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修真之上阵父女兵

修真之上阵父女兵小说

修真之上阵父女兵

更新时间:2021-06-27 11:37
兰精灵 / 著
古代 丨 未完结 丨 微阅云
是不是在找男主和女主是白自在白小萌的小说?这里为你提供(全本)《修真之上阵父女兵》白自在白小萌by兰精灵免费在线阅读,《修真之上阵父女兵》完整版在线极速阅读。剧情概述:大伙跪倒在地,大喊大叫,乱哄哄的,不过热闹些,白自在拉着两个小家伙一起下跪,陆薇很顺从地跟着下跪,嘴里嘟哝着:“吃葡萄不吐葡萄皮!陆忠有些不情愿,抄了童音:“是白大哥救了我……”白自在一把将他的嘴堵上了,不许他再说。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再高一点,往左边一点!”陆薇指挥白自在,声音里不自觉带出上位者那份威严,白自在搞不懂她要干嘛,听她话语中那种高高在上的语气,心里多少有些抵触。转念一想,自己这么大人,和小孩子置什么气,嗯,是的,孩子还小,还没有学会掩藏自己才会如此。

陆薇挥着小手,在石壁上左右敲击里,敲几下,还会附耳去听,皱着眉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隔了半晌,终于用石头划了个十字交叉,小姑娘一副赧然,红着脸说道:“叔叔,我没力气,划的浅,你能帮帮我,用钎子再划一遍么?”

白自在嗯了一声答应,将陆薇放在肩膀,抽出腰间的短刃,指着墙壁上一点,问道:“是这里么?”

“左边一点!”

白自在翻了翻眼皮,你明明就是划的此处,怎么到我这又左边一点,心里有些后悔,应该问问这小姑娘要干嘛,万一她在玩什么高大上的游戏,自己不是傻眼了。

“再往右一点,嗯,对,焦点就是这里。”

白自在看她说的郑重,不似玩乐,想想,还是选择相信她吧。陆忠似乎也看的懂一般,嘴里嘟囔着奇怪的词语,听起来像是“天权之类”,一会儿摇头晃脑,一会儿拍手叫绝,活像个小大人。

陆薇又指挥白自在,最终划出七个点。

“叔叔,你在这七个点打钎子,这三个点,打的深一些,这个打的浅一些,这两个直末钎头,最后这个边打边转动,螺旋进入。”陆薇像个小军师指点江山。

白自在也看出点门头,这小女孩有两把刷子,七个点隐隐有成阵的势头。白自在摸着下巴,装出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可惜两个孩子根本没有看他,陆薇忧心忡忡,陆忠拿起白自在的钎子和锤子,试了下,墙壁出现个白印,陆忠扔下工具,不停的摇晃手掌,露出一副难过的样子,白自在摸了摸他的头,被他的滑稽表情逗的嘴角上扬。

陆薇也看到这一幕,指着小男孩,蹦高拍手笑,小男孩露出个黑脸,走出去几步,奈何前方太黑,又转回来,过了没几秒,也跟着哈哈大笑。

白自在拿起工具,按照陆薇的指点,凿出七个孔洞,还别说,凿完第七个孔洞,白自在感觉自己的小心脏有点加速的意思,似乎热切的想看到奇迹发生,拔出钎子,奇迹没有发生,石壁上出现了七个窟窿,除此之外,一切如旧。

白自在看了看陆薇,陆薇装出一副老成的样子,点头说道:“这样应该可以了,剩下的我来。”陆薇要过白自在手里的锤子,抡起锤子,向着石壁,猛的一下,“噹”,锤子飞了,直奔陆忠,苦忠“啊”的一声尖叫,却傻傻的不知道躲闪,白自在出手如电,伸手一抓,正好抓住捶柄,看起来就像陆薇特意递给他一般。

陆忠吓的脸都白了,陆薇小姑娘,“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白自在转头看了眼她,见她整个右臂下垂,这下似乎震的不轻。白自在走过去,大概看了下,没什么大事,安慰了她几句,陆薇也挺坚强,哭了一会儿,就乖乖的收起眼泪,她抹了抹眼睛,嘟着小嘴:“叔叔,还是你来吧!这个点,用力敲。”

白自在嘿嘿干笑两声,手起锤落,“Duang”的一声,以锤子的落点为中心,墙面咔嚓咔嚓响个不停,以锤子的落点为起点,以那七个孔洞为终点,裂出了七条缝隙,裂缝越来越大,终于,到了某个临界点,轰的一声闷响,掉下来一大片奇形怪状的石块。

