜巴巴的看着女孩。

心姐,我们还要练吗?

不行,还得加强一下。

女孩气息刚刚平复,放下水杯。鼓起掌来,刺激大家打起精神。

徐林急道,才休息10分钟,我不行了。

说着彻底像个软脚虾似的摊在地上,周围的人也都是精疲力竭的模样。

赵锦心蹙眉,片刻,算了,你们再休息10分钟。

啊~,老大你快管管她。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够呀!

黄毛在地板上蠕动着向周洋靠近,顺势抓住他衣袖。

周洋被扯得晕头转向的,满头大汗的他有些脱力。

扯我干嘛,你看我这个样子还能劝得动她吗?

可我跳不动了,还得继续吗?

徐林可怜巴巴的望着周洋。

两人面面相觑,互诉衷肠。

赵锦心听着两人的对话,再环视周围一圈。

大家躺在地上不愿动弹,眼巴巴的看着她。

心姐,我们跳不动了。

赵锦心叹了口气,你们休息吧,我再练会儿。

音乐骤起,徐林松了一口气,从背包里掏出小零食。

咬着巧克力棒,口齿不清的开口。

老大,你说心姐这是找虐呢,还是心情不好?

嗝,周洋一口汽水下肚,人家这是要将舞蹈动作练成肌肉记忆,你也不学着点,这就是你们俩之间的差距。她才进舞团一年多就练成这样,你呢?

徐林撇了他一眼,这个人脸皮真厚,嘴里还吃着他的东西呢,一点面子都不给。

还给我。你这个白眼狼。

黄毛抢过饮料,周洋悻悻舔着嘴巴,小气鬼。

队长抱着胸靠在墙上,仔仔细细的瞧着那个耀眼的身影。

他当然感觉到了赵锦心的反常,两天后的比赛虽然重要,以她的能力完全没压力才对。现在这副样子怎么看都是在较劲呀。

难道是去年的失败真的刺激过头了?

比赛当天。

因为住的地方离比赛地点有些远,她必须得早早起床。

头上的脏辫样式有些繁琐,大大小小的辫子费时又费力。

就她现在的活动量完全可以顶得上battle两轮了。

其实完全可以求助队友的,可又怕影响他们休息,她还是决定自己动手。

可两分钟酸一次的手臂告诉她,自己做的决定是多么不靠谱。

眼线已经第十次画上太阳穴,赵锦心不耐的甩着眼线笔。

对着镜子恶狠狠道,再不行老子就不弄了。

半个小时过去。

好不容易将烟熏妆画好,太阳公公已经和她打招呼了。

全套装备上身,赵锦心在镜子里使劲检查,来来去去好几遍,算是过关了。

只是镜子里的人好像是不良少女本人呀。

不太想让旁人看见自己现在的打扮,特别是对面那个人。

棒球帽一戴,黑色口罩蒙面,拉高衣领。

很好,现在应该就没人能够认出她来了。

大清早的,小区里连遛狗大爷都没有起床,赵锦心贴墙行走,竖着耳朵听着对面的声响,都还没醒。

稍微放心,小心的关上房门。轻手轻脚的下了楼梯。

小区门口的早餐摊散发着阵阵香气,女孩忙活了那么久早就饿了。

来个煎饼,还要杯豆浆。

早餐到手,赵锦心呼哧呼哧的开动了。

吱,清脆的刹车声响起。

30秒后她抬头,车门正缓缓关上。

7点整的公交车是她最后的机会。

叔叔,等等我。

公交车起步了,赵锦心拎着早餐在后面追。

黑色的口罩,夸张的妆容,满头的脏辫。

不是恐怖分子就是逃荒难民。

公车司机神情有些紧张,后视镜投射的影象让他心里发怵。

脚下的油门已经准备好,可路口的红灯却让他不得不停下车。

吱。

砰砰砰。

叔叔开门呀!

赵锦心上气不接下气,扶着车门使劲锤。

哐当。门开了。

随着硬币响起的清脆声音,众人终于看清女孩的长相。

是个年轻姑娘。

2分钟过后,她终于可以坐下了。

一大早,车上的人还不是很多,各个都向她行注目礼。

在众人的注视下落座了,赵锦心长长的舒了口气。

陌生人眼神灼灼,女孩不以为意。

打开手上的塑料袋,煎饼向外散发着热气,她面无表情的送入口中。

深吸一口气,转头看向窗外。

这样的场景此曾相识,只是最后的结果全然不同。

去年的那一天,一样的早晨,一样的潜伏下楼,一样的吃着早餐。

却没坐上一样的公交车。

于是她错过了个人赛。

团体赛上以微弱劣势惜败了。

关于为什么没赶上这趟车,还真是说来话长。

默默的锦心
默默的锦心
这是男女主之间的爱情故事同时也是女主的成长故事,女主披着俏皮坚强的外衣游戏人间,被层层拨开之时留下的却是累累伤痕。狼狈。小编推荐:《余生唯愿不负卿》《爱已不能醒》《再说一次我爱你(秦冉冉顾凌风)》《烽烟四起,光芒皆你(陈容心心殷绍)》《余生漫漫皆夏至》《别爱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