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兽性蛇妖

兽性蛇妖小说

兽性蛇妖

更新时间:2021-07-08 17:01
银花火树 / 著
古代 丨 已完结 丨 七悦
《兽性蛇妖》是作者银花火树创作的影视原著小说,主角是白靖瑶白静柳龙庭。泰格文学为您带来(独家)兽性蛇妖小说全集。柳龙庭注意到了我吸引了柳龙庭的注意力,提醒他不要忘记我还被困着。柳龙庭听到我的声音,转过身来,看到我嘴里说不出话来,身体也动不了地躺在椅子上,居然还好意思笑了,问我:怎么,你也吃麻沸丸了?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这话在柳龙庭没说出口之前,我还很在乎这件事情,但是他这么平静的语气一说,让我竟然有些觉得他只不过是跟我做了件十分正常的事,就如吃饭喝水,而我却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一直都放不下。

一时间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柳龙庭,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只能尴尬的嗯了一句,算是同意了他这话。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我拨打了其中一张纸条上的号码,名字写的是马建国,接电话的也是个中年男人,一听我说是英姑派过去的,顿时激动的都在电话那头哭了起来,跟我说英姑真是个救苦救难的菩萨,她要是再不回电话给他,他们一家子就全都要毁了!

“那你先说说是什么事情,我稍微知道情况后,也好做准备过来。”我对这男人讲,并且手机开了扩音,让柳龙庭也知道这件事情。

马建国稍微忍住了些哽咽,跟我开始说:“这件事情,还是六十年前开始的,当时我们家老爷子,就是我的爷爷,去外面荒地割喂猪的草,甩镰刀的时候,无意看见了两条正躲在草丛里正在交配的两条黑蛇,老爷子当时脾气不好,就朝着两条蛇身上吐了口唾沫,骂了一句不知羞耻的畜生,就捆草回家了,哪知道就是这句话,给我家惹来这么大的灾难。”

马建国说的这件事情,顿时就让我想起我和柳龙庭的事情,柳龙庭说当初我爸妈为了保住还在肚子里的我,把他配偶都杀了,这马建国家的老爷子只是吐了口唾沫,骂了句脏话,报复估计也不会很强烈,毕竟柳龙庭也只是让我爸妈离了个婚,和让我做他出马弟子。

“后来呢?”我问马建国。

“后来,我家人被那两条蛇害死了三个,疯了两个,老爷子回来的第二天早上,我奶奶忽然发疯,脱了全身的衣服在村子里跑,嘴里还不断的说着一些房事的那种脏话,说要报复我们全家,说完后就撞墙死了,我二姐和我大哥通女干,当着我们全家人的面做脏事,两人醒过来后,都疯了;我爸死了,我伯父前两年也死了,最近那两条蛇一直给我女儿托梦,说要害的我一家家破人亡……!仙姑,你救救我们家吧!”

马建国跟我说这话的时候,我简直是愣住了,一时半会,惊得根本就没办法再说出一句话来,就因为当年一个老人不善的举动,竟然遭到了这么丧尽天良的报复!

了解了个事情大概,我挂了电话之后,询问柳龙庭这件事情我们该怎么处理,毕竟这蛇也是柳龙庭的同类。

柳龙庭听马建国说后,脸上倒也没什么表情,跟我说对付那几个东西也不用准备什么,直接过去就行。

马建国家离我家比较远,在铁岭,我还没买车,就只能定火车的票,时辰有五六个小时呢!

本来我以为我一个人将要在车上煎熬,却不想出门的时候,柳龙庭随口跟我说了一句,叫我准备他的行李,他也跟我一起坐车。

这特么就尴尬了,跟我一起去我倒是不介意,但是他为什么会想跟我一同坐车,而且我跟柳龙庭也没什么话讲吧,两人一起干坐着得有多别扭。

不过柳龙庭既然说了这句话,我就照他的意思办,和他一块去车站。

因为也只有我能看得见他,倒也不用身份证之类的,上车后人也少,他一个大男人忽然就这么坐在了我的身边,长的又好看,要不是他是个仙家,某个瞬间我还流露出过一种要是他是我男票的话,我可就美炸天了。

一路上我们没说一句话,也不方便说,在快下车的时候,马建国打了我的电话,说他已经在火车站出口等我了。

第一次见马建国,本以为也是饱受摧残的沧桑中年男人,但是见到他时我很意外,竟然是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大哥,红光满面,从外貌上来看,根本就不像是已经有四十多岁了,也不像是个常年沉寂在死亡痛苦里的人,倒像是个生意人。

“你是马建国?”我试着问了一句。

“你好你好,你是白仙姑吧,我就是马建国,仙姑真是年轻有为啊,长得还真漂亮。”马建国夸着我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我身旁,问我说:“他是谁?”

我转头看了一眼站在我身边的柳龙庭,别人不是看不见他的吗?马建国怎么看到柳龙庭了?这被马建国忽然一问,我竟然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解释我和柳龙庭的关系。

“我是她爱人,陪她来一起看看。”柳龙庭看着马建国的脸色忽然有些沉了下来。

马建国倒是热情,脸上都笑出花来了,跟我说想不到我这么快就结婚了咋咋咋,真是看不出来……。

可能是马建国这笑声与在电话里跟我哭的泣不成声的反差极大,我对他忽然之间就没了什么好感,也没跟他客套,跟他说:“你女儿在家吗?你带我去问问她,那两条蛇到底是怎么说的。”

经我这么一提醒,马建国这才像是想起来他请我来的正经事情,赶紧的说了三个在在在,然后请我上车,去往他家。

他家在郊区买了栋小洋楼,装修款式都还挺上档次,我进门之后却闻到家里弥漫着一股十分浓郁的腥臭味,这种腥味,和柳龙庭进来我房间的那个晚上有点像,但是却难闻很多,站在他们家,就感觉是站在了一个蛇窟里,让我浑身都不自在,恨不得想立马出去。

马建国朝着二楼大喊,喊他的女儿下来,他自己就去给我和柳龙庭泡茶。柳龙庭环视了屋里一眼,转头对我说等会当心一点,可能情况,并不是像马建国说的那样。

我正想问柳龙庭,但是马建国已经端着茶具过来了,她的女儿,也抱着个娃娃从楼上下来。

是个七八岁的小姑娘,不爱说话,见到我和柳龙庭,揉着眼睛问了一句马建国我是谁?

“这是来给我们赶走妖怪的仙姑,晓玲,你把那两条蛇是怎么给你托梦的全都说出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