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朕的皇后总想跑

朕的皇后总想跑小说

朕的皇后总想跑

更新时间:2021-11-24 22:55
锦池 / 著
古代 丨 未完结 丨 追书云
锦池原创小说《朕的皇后总想跑》全文完整番外阅读由泰格文学独家提供。《朕的皇后总想跑》主角是墨依依君荣泽,小说文笔朴实,情节紧凑新颖,值得一看。小说讲述:墨依依了解不可以再拖,将怀里的亲娘轻轻地放到了平板车上,迈动着一双冷到肌肉僵硬的短腿,借着阶梯上甄昔皇后和车夫不留意的情况下,一骨碌爬进了马车中。车里平躺着的青少年全身滚热,薄嘴缩着,抠在跨下的十指已鲜血淋漓一片。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墨依依一手探上了少年的脉,一手伸手朝着少年不停鼓动着的脖颈按了去。

病入膏肓的少年正被身上的烧热所折磨,当察觉到有一只冰凉的小手按在自己身上时,下意识抬起了那刀削的面庞,寻着那冷如冰块般的小手蹭了去。

如此暧昧的举动,让墨依依巴掌大的小脸燥热一片,赶忙抽回了自己那满是冻疮的小手。

少年如同丢失了珍宝般用面颊四处寻找着,乱蹭着。

而就是他这么一动,再次惹得自己的呼吸更加急促了起来。

墨依依知道,这是发热引起的肺疾,若不能将那口卡在喉咙里的气顺出来,这人就真的完了。

事不宜迟,她将所有的银针拢起在自己的掌心里,两只小手死死地攥着那被捏成捆的银针,用尽所有力气朝着少年锁骨下三寸的地方扎了去。

“咳咳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响起,少年精瘦的身体蜷缩成了一个弓字形。

不过很快,少年的呼吸便渐渐恢复了平稳。

墨依依赶忙收起了银针,只是就在她刚要转身离去时,一只手,忽然攥住了她细细的手腕。马车内的少年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漆黑的眼清亮照人,如同被人撒了一把碎星般干净好看。

四目相对,他动了动薄唇,似是有什么话想说。

“哎呦我的亲娘啊——!”

一声不和谐地声音骤然响起,打破了马车内的平静。

马车门打开,去而复返的甄昔皇后与车夫看着马车内的景象,惊愣的变了脸色。

墨依依被车夫的尖嗓门喊得浑身一抖,已打算转身要离开的脚瞬时失了分寸,不偏不正一脚踹在了少年丰神俊朗的面颊上!

少年到了嘴边的话变成了一句闷哼,浑浑噩噩地又昏了过去。

车夫惊得险些没撅过去,伸手就将墨依依往这下拽,“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乞丐,这马车可是你上得?这马车上的人可是你碰得?”

“我只是想救他。”墨依依挣脱开车夫的拉扯,蹬着小短腿主动跳下了马车。

“年纪小小竟满口胡言,杀人偿命你可知道?”车夫怒瞪着。

“若你不信可以报官。”墨依依面不改色。

“你,你……”车夫被噎得脸色发白。

若是当真惊了官府,那就是昭告天下太子殿下病重,宫内皇子众多,谁能保证就没有趁机落井下石的?

墨依依只用了一句话,便是拿捏在了他的死穴上。

马车内,甄昔皇后意外地发现少年的气息确实要比来的时候平稳了很多,就连青紫色的面颊也渐渐恢复了往日的白皙。

一枚掉在马车里的玉佩,异常醒目,甄昔皇后拈起一看,心中暗惊。

这是花家长嫡女的玉牌,那么也就是说……

“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说的话?”甄昔皇后说话的同时,将那玉佩攥在了掌心之中。

墨依依微微垂眸,不吭不卑,“伤寒虽是阴阳易之为病,却并非人人症状相同,少爷本就是阴中拘挛之身,又因伤寒少腹里急,寻常的药只得越治越严重,夫人可按麻黄,赤芍药各三钱,干葛钱半,豉半合,上水二盏、葱白一茎,煎八分,每日两次给少爷服用。”

小到连字都认不全的年纪,却能将药方如此倒背如流,真假不论,光是这一口说辞,便是让车夫惊了又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