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高手对决

高手对决小说

高手对决

更新时间:2021-10-09 01:11
成天浪 / 著
都市 丨 未完结 丨 万读
周天宇郝阳by成天浪就在泰格文学。周天宇郝阳是《高手对决》中的主人公,该小说讲述了:无论他看到了哪些,这种都跟他没事儿,他也是一个驾车的,尽管也是在校大学生,可是他这一农民的儿子,能到县城给大哥驾车就早已非常好了,横道镇的大哥就是这个叫郝阳的漂亮的女人。小说文笔朴实,情节紧凑新颖,推荐大家观看。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毕莹格格地笑了起来,推了靠近自己的周天宇一把,没推动,也就不推了,不但不推,而且还把周济的脸拉的靠自己的脸儿更加的近了。

“今天哪也不去了,去我那里喝茶吧,你从那个美女书记那里得不到什么,可是我从陈维新那里,吃喝拉撒睡的东西是数不过来的,也让你见识一下我这个司机的生活。别看陈维新官不大,但他的东西绝对要比唐效义的讲究,这个大老粗出身的家伙,他的贪欲不是你能想象的,你们那个美女书记差远了。”

毕莹这样一说,周天宇马上就兴奋起来,这是他想要掌握的。虽然郝阳不不让他从经济方面下手,但是掌握他的情况毕竟也是郝阳所需要的。周天宇的脑门靠近毕莹的脑门,鼻子尖也凑到她的鼻子尖上,说:“那好,你既然邀请我,我不去也不像话,那咱喝完酒就去你家喝茶。你比我厉害啊,陈维新能给你买套房,还是当一个女人好啊。”

毕莹格格地笑了起来说:“你也不错啊,你好好的表现,你这样英俊,让郝阳养着你。你以为你的美女书记就是好东西啊?今天中午跟唐效义干了什么,别以为我们就不知道。比我也强不哪去。嘻嘻,你说是不是?”突然,毕莹拉过周天宇,就在他的脸上啃了起来。

毕莹这个漂亮的女人,就像总算找到一个女人爱上一副男人的感觉似的,行动大胆了起来,手也就肆无忌惮地在周天宇的身上乱弄着。

周天宇的脸被毕莹弄的湿漉漉的,身子也被紧紧贴在身上的毕莹,撩弄的难以自持,但他必须保持着冷静的脑子,可不能让这个大胆泼辣的美女搞的他神魂颠倒后,忘记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周哥,嗯哦,你怎么不理我。就好像我不让你喜欢似的。”周天宇的手放在毕莹腰部的下面,慢慢的往上,在一个关键部位停了下来,说:“你是让陈维新喜欢的,要是我喜欢你,被陈维新知道了,他不的打死我。”毕莹不高兴地捏了一下周天宇的鼻子说:“真是个胆小鬼,人家为了自己喜欢的女人,可是什么都敢做的。”周天宇说:“你们那个陈书记,喜欢你就够了,他可以要什么就有什么,我可没听那个能耐。”周天宇心想,你可不是我喜欢的女人,也不是所有漂亮的女人,都是男让喜欢的女人。

毕莹嘻嘻一笑说:“你们的郝书记喜欢你吗?我看她是不是也想养着你这个小帅哥啊?你那个美女书记,也跟我们的陈书记没什么两样,不然她怎么能让你这个漂亮的小伙子给她开车?据说有一个什么地方的女书记,她的秘书和司机都是侍候她的让。”周天宇打了一下毕莹的皮鼓说:“你别说我们的书记,那是我们的老大,你是啥,说好听的你是个给领导开车的司机,说难听的,你就是陈维新养着的高级……我怎么能跟你一样?”毕莹打了周天宇一下说:“你说什么呢?你不就是想说我是被领导包着的高级继女吗?你说什么我也不在乎,可是,我俩的关系不错,你可不能糟践我。”

“好,我不糟践你,我跟我是哥们行了吧?来,这还有两杯的酒,是不是咱俩都喝了?”周天宇把毕莹推开,坐好了身子,毕莹显然是喝高了,又凑了过去,将整个身子完全瘫软在周天宇怀里,说话声音也软的跟棉絮似的,说:“干嘛啊。我靠着你行啊。真是不够意思,本人可是东宁县数一数二的美女。”

