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风都知道我爱你

风都知道我爱你小说

风都知道我爱你

更新时间:2021-10-23 05:34
佚名 / 著
短篇 丨 已完结 丨 追书云
(完整版)郝小小秦薄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就在泰格文学。郝小小和秦薄言是佚名所著小说《风都知道我爱你》中的主人公。小说故事行云流水,让人犹如身临其境,实力推荐各位看官朋友阅读!许久,才传出郝小小低吟一声“嗯”。“感谢。”黑喑里的郝小小在听到这两字后,嘴巴都快咧到脖颈根来到。一切黑云飘落而去,为他淋的雨,吃的苦,碎了的心,都溶化在她满怀的对这个男人的喜爱里。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郝小小当做没看见他,擦肩而过时,她冷淡的态度和身上一股子浓重的消毒水味令秦薄言不禁皱了皱鼻子。

晚上沈婉芳来郝家看望,躺在床上的郝小小听到客厅里秦薄言的声音,差点没忍住冲出去,但想起他对自己说的那些残忍话,只能用被子死死蒙住头。

可客厅里的对话还是清晰地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我们薄言因为没有爸爸,从小受欺负,都是小小保护他。”

“我还记得小时候她把学校里发的牛奶偷偷藏起来塞我们薄言书包里,牛奶袋碎了,洒了一书包,薄言说了她两句,她站在我们家门口哭了一下午。”

“小小是个好孩子,她对薄言的好我看在眼里,都是我们薄言不好……”

“我没用,近年来身体越来越差,连累他每周五提前下课替我去医院配药。”

当天晚上,秦薄言打开家门,看见门口放着一个纸板箱,箱子里有一件靛蓝色的男士雨衣,一把靛蓝色雨伞,一双靛蓝色雨鞋,还有一张新的交通卡。

“郝小小。”秦薄言怀里捧着纸板箱,朝昏暗的楼梯口喊了一声。

良久,才传来郝小小低低的一声“嗯”。

“谢谢。”

黑暗里的郝小小在听见这两个字后,嘴角都快咧到耳后根去了。

一切乌云飘散而去,为他淋的雨,吃的苦,碎了的心,都融化在她满腔的对这个男人的喜欢里。

高中三年,郝小小每周五放了学,碾转坐车去市里医院给沈婉芳配药,一个月一次带她去复检也从没落下。高考前最紧张的那段时间,秦薄言几乎不回家,都是郝小小尽心尽力地照顾沈婉芳。

两人的关系依旧不冷不热,让郝小小欣慰的是秦薄言没再当面说过扎她心窝子的话。

照顾起沈婉芳来,彼此之间配合默契,渐渐地,秦薄言习惯了郝小小经常出入自己家。有时候沈婉芳留郝小小在家里吃饭,三个人围着饭桌,倒也挺像一家人。

只是郝小小付出了这么多,连郝家都默认了两人的关系,但秦薄言就是没给郝小小一个承诺。沈婉芳宽慰她,不管秦薄言怎么想,在她的心里郝小小就是自己的儿媳妇。

得到沈婉芳的认可,郝小小俨然一副秦家未来儿媳妇的态度自居,就差把自家搬空去倒贴秦家。

邻居们说她傻,沈婉芳不过是拿好听的话稳住郝小小,把她当个不花钱的便宜保姆。

郝小小装作听不懂,把一颗心全扑在秦家和秦薄言身上。

三年后,秦薄言如愿以偿考上了外省名牌大学。为了能照顾沈婉芳,郝小小职高毕业后在家附近找了份工作。

后来沈婉芳病情加重,看病要花不少钱,秦薄言念的计算机专业,买国外原版专业书,买笔记本电脑都要花钱,郝小小就开始打两份工。

人家都说她傻,秦薄言和沈婉芳摆明了榨干她,拼死拼活卖身给秦家,到最后一定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

可不管别人怎么说,她就是一条黑道走到底。

为了她的薄言,她摆过地摊,送过外卖,干过家政,最困难的时候,为了给他凑买笔记本电脑的钱,卖过一回血。

这些事,她一个字都没和秦薄言提过,她不求别的,能每个周末等在电话机前,接到他打回家询问母亲病情的电话就满足了。

沈婉芳总是挂在嘴边的“等薄言毕业你们就结婚”,她也会幻想,时常边想边傻笑。

她以为只要自己剖出一颗心待他,总有守得云开的时候。

一切的转折出现在秦薄言大三那年。

郝小小跨越大半个地图去首都给沈婉芳买特效药,回来坐火车经过秦薄言念大学的城市时,突然很想见他一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