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我在泰国卖佛牌

我在泰国卖佛牌小说

我在泰国卖佛牌

更新时间:2022-01-07 07:12
鬼店主 / 著
都市 丨 未完结 丨 七悦
小说《我在泰国卖佛牌》全文在线阅读就在泰格文学。小说作者是鬼店主,主要讲述我很怪异:“钱也有花不出去的?”明哥说:“你永远不知道,我近期并不是手气好吗,总盈利,有两个好朋友不服,就拉着我要去抚顺近郊区一个好朋友的农家院打牌。打过一天,这群人相互之间勾结,我要看出来,但還是让我给获胜。可如今早已是十一点,这地区尤其偏远,驾车到城区也得一个小时,来不及了,该怎么办啊?”小说文笔朴实,情节紧凑新颖,推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我很委屈:“谁知道你在泡妞,要是知道我就不打了。”

方刚余怒未消,问什么事快说。我把情况一提,方刚直接说:“上次几种阴牌的价格我已经告诉你了,除了特殊情况,你可以直接报价过去。泰国这边什么货都有,只要你敢戴,我就能弄来。不就是招横财的阴物吗?一万五泰铢,先付钱,不讲价。”

泰铢对人民币的汇率大概是五比一,那就是三千块钱人民币了,我把心一横,告诉明哥收费一万元整,他有些犹豫,明显是嫌贵了。我说:“一分钱一分货,你想花千八百块就能发横财,那世界上谁还努力赚钱啊?都成富翁了。”明哥心想也是,有之前吕雯的成功案例,又是老同学,明哥对我还比较放心,当即回到钢材市场他的店铺,打开保险柜拿了一万块钱给我。

付钱的时候,明哥指了指空荡荡的保险柜:“你看,给完你这一万,我这柜子里就剩下五千块钱,今晚这麻将都打不上了,你可得给我弄个管用的啊!”我心想,等着佛牌让你有钱花,也真不容易。

回家的路上,我心情非常激动,要是能成的话,这笔生意我净赚七千人民币。我迫不及待地找地方打电话给方刚,说钱已经收到,你那边是什么情况。方刚嘿嘿笑了:“你的顾客还真爽快,发横财的东西好弄,本地有个叫阿赞能的师父专门制作招财阴牌,明天就能出货。对了,你赚了多少钱,跟我透个底啦?”我这人不会撒谎,尤其方刚这么精明的人,以后可能还要求他帮忙,就把实话说了。方刚音调提高好几倍:“什么?我才赚一万泰铢,你居然赚了三万五!小子,你发大财啦!”我不好意地说等再回泰国一定请你吃大餐。

方刚说:“不光吃大餐,还要给我多找几个美女!”我同意了,心想就你这体格还用几个,最多两个你就完了,顺便问上次那条掩面佛牌他到底赚了多少。

方刚说:“那条不多,是我花了一千五请来的。”

我说:“还行,赚五百块人民币。”

方刚纠正道:“我是花了一千五泰铢。”我大惊,一千五泰铢才折合人民币三百块钱,他以两千元人民币的价格卖给我,我才赚一千元,这家伙居然净赚一千七,怪不得当时他对我说谢谢!

方刚哈哈大笑:“不管怎么说,你已经答应了请我吃大餐找美女,做人要诚实。”我气得根本说不出话。

给方刚汇款后的七八天,货就从泰国寄到了,当着明哥的面,我拆开包裹,两人都傻眼了,纸盒里居然是一口半尺来长的小棺材。

明哥大怒:“你耍我呢?”我连忙说先别急,中国人不是喜欢把一盒烟大小的棺材放在桌上当装饰品吗,寓意是升官发财。明哥一想也对,这口小棺材涂着黑漆,上面还用红色颜料写了一些弯弯曲曲的符号。伸手抽开棺材盖,里面有个黑黝黝的、干尸似的东西,眼睛是两个红点,还有头发。明哥看得心里发虚,问我:“田、田七,这到底是啥啊,我咋瞅着这么瘆人呢?”

其实我比他还害怕,但也要硬充行家,笑着说:“你不懂,眼放红光,才能逢赌必赢,这东西你就放心用吧。”

明哥疑惑地问:“怎么用,打麻将的时候把这小棺材顶脑袋上?”