周天宇问:“你们陈书记想当常委,唐书记支持吗?”毕莹打了周天宇一下,说:“你只是糊涂啊,现在就是陈维新和你们郝书记两个人在竞争,你说他能不支持吗?哦,你以为郝阳让唐效义给上了,就会完全支持这个女人吗?狗屁,那样的女人不是就让人玩哦弄的吗?其实玩了也就是玩了,要想在官场上支持,还是真正的一家人。来,喝酒,咱俩可是喝了两瓶五粮液啊。平时咱上哪去能给咱喝这么好的酒啊?他们的事儿是他们的事儿,我们的事儿是我们的事儿,给他们办事,也不能亏待了我们。作为给领导开车的司机,你还真的不能跟我比。来,喝了,咱就去我那喝茶。”

开到姬家鱼门口,下了车,毕莹走在前面,从后面看,毕莹就像车展上的超模,在东宁县绝对的无人能及,据说毕莹出生在东宁县最靠近俄罗斯边境的一个乡村,那里的人很大一部分都有几分俄罗斯人的血统,那就是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生性风刘。这样的女孩被陈维新从贫困的地方挖掘出来给他享用,真让人不敬佩都不行。漂亮的女人早晚有一天会出头的,不管从那个角度,都会有出头的一天。被谁挖掘出来,也许就属于谁,至少一段时间就是你的人。

周天宇跟着毕莹走进一个小包间,毕莹很熟练的点了不少山珍海味,要了一瓶飞天茅台一瓶五粮液,周天宇看到这小妮今天像是真跟自己敞开的喝,就说:“怎么要两瓶白酒,还真想喝多啊?”毕莹让服务员出去,就对周天宇笑着说:“我们这司机平时哪有时间喝酒,今天可是老大放了假,不好好喝点,怎么对得起老大?”

周天宇知道毕莹是能喝的,他喝一瓶也没什么问题,也就不说什么,就问:“你们的陈书记让你说什么?我们这司机什么时候这样有地位?”毕莹风晴地笑了笑说:“急什么?属于我们的时间早着呢。我问你,今天中午你们的美女书记哪去了?”

周天宇一愣,心想,郝阳今天中午和唐效义的的事儿,不会被陈维新知道吧?但唐效义毕竟是他的姐夫,而且以后的官场还要靠着唐效义,也就不会有什么不利于郝阳的行为。周天宇为自己的女领导搪塞地说:“她被唐效义书记拉去给市里来的领导敬酒去了。”毕莹说:“切,你是傻比啊还是脑子有问题,唐效义去给市里领导敬酒还又拉着个美女?这不是往自己脸上抹屎吗?你就别为你的美女书记掩饰了,陈维新是唐书记的小舅子,这你也不是不知道。”

周天宇说:“他小舅子怎么的,小舅子还能跟踪他姐夫,还能知道他姐夫都干了些什么?”毕莹说:“别的不说,可今天中午她干了什么,陈维新可真知道,我跟你说,你们郝书记是不是送上了自己,是为了进常委的事?”

既然已经挑明,周天宇就说:“你今天找我来是什么意思吧?”毕莹微微一笑说:“来,为你有个欣赏你的书记,我也有欣赏我的书记咱干一个。”

周天宇举杯说:“好,你就干一个,完了你就说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毕莹说:“干了就说。”两个人举杯碰了一下说:“干。”

两个人喝了酒,周天宇给毕莹倒上了酒,毕莹说:“你回去告诉你们的郝书记,就说我们陈书记说的,让她主动放弃进入常委的名额,不然她也是白费劲,她能干过我们的陈书记吗?”

周天宇看着毕莹得意的样子,那小模样就像她要进入县委常委似的,问:“陈书记让你来跟我说?他怎么知道我俩熟悉?你跟他说了什么?”毕莹摇摇头说:“我没说什么啊?”周天宇小声骂了一句说:“你个烧货,一定是跟你们的陈书记在牀上,知道陈书记的心思,就主动给你们的陈书记出了这个该死的主意,不然他怎么能想到让我出面?”