白自在估摸了一下,这块石头的体积能有一立方左右。白自在暗暗赞叹,邓爷爷说的对,知识就是生产力,两小抱在一起,又蹦又跳,白自在很想让他两低调点,真要引来了钻地鼠,又是一番麻烦,转念又一想,两个孩子也不容易,自己何必扫了他两的兴致。

白自在用拳头敲了敲掉下来的那片石块,只一下,石头就沿着那七条裂缝分成八块。两小跑过来,从石块中捡铁黄砂,两人捡的兴起,还玩起了比赛,白自在倚靠在洞壁上,看着两个孩子玩耍,不自觉的笑着,脑海里想着自己家的孩子会不会也能如此以苦作乐,想了也会儿,心理又开始暗笑自己变了,有了孩子竟然多愁善感起来,笑自己像个婆婆妈妈的老妇人。

这次收获颇丰,两个孩子一人捡了一篓,白自在提了提,每框三十斤有余,明天的饭有着落了。小姑娘还要再显神威,白自在笑着阻止,他有自己的担心。

尽管这里闹鼠灾,可是保不准就有不怕死的或者像自己这种愣头青闯进来,若看到这里产量丰富,必然有一番麻烦。再说,就算没人来,白自在也不敢一次交太多,两个小的饭量还不大,自己还有蛤俐干和竹筒饭,哈利干能存放些时日,竹筒饭质保期就没那么长,暂时先消灭竹筒饭,没必要为了几口饭,引起别人的觊觎。不打算交太多,自然没有必要采集太多,万一鼠灾又来,那可就白忙活了。

“这是怎么回事?”白自在指了指墙壁,手按了按陆薇的头,陆薇和陆忠一边一个坐在白自在身边,陆薇皱了皱眉毛,头偏在一旁,躲了开来,脸上露出不愉的神色,不过一想到自己的处境,便没了底气,很快恢复平静,她低头道:“这是七星破阵图!”

见白自在没明白,另一边的陆忠揩了揩鼻头,抢着说道:“我表姐将石壁想做防护大阵,找到石壁的七个节点,再一一将七个节点破坏,阻断防护大阵的运行,然后再给关键中枢致命一击,这石壁便成了豆腐渣,我表姐这招以阵破阵,厉不厉害?”

“你啊,哪都显你!”陆薇白了他一眼。

“厉害,厉害!”白自在真心赞叹。听白自在如此说,陆薇的小脸微红,也是高兴异常,陆忠扬起头,对着陆薇做了个鬼脸,还哼了下。陆薇不干了,站了起来,陆忠反应也快,也蹦了起来,两个小孩绕着白自在,嬉闹起来,陆薇最初还气哼哼,嬉闹了一小会儿,似乎就忘记了最初的原因,两个小孩撒欢在一处。

洞中无日月,夜却不会不来,两个小孩玩闹了一会儿,便显出了疲态,毕竟是小孩子,折腾了一天,很快倚着石壁,呼呼大睡起来。白自在将这两个小家伙放进竹篓里,从自己的包裹里找出两件衣服,给两个孩子盖上。

他连通战斗服,晚上八点,左右无事,想了一会儿二丫,练了一会儿柔术十三式,时间不知不觉到了零点。白自在活动活动四肢,心里默念一遍《黄庭经》,五心朝天,开始依照黄庭经的修炼法门慢慢修炼起来。

黄为中央之色,庭为四方之中,故称《黄庭》,白自在这本黄庭经主要讲的是吐纳行气之法,讲究“引起至灵根”“呼吸到丹田”,充实体内元气,达成神气合一。

修炼无日月,白自在隐约感觉到有一股灵气进入体内,在周身转了半圈,最后汇于脾内,按黄庭经的说法,脾是下黄庭,炼气期练的就是这个,筑基的时候练中黄庭,指的是心脏,金丹则练上黄庭,也就是气海之间,又称泥丸宫,在眉间位置,用白自在自己的想法,就是大脑里的某个地方。

至于金丹之后,书上没写,白自在也没心思想,以后的烦恼,以后再烦吧。元气汇聚于脾,白自在觉得浑身暖暖,舒服得紧,呆他再要引气入体,却毫无用处,白自在心里咒骂了一句,这么快一天就过去了?

他睁开眼睛,两个小家伙大眼瞪小眼盯着他看。白自在身前放着两个馒头半盘牛肉还有一碗汤,铁黄砂只剩下一点,十来斤的样子。

“叔叔,原来你也是修士啊!”陆忠呼喊道。白自在耸耸肩,回了句:“当然,我有说过我不是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