我说当然不是,我打电话问问吧。明哥问:“你不是专家吗,还用现问?”

我严肃地说:“泰国佛牌学问很深的,谁敢称专家!”

找个话吧打电话问方刚,他说:“那是阿赞能师父最拿手的招财棺,外面写有巴利文的经咒,里面是红眼拍婴,专招邪财。纸盒里还有一张纸,是引灵咒,上面有用汉语拼音标注的发音,你让顾客在半夜十二点的时候,把棺材放在屋里,没有外人在场,再把经咒慢慢念三遍就行。要是念对了的话,应该会有感应。另外一定要告诉事主,从今往后,他凡是得到的横财,必须在当天全部花光,买什么都行,但必须花光,过了午夜就失效,而且只能花不能送,故意丢掉也不行。要是不照办的话,出了事概不负责。”

这下我终于明白了,连忙转达给明哥,明哥从没接触过这种东西,表情半信半疑。尤其是听到要把今后发的横财一半买黄金,他表示不满:“这哪行?输了没钱,赢了还得当天花光!那我不是赔定了吗?你忽悠我呢?”

我问:“你之前赌钱,是输多还是赢多?”

明哥说当然是输多,不然还用得着花钱弄这玩意吗!我笑了:“这就是了,以后你要是赢多输少,那不就是赚到了吗?”明哥问:“怎么知道以后有没有效果?”我说那就只能用事实证明了。明哥点了点头,忽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不对呀,就算有效果,可我赢的钱都得当天全花光,那我身上总是一分钱也没有,平时开销怎么办?”

我苦笑:“难道你除了赌之外就没别的收入吗?别忘了你是生意人,你还有店铺!”明哥这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嘿嘿笑,说他平生最大的爱好就是打麻将,和玩比起来,生意只能算副业,除了散局和他儿子,没有任何力量能让他从麻将桌上离开。

这就不是我要操心的了,钱货两清,回到家后我乐得不行,从来没赚过这么多钱,当晚就请爸妈和姐姐姐夫几口人去饭店大吃了一顿。他们问我做什么生意这么赚钱?我得意地说:“表哥在泰国认识一个专门卖泰国佛牌的,我最近已经卖出去两条,加一起净赚八千块!”他们都很羡慕我,尤其姐夫,脸上更是露出羡慕嫉妒恨的神色。

凌晨一点多钟,我睡得正香,电话忽然响个没完。迷迷糊糊看屏幕,是明哥打来的。他说:“你还没睡吧?”

我心想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天天打麻将到天亮?但出于礼貌,我还是说:“嗯,没睡呢。”

明哥说:“田七,我刚才念了那个经咒,怕不灵,就一口气念了五遍。忽然感到浑身发冷,一个劲打冷战,这是咋回事?”我安慰他说没事,那说明有效果了。明哥说:“我心里没底啊,你说这东西会不会有啥副作用?这里面真有鬼魂吗?”

我笑了:“都这时候了还有什么可怕的,放心吧,只要你按规矩办事,就算有鬼也只能帮你,不能坑你。”

这几天,我一直想着明哥这桩生意,心里没底。毕竟对泰国佛牌尤其是阴牌太不了解,万一真没效果,他回头找我算账怎么办?大概过了五六天,明哥打来电话,我心里发虚,生怕接了电话他就要我退钱。

按了接听键,那边传来明哥兴奋的声音:“太灵了,这东西太灵了!”

我连忙问怎么回事,他说这几天晚上和朋友打麻将,一连五天手气极旺,专和大牌,把那几个人给赢惨了。平均每天至少赢几千块钱,他想着我说的规矩,散局后都是和朋友去KTV消费。后来一想这样不划算,于是他假称最近患了神经衰弱,必须早睡,把牌局改成了只在白天玩。

就这样,明哥白天打麻将赢钱,散局后就去商场或超市购物,什么金银首饰、手机电脑、服装鞋帽、食品百货,尽量多买能用得上的东西,把当天赢的钱都给花光,一分钱也不剩。开饭店不怕大肚汉,好在商场超市东西多,别说几千几万,就算你揣着金砖来也能花完,明哥也平生头一次体会到了每天都要把钱花光的紧迫感。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