听到周天宇的一番话,毕莹忽然大笑起来,说:“我说周哥,你是真可爱,不,也是真聪敏,居然能想到这点,佩服。”周天宇喝了一口酒说:“你们陈书记是什么人,谁不知道?你就是他的晴人,想干的时候就拉上来,不过,他跟你也不避讳什么,居然把这件事跟你说。他想入常委班子就入好了,这跟我们的书记有什么关系?他能入就他入,不能入就我们书记入,怎么,是不是也知道我们的郝书记是他的劲敌啊?”

毕莹的嘴张得大的都能吞下一只苹果,然后噗地吐出一根鱼刺,说:“我们陈书记有什么背景你不会不知道吧,别看你们的书记跟唐书记有那么一腿,可是陈维新是唐书记的小舅子,人家是一家人,郝阳无非就是人家用过一次的女人,对男人来说,这样的女人可以有无数,而小舅子却只有一个两个吧,人家的姐姐可是唐效义的正牌夫人,这可是改变不了的。”

虽然周天宇摇头,但毕莹说的的确是这样,这也是郝阳忌惮的事情,虽然她跟唐效义有了男女之间的爱意,但她自然在关系上是不能跟陈维新比的,这也是郝阳安排他这项特殊任务的真实想法。

周天宇举杯说:“来,喝酒。”毕莹巧笑着看着周天宇:“怎么样,是不是这么回事?我说的没错吧?所以你就回去告诉你们的郝书记,别把这次提名当回事,她无非就是个陪衬,别太当真了。”周天宇突然说:“你说,这是不是你给陈维新出的主意,而且他说这番话的时候,是你们发生关系之后?”毕莹的脸一红,说:“这有什么关系吗?”

周天宇微微一笑,说:“没什么关系,我只是想知道到底是在什么情况下,安排你这样做的。”毕莹说:“我可以告诉你,但你要答应我。”周天宇:“好,我答应你。”

毕莹喝了口酒说:“那天晚上他喝了酒住在我那里。”周天宇问:“他给你买的房子是吗?”

毕莹点点头说:“是的。那天他喝了酒就给我打电话说要去我那里住。我自然是答应的。”周天宇又拦住毕莹的话问:“他平均几天到你那里去一次?”毕莹说:“几乎每隔两天就会去一次,你知道他那个方面真是太那个了,他一来我就别想安生的休息,可是他想来我又不能拒绝,好了,别问这个。那天他喝了酒,就突然说,特码的郝阳还想跟他争县委入常的位置,而这是作为镇委书记唯一的一个能进入县级领导的机会。那个李成林好出了事儿,好容易腾出的位置,还有人跟我争。我就问,你还用把她放在眼里?他就是说郝阳也不是一般的人物,仗着自己美女的身份,跟县里的领导眉来眼去的,我就说你就用你是老镇委书记,还是唐书记的小舅子,让她让给你。陈维新就说他倒是想让她即将退休出去,可是这话没发说啊。我就突然想到了你,让你传出这个话,让你们的书记知难而即将退休,而且还保住了面前,而且大家哈不伤和气,这多好。”说完毕莹就格格地笑了起来,就像一只抱窝的鸽子。

周天宇说:“好,那我就回去跟我们的郝书记好好的说说,其实我们的书记也的确没资格跟陈书记争这个入常的资格,你们陈书记比郝阳的资格老不说,而且各个方面都强过我们的郝书记。更主要的,他还是老县委书记的儿子,现在县委书记的小舅子,我们的郝书记真是看不清形势。”

突然,毕莹高兴地大叫一声,就滚到周天宇的怀里:“周哥,你真是太明白事儿了,知道吗,你要是说服你们的郝书记让出这次的入常资格,陈维新就答应给我十万,我分给你两万。”

看来陈维新还真是很惧怕郝阳,不然也不能这样对毕莹出血,周天宇就煞有介事地说:“我怎么能要钱?那就太不够哥们了,这样,我一分钱不要,你就让我好好的亲亲了得。”

“给,亲吧。”毕莹凑上自己漂亮的脸蛋,周天宇就啄了一口,看到毕莹的衣襟已经凌乱,那抹酥白极其显眼,半隆的部位像是对他招手,周天宇就觉得自己有点发生了些变化,但他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就说:“喝完了酒咱们去哪啊?”毕莹无限娇媚地看着周天宇,这个男人要比陈维新年轻英俊,心里那根情弦就被周天宇拨弄出了声音,说:“你想去哪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