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卿挽我心

卿挽我心小说

卿挽我心

更新时间:2021-11-27 16:57
余沐晚 / 著
古代 丨 未完结 丨 阅文
泰格文学为您提供《卿挽我心》倾挽君若谨by余沐晚小说完整版阅读,该小说由网文作者余沐晚创作,故事情节有趣,人物塑造丰满,推荐阅读。卿挽我心小说讲述了:君若谨睁开眼睛,眼睛里七分惊醒,三分迷茫。眼眶绕了一圈,才明白自己所处的位置,惊奇地发现自己那一刻入眠。眼睛终于落在了她身上,她的眼睛集中在手腕上,一眼也没眨一下。指脉跳得很快,她的神色却没有被吓到。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见倾挽笑着走过来,男童松开抓着门的手,眼里愉悦清晰可见。他向前小小迈了两步,仍是没有越过门内。倾挽瞧在眼里,愈加心疼他的乖巧。

男童小名福儿,是杨婶的孙子。据说杨婶的儿子原也在府内做事,为人勤快本分,很得王府总管的赏识。因此在他成亲之后,总管做主在外面给他安置了一处住所,并让他做了一个小小掌事,负责王府在外的采买。

采买的差事向来油水不少,不过就像大家所说的那样,这实在是个老实的男人。尽管如此,婚后的日子却渐渐过得有声有色起来,不多久,妻子有孕,九月后为他生了一个大胖小子,无异于锦上添花。原以为日子就会这样平顺地过下去,可不出两年,厄运却突然降临,其妻不幸得病过世,留下一个悲痛欲绝的丈夫及一个年幼无知的孩童。

采买常需要四处走动,杨婶想念孙子,同时也担忧孩子在家无人照顾,便时不时将孩子接到府里来。本来也算不得什么大事,谁知一次孩子不知怎么闯到了蒋嫣面前,竟触动心弦,惹得她伤心不已。那之后,福儿便被杨婶告知再不许进到夫人院子里,这孩子生来乖巧,不知怎么便记住了。

倾挽本就喜欢孩子,更何况福儿着实让人心疼怜惜,便也不时让人送些点心过去给他添些零嘴。孩子天生心思纤敏,知道谁真心对他好,尽管见倾挽不过两三次,却也将她记牢。

倾挽蹲下将他揽进怀里,让他半倚靠着,低头触了触他的脸颊,确定并不冷后,柔声问道:“福儿,怎么自己出来了?奶奶呢?”

福儿只是看着她笑,直让人软到心里去,奶声奶气吐出两个字,“姨姨。”

倾挽亲亲他的脸颊,逗得他咯咯直笑,笑声将飞烟引了出来,不免又是一阵逗弄。倾挽知道这里不是孩子久留之地,不多久便让飞烟进厨房去取她刚刚做好的杏仁饼,想要给福儿带些回去。

正领着福儿在小径旁团雪球,身侧响起飞烟轻快脚步声,倾挽回过头去,却见飞烟神情古怪地朝她挤眉弄眼,口中无声吐出两字,见她还没有反应,面上飞快闪过着恼表情,不再看她,向前动作恭谨弯下身去,“奴婢见过王爷。”

倾挽傻眼,盯着飞烟开开合合的红唇,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刚刚的两个字是“王爷”。全然忘了自己尚跪坐在地,她顺着飞烟行礼的方向扭头看去。

小径拐角处,男人身材修长,负手而立,身后左右各站一名黑衣侍卫,腰间悬剑,威风凛凛。男人气魄逼人,仅仅是随意而站,便夺了人全部视线。

而他的视线却在那个对周身氛围毫不知情、顾自摆弄着手中雪团的男童身上,随着福儿兴冲冲挥舞着双手回首看她,那紧迫的视线也随之落在了她的脸上,而后缓缓下移,目光触及散落她半身的残雪时,微微蹙了眉头。

倾挽觉得面上腾地烧了起来,也顾不得脸上究竟什么颜色,急忙站起。侧身行礼时,下意识将福儿掩在了身后,“奴婢不知王爷前来,失礼之处,还请王爷原谅。”

他没有叫起,倾挽维持着俯身的姿势,只听见一连串轻微脚步声。倾挽不禁忆起上次见面,时隔月余,丢脸依旧。

为什么总是在他面前做蠢事?倾挽气馁地想着。

不多时,她的眼中映入黑色的袍角与锦靴,她清晰看到其上的每一丝纹路,还有,他略微停顿的步子。恰在此时,福儿从她身后探出头来,满是好奇望向前面高高的人影。倾挽心里一紧,不着痕迹微微动了动身子。

熟悉的沉香气息飘涌而来,头顶传来他淡淡的一句,“起吧。”声音沉厚而冷淡。

倾挽与飞烟对视一眼,皆有种荒谬的劫后重生之感。嘱咐飞烟将孩子悄悄送回去杨婶身边,倾挽快步跟上走远的三人。

“还请王爷入东厅稍做等候,夫人外出,奴婢立刻让人去通知夫人。”她说着,边向一旁的丫环使眼色。

君若谨迈上台阶,“不用了,难得她愿意出去走走,便由着她吧,本王在这等着便是。”他的语气平淡,却不难听出纵容意味,倾挽看着他的背影,愈发觉得他对嫣夫人的感情不同一般。

尹泓尹沫没有继续跟进,各自转身一左一右站在台阶两侧。倾挽原是一直走在两人后面,见此一怔,竟不知是进是退。犹豫间,两人已纷纷看向她。

兄弟两人面容有几分相似,脾性却大不相同。尹泓看她的目光沉静无波,尹沫笑着向内努了努嘴,示意她进去,那笑容,怎么看怎么觉得有分狡黠。

倾挽颔首,望向早已不见人影的大门,深吸口气。

飞烟送福儿回来,刚刚踏进主院便被尹沫拦了下来。

“干嘛?”飞烟没好气道。

“说说话呗,闲着也是闲着。”尹沫早已习惯她的态度,满心不在乎。

“说话就好好说,怎地总是嬉皮笑脸?你闲着我可不闲。”飞烟心里偷偷骂了一句痞子无赖,丝毫没有犹豫地侧身便要绕过去。

尹沫无奈扯住她的手腕,“闯什么?里面可没你什么事?”

飞烟怒极瞪了他一眼,知道尹沫是在嘲笑她毛手毛脚,虽说事实就是如此,可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格外让她不豫。她用力甩开他的手,撇撇嘴,倒也不再硬往前闯,“倾挽呢?”边说着边四下里张望。

额头被人用力点了一记,眼前猛地一晃,待她克制了晕眩,这才看清尹沫满脸无可救药的表情,“脑子也被你当点心吃了?都说里面没你什么事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