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惟愿吾妻共白头

惟愿吾妻共白头小说

惟愿吾妻共白头

更新时间:2021-07-15 17:14
眉上风止 / 著
古代 丨 已完结 丨 麦子云
眉上风止原创小说《惟愿吾妻共白头》全文完整番外阅读由泰格文学独家提供。《惟愿吾妻共白头》主角是薛暮蝉祁澹,小说文笔朴实,情节紧凑新颖,值得一看。小说讲述:说罢,祁澹推着残疾轮椅出了屋子,沒有再瞧薛暮蝉一眼,当然都没有瞧见,她跨下涓涓出现的血水,将地板砖染的朱红一片。大概是这几日失血过多,薛暮蝉面色本就没什么鲜血,此时也是一片惨白,浑身上下都冷的慌,颤下手拢了拢衣服,踏着肌肉僵硬的步伐,一步一步的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你这般不知廉耻的贱妇,也只配得上路边的乞儿了,你跪在路边求上一求,许是还有瞎了眼乞儿愿意纳了你。”

「别说了。」薛暮蝉眼眶通红,双手死死地捂住了耳朵,衣袖滑落,刚换上的纱布又早已是鲜红一片。

“怎么,你都做得,便不许人说么?”祁澹像是寻到了什么乐趣,上前扯下她的手,逼着她与自己对视,道,“你可知本将那日为何要答应你?”

薛暮蝉满脸的恐慌,挣扎着想要离开,可任凭她如何挣扎,祁澹都纹丝不动。

“本将不过是想让你感受一下,满腔的希望被人打碎的感觉。”

“当年,你不就是这般,毁了本将的么?”

说罢,祁澹松开手,狠狠地将薛暮蝉推倒在地。

身后的小几上还摆着滚烫的茶水,此时随着薛暮蝉一道倒下,尽数泼在了她的身上。

“唔!”薛暮蝉下意识便捂住了肚子,这便将胳膊暴露在了外头,滚烫的茶水浇在新鲜的伤口上,顿时颜色便更为鲜艳了些。

薛暮蝉蜷缩在地上,整个人痉挛着,手指狠狠地划过地砖,掐进自己的肉里,疼的几乎要晕过去。

祁澹坐在轮椅上,居高临下的冷眼瞧着,半晌,轻笑出声。

“疼么?疼就对了,当年本将也是这般,就像路边的野狗,任由旁人奚落,如今你的疼,远不及本将的一分。”

说罢,祁澹推着轮椅出了屋子,没有再瞧薛暮蝉一眼,自然也没有瞧见,她身下汩汩冒出的鲜血,将地砖染的殷红一片。

大约是这几日失血过多,薛暮蝉脸色本就没有什么血色,此刻更是一片煞白,全身上下都冷的慌,颤着手拢了拢衣裳,迈着僵硬的脚步,一步一步的远离这间屋子。

似是里头有什么吃人的恶鬼。

“吱呀。”

门从里头开了,暗卫见到她丝毫没有惊讶,拱了拱手:“夫人,将军请您进去。”

他一早就知道她在外头。

是了,在这将军府里,又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呢。

她这几日的做派,在他眼中想必是可笑极了吧,便是她自己想起来,都觉得自己是个跳梁小丑。

“如今,可有话要与本将说?”祁澹挑衅的看着薛暮蝉,恶劣的笑着。

他就是要打破她的伪装。

薛暮蝉看着祁澹,眼神逐渐放空,半晌后盯着他摇了摇头,比划道:「将军无事便好。」

「待将军痊愈了,举办完婚礼……」我便离开。

只是还没等她说完,便被祁澹打断了。

“你不会以为,本将真的会施舍你一场婚礼吧?”

薛暮蝉心中一震,原来他真的能看懂,随后便是浓重的悲哀,原来这些年,他都能看懂,只是不愿意搭理她罢了。

可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让她知道真相呢?

「你答应过我的。」

“嗤,不过是耍你罢了,你也不看看自己,配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