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天下苍生与我何干

天下苍生与我何干小说

天下苍生与我何干

更新时间:2021-09-16 18:07
丹剑穿心 / 著
古代 丨 已完结 丨 麦子云
泰格文学为您带来《天下苍生与我何干》小说全集。小说主人公是叶辰风清扬,由丹剑穿心创作,《天下苍生与我何干》在人物的刻画上细致而深刻,实力推荐阅读!小说主要内容:“叶辰哥哥,上学是不是真的很不好受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叶辰说过上学是件苦差事的缘故,司徒月婵对于上学也有种很是莫名的反感。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风清扬,不管你来我大唐究竟有什么目的,我都不会让你得逞的,更加不会让你做出危害大唐江山的事情!”司徒道远知道自己的实力,与现在权柄正盛的风清扬相比,根本就是以卵击石,没有任何胜利的可能。可是他别无选择,因为他是军人,也是大唐的将军,更是大唐的守护者。他有责任,也有义务,为了大唐的江山百姓,消除潜藏的危险。因此,他根本就不后悔自己当初做出调查风清扬的决定。

他虽然明知道风清扬一定会趁着皇帝南巡的机会铲除自己这个心腹大患,可是他并没有因此吓得惊慌失措,也并没有连夜逃离这座渐渐被一道无形迷雾笼罩着的长安城。他只是将自己的儿子给秘密的送走,保住司徒家的最后一丝血脉。

司徒道远就这么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已经陷入昏迷的司徒剑被装扮成普通百姓的模样,看着他被置放在一个大箱子中,混在一堆的杂物中,和那些精锐将士化妆成的家丁从后门离开。

他那双轻轻垂在身体俩侧的双掌,缓缓的握紧,用力的握紧。由于太过于用力,手掌上竟然流出了一丝丝的鲜血。那一丝丝的粘稠且又猩红的鲜血缓缓的从他的指间溢出,滴落在青石板上。猩红的鲜血,与那青色发灰的石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竟是那样的触目惊心。

一条雪白的手绢突厄的罩在了那张正在滴血的手掌上,轻轻的将那张紧紧握住的手掌拉开,然后用它按在那正不断溢血的伤口上。雪白的手绢,一下子便被鲜血浸湿了,却是显得那般粘稠发黑。

司徒道远转过头来,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容,面色陡然柔和,轻轻的将她拥入怀中。

“对不起,要你和我一起死!”略微有些嘶哑的声音从司徒道济的口中发出。

对于怀中的这个女子,他欠的实在是太多了。他也许是一名出色的将军,却不是一名合格的丈夫。对她,他有的是无尽的疼惜和怜爱。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自己并不姓司徒,也没有这座巨大的宅子,他只想和这个女子长相厮守,平凡的度过一生。

刘氏侧着脸,轻轻的靠在司徒道远温暖的胸膛之中,嗅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听着他所说的话,感受着他胸膛所发出的振动。此时此刻,她真的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她的脑海中一阵的晃动,似乎又回到了当初的日子。

双臂紧紧的环在这具挺拔魁梧的身体上,她的眼神之中尽是缅怀,“将军,你还记得我们相遇的日子吗?那一天的你,穿着白光闪耀的铠甲,骑在战马之上,是那般的威风凛凛。当日的我,也就像现在这样靠在你的胸膛上,听着你那稳健的心跳声,我感觉整个世界都消失了,只剩下了我和你俩个人。也就是在那一刻,我彻底的爱上了你!”

“傻瓜,我怎么可能会忘了呢?那一日的你,也是那么的美丽,就如同天仙下凡一般,独独傲立在这污浊的世间。在看到你的第一眼,我便知道,我的心已经被你偷走了。”司徒道远的脸上也浮现出一抹微笑,眼神显得有些恍惚,似乎也回忆起了那段美好的时光。

刘氏闻言,微微一愣,轻轻抬起头,看着司徒道远那张已经被风霜磨平了菱角的脸。缓缓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司徒道远的脸颊,眼眶微红,却是笑着说道:“你还如当年那般,没有丝毫的变化。而我,却是老了,不再如当年那般的美丽!”

“傻瓜,你哪里老了,你在我的心中,还是那般的美丽,永远都不会变的!”司徒道远怜爱的抚摸着刘氏那已经不在光滑的皮肤,却是这般柔情的说道。

“真的吗?我真的没有老吗?”刘氏就如同初恋的小女孩一般,竟是一下子羞红了脸,双手揪着衣角,似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看到刘氏竟是如此的反应,司徒道远的眼眶瞬间便红了,一下子将刘氏再次的拥入怀中,紧紧的,竟是那般的用力,仿佛想要将刘氏融入自己的身体中。

一滴略微有些浑浊的眼泪滴落在刘氏的黑发上,泪珠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晶莹的光芒,竟显得是那般的纯洁无暇。

“真的,你还是那般的年轻,那般的美丽。并且还将永远的年轻,永远的美丽下去!”

刘氏的眼睛紧闭着,身子却在不断的颤抖,俩行清泪从她的眼角缓缓的流出,将司徒道远的胸前沾湿。

虽然被抱得喘不过气来,可是刘氏却没有说话,反而更加紧紧的抱着司徒道远。

司徒道远的眼中有着深深的愧疚,对不起,这么多年,为了大唐,我都冷落了你。真的很对不起,如果真有来生,今生欠你的,来世我做牛做马也要偿还给你!

俩人就这样紧紧的抱在一起,谁都不愿意先松手。清晨的阳光照耀在他们二人的身上,给他们的身上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一阵微风吹来,漫天的花朵卷动,将万朵花瓣吹拂到他们的身上,也将花香吹到了他们的鼻子中。

周围的那些家丁,仆人等等,看到了这唯美感人的一幕,眼眶都不禁微红,很是默契的走到了一边,不忍心打搅他们。因为他们所有人都知道,这也许是将军和将军夫人最后一次的拥抱了。

“叶辰哥哥,上学是不是真的很不好受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叶辰说过上学是件苦差事的缘故,司徒月婵对于上学也有种很是莫名的反感。

“额,也不能这么说,关键是看你怎么理解上学的意义了!单单从上学这件事来说,确实是很枯燥无味的,可是从另一面来看,这段时光却也是你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了。”叶辰暗叹自己的话实在是太多了,让一个好端端的乖乖女变成了一个问题女生。

不过,对于叶辰自己来说,上学确实是件很痛苦的事情。因为,他在学校的时候,只要想到那些数学公式,以及那些英语单词,他就感到十分的厌烦。他很不明白,自己学这么多的东西究竟有什么用。后来步入社会后,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以前所学的知识真的没有什么大用。虽然不能说全部没有,但是绝大多数确实都是没用的。

“叶辰哥哥,这是什么意思啊?”司徒月婵毕竟还是一个四岁的孩子,虽然在叶辰有心无心的培养之下,比之同龄的小孩子要聪明成熟不少,可是却依旧不能理解叶辰话中的含义。

“算了,算了,等小月婵长大了以后,便知道了!”叶辰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解释,或者说自己该如何解释的通俗易懂,只好打了个哈哈,将此事就此揭了过去。

“月婵不小了!”司徒月婵不服的挺了挺自己的胸膛,却发现自己甚至都没有叶辰个子高后,不由的又瘪下了嘴。

“吁……”骏马嘶鸣,似乎被人强行的拉停了下来。

“你们是什么人?”一连窜的拔刀声响了起来,似乎出现了什么异常的情况。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