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水浒之白衣绣士

水浒之白衣绣士小说

水浒之白衣绣士

更新时间:2022-01-02 17:38
他来自江湖 / 著
都市 丨 未完结 丨 阅文
王伦朱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哪里有?小编为您带来王伦朱贵小说全集目录。在小说《水浒之白衣绣士》中,作者他来自江湖脑洞大开,用精炼的文笔讲述了周直刚要回答,忽听不远处一席中哄闹起来,见王伦注意力集中到那里,便没有直接回答寨主刚才的问题,只道:“小的们平日里嬉戏玩闹惯了,叫寨主笑话了!”王伦朝那桌上看去,见一朴质汉子满脸通红,有些难为情的对同桌诸人推脱道:“这些足够了,不好再拿了!”,强烈推荐各位书迷观看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郑钱一听王伦话语便放下心来,急忙谢过杜迁,又朝另外三个头领拜谢了。这时只听朱贵苦笑道:“我今番该领四百一十九贯吧?实领四百贯罢!便和哥哥一般存在你处!”

王伦拍了拍朱贵手背,端起一碗酒朝他示意,朱贵连忙举起自己面前酒碗,一饮而尽。

“唔!郑钱,我的也放你处,要的时候再取!”杜迁听王伦和朱贵都这般说,觉得这个办法很是不错,也照搬道。

“哈哈,那我的自然也放你处,只是不晓得有无利息!”宋万见状,取笑道。

只见郑钱苦着脸道:“三头领,恁当是放高利贷啊!小弟此处都是山寨公帑,哪有利息与你!”

众人见说放声大笑,杜迁指着宋万道:“兄弟,看不出你倒是个会生财的!不去作个财主可惜了!哎,可惜了!”

“就是做财主还得防着杜大王来借粮哩,我看还是跟着哥哥分钱来得痛快些!”宋万大笑道。此时他心情格外舒畅,要知道往日里下山劫掠,虽说众头领均分一半战利品,但那基数太小,分到每个人手上顶天了就是几十贯而已,且多数时候都是小打小闹,只分得几贯钱的次数也极为常见,哪有现在近千贯的分赏来得爽利?虽然王伦把头领们分红的比例由五成大幅度削减为半成,但是几位头领都无不悦之意,反倒是心悦诚服,觉得王伦一心为公。

见杜迁和宋万两人正醉醺醺的拼酒,王伦把目光投向心事重重的朱贵,对他道:“前期山寨钱少粮缺,只拨给兄弟一千贯公帑经营酒店。方才在船上我与他俩商量好了,再加拨四千贯钱与你,一并凑足五千贯。兄弟,我素知酒店乃山寨耳目,将来你身上这副担子可不轻!来日兄弟若是将酒店开到东京,我再亲自为你庆功!”

这一日,王伦从小憩中醒来,仍觉浑身酸疼不已。

自那夜回山后,这具躯体便闹起意见。全身肌肉肿胀且不说,就连脑袋整日里都是晕晕沉沉的。原以为休息几天便可复原,哪知道现在情况反而愈演愈烈了。

看来这个身体还是太过羸弱啊!王伦闷闷想道。

前世他出生在鄂西山区一个平凡的小村中,就像水边的孩子自小会水,山里的孩子不怕爬山一样,那时和小伙伴们一起上山“捕猎”的经历几乎占据了他整个童年时光。

记得那时候,他常去玩耍的某座大山上有间残破道观,里面有个道士爷爷特别喜欢自己,没事就要自己随他练剑。自打跟着这位道人练剑以后,自己就再没怎么害过病,就连一般感冒发烧的情况都很少见。哪像现在,区区数十里地的往来奔波就叫他缓了几天还没缓过来。

明天起一定要重新练剑了!王伦暗下决心道。也不知道这位世外高人般的长髯老道现在怎么样了,是否还会在黄昏时分,一个人孤寂的对着夕阳蹉叹?

唉,回不去了!王伦摇摇头,将自己从静思默想中挣脱出来。他明白还有很长的一段路程等待着自己,类似回忆这种沉重而奢侈的情愫,对于年轻的他来说,也许还远未够火候。

……

这几日山寨里倒是风平浪静。

原先的山寨老人们都在休养生息,而新人们则是在积极融入群体。王伦知道等待事物发酵少不得耐心,故而在杜迁和宋万表现出日益高涨的求战意识时,给他们泼了一回冷水。

他不欲在羽翼未丰之前就过早引起官府注意,虽说驻扎在济州城里那些禁厢军战力不强,但是对于现在相对弱小的梁山泊来说,适当的保持低调没有坏处。

好在西溪村一役叫梁山泊的声威达到了一个新的层次,这几日里便陆续有一两百人前来相投。在经过知耻而后勇的四当家朱贵一一甄别以后,王伦将他们交予杜迁和宋万操练,也好叫这两个做梦都喊着要下山的家伙有些事做。

翻翻黄历,林教头此时也该到了。按水浒上记载,林冲应该是在这一年十二月上旬的某个雪夜投奔的梁山,所以一连数日,王伦都在期盼着大雪的降临。哪知老天爷像是偏偏与他作对似的,自那晚他穿越到这个时代后,天就没阴过,更遑论下雪了。

坐是坐不住了,碰碰运气也好!

一连数日,王伦每到傍晚便去李家道口酒店探视的次数,频繁得都叫朱贵有些受宠若惊了。原本其他几处酒店正在兴建之中,他多半是要是巡视的,就因为王伦反常的举动,直叫朱贵干脆哪里都不去了,只老老实实的陪在店里,每日做好晚餐等待王伦莅临,好似贤惠的家庭主妇一般。

今日还下不下去呢?

王伦望着碧空如洗的天际踌躇着。每次看到朱贵劳心费神的样子,他也觉得老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

罢了,不去了!瞧这情形一时半刻也难得下雪。正巧撞见哼着走调小曲的宋万一摇三晃的往伙房而去,立刻被闲着无事的王伦拉了壮丁,相邀一起巡山。

此时正好是晚餐的饭点,王伦和宋万逛到山前喽啰们进餐处,见大家粗茶淡饭仍是吃得香甜无比,王伦回头对宋万道:“山寨每日里宰羊杀鸡,看着动静不小,只是给这一千七八百人一分,肉食却仅仅只能对付得中午一餐啊!”

宋万在一旁点头附合道:“寻常农户过年时方才能嗅到一丝肉味,哥哥心里想着孩儿们,叫大伙现如今在山上每日都能沾到肉食,且那粮食管够,谁不在心中感激哥哥?”

王伦听宋万说完,见其有些会错了意,却也没有解释,只是摇了摇头,说道:“水军规模还是太小,不然可分出些人手去水泊里捕鱼,晚上也好叫大家尝尝鲜!”

宋万笑道:“现下水军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干正经事都缺人,哪里还有多余功夫去湖里捕鱼!哥哥不记得那晚从西溪村出来,咱们硬生生给他们折腾了一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