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炙热

炙热小说

炙热

更新时间:2021-01-12 10:25
陆凉风 / 著
短篇 丨 已完结 丨 掌阅
主角是陈嘉郡柳惊蛰柳叔叔的小说名字叫做《炙热》,泰格文学为您带来陈嘉郡柳惊蛰柳叔叔小说《炙热》完整版全文阅读。该小说是“陆凉风”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讲述了:但是,徐先生寒假半个月后在学校食堂看到她时并没有惊讶。陈嘉郡,他上前喊她,差点以为自己认错了人,你还住在学校吗?假期没回来吗?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

柳惊蛰简直要鄙视她了:“鬼叫什么。”

很快地,一点点的红色小血滴从手指涌出,顺着伤口蜿蜒而下。

陈嘉郡毕竟是个没见过生死的小孩,去医院验个血都会在胸前画个十字求保佑。虽然疼,但她却没有哭,内心的不理解与震撼已经远远超过了疼痛带给她的感觉。

“怎么,清醒一点了?”他看着她猛地弹起来又生龙活虎的样子,挺欣慰,“将来遇到这种事,被人灌醉,记得就这么做。”

看她被他吼住了还没回神的样子,柳惊蛰不厌其烦地又让她重复一遍,“把我的话记住了没有?”

她这才点点头:“嗯。”

柳惊蛰稍微满意了点,用餐巾纸一点点擦去她手指上的血迹,又从上衣口袋中拿出一个创可贴,迅速地贴了上去,最后在创可贴的表面覆盖上厚厚的一层干净的餐巾纸,用透明胶绑住手。他替她止血的动作熟练无比,显然这些事他经历得太多以至于丝毫不陌生。

陈嘉郡虽然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但也还是个惜命的平凡人,一见他这有什么用什么的方式,她实在不忍心看他对她的身体如此不负责任,“卫生课上老师讲了,要用医药棉花包伤口,餐巾纸有细菌。”

柳惊蛰嗤笑一声:哟,这会儿倒知道怕死了呀?

“哪来什么医药棉花,”他对她这种应试教育的产物最烦,“等你照着课上那套来,找不到棉花你血早就淌完了。有什么就用什么,时间就是生命,学点有用的,别整天信那些没用的。”

陈嘉郡挺郁闷。

这人就不能好好说话,给人多点爱吗?

“柳叔叔,你还会随身带创可贴哦?”

“个人习惯,应急的东西。”柳惊蛰低头一边包扎,一边对她道,“最能令人从醉酒状态中清醒的感觉是什么?是痛感。而人的表皮受伤,是最容易获得强烈痛感的方法。你的手指,只需轻一点划伤就能有这种效果,而且还不致命。当然你不能朝手腕割下去,那是动脉。不过我想你也没那么蠢,否则走出去别说这十年是我教的你,我丢不起这个人。”

原来他是要她明白这社会的厉害,这自我保护的处世之道。

不惜残忍也要令她记得。

“陈嘉郡,记住你现在的感觉。”

他放下她被包扎好的左手,眼里一片幽深。

“做事欠考虑,不顾后果的下场,往往就是你现在这个样子,任人摆布,无力反抗。你知道你今天如果落入其他人手里,你的下场会怎么样?绝对不止被人灌醉这么简单,你会遭遇更难堪、更耻辱的事。你的人生,或许都会从此改变。你是不是认为,你有我这个监护人,所以无论发生任何事,都有我替你解决?陈嘉郡,有句话我不妨坦白告诉你,接手你的监护责任不是我的本意,我只是奉命行事。在这个世界上你有的力量不是我,而是你自己。你早一天明白这个道理,就能活得长久一点。”

兵法中讲瞒天过海,三十六计的第一计就是它,千百年来的生存之道,是一切都要对天隐瞒。而她连一个情窦都瞒不了,要直面的薄情竟来得这么早,早得她还来不及长大,大到足以扛下再多一点苦。

酒精的后劲此时上涌,陈嘉郡“咚”的一声往前一栽,柳惊蛰眼明手快一把扶住她,恰恰让她倒在了他的胸膛处。

这天晚上,方是非被持续的电话铃声吵醒,睡眼蒙眬中他挣扎着伸手拿到了放在床头的手机,看了眼时间:午夜十二点半。

看了下来电显示,不能不接啊,方是非头痛地接起电话:“干什么啊你?”

电话当然是柳惊蛰打来的。

柳总管在那边问他:“有件事想问你,你那边接到人被‘原货’那种酒精灌醉,你怎么处理的?”

“这话说得,像是你没处理过似的。”

方是非闭着眼继续睡,不明白柳惊蛰这人半夜三更打电话骚扰他就为了跟他扯这个淡?

“你自己遇到这种事不要太多,你来问我?”

“我很久没碰了,最近市面上流行的都是新货,我对它把握不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