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厢房里,白欣雨坐在床上

厢房里,白欣雨坐在床上小说

厢房里,白欣雨坐在床上

更新时间:2022-03-03 11:44
千桦尽落 / 著
古代 丨 未完结 丨 阅文
泰格文学为您提供《厢房里白欣雨坐在床上》白欣雨梁王萧容衍by千桦尽落小说完整版阅读,该小说由网文作者千桦尽落创作,故事情节有趣,人物塑造丰满,推荐阅读。厢房里白欣雨坐在床上小说讲述了:春妍见白欣雨凝着长寿院的牌匾红着眼于发呆,认为她是为大长公主的身子忧虑,细声劝道:“大闺女,大长公主福泽深厚,过去了冬季毫无疑问会恢复的。”白欣雨回神,攥紧了手炉颌首:“回吧!”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大长公主点了点头,她记得因着这句戏言白锦桐真有了从商的念头,弄得镇国公大发雷霆,说白家儿女哪有自甘堕落成商贾之流的。

“祖母,倘若三妹妹愿意,那便给三妹妹身边配上忠心老成的管事,让三妹妹女扮男装施展她所长,暗中积财。”

“暗中积财?阿宝,你这是要做的什么打算?你……”大长公主愕然看向白欣雨,握着她的手微微颤抖,“你是……有了反心?!”

白欣雨指尖被大长公主攥着得生疼,狠狠打了一个寒噤。

祖孙之间的气氛霎时如被拉满的弓弦,紧绷到极致,稍有不慎便一触即发。

她怎么忘了……大长公主是她的祖母,可她更是皇室之女,是大晋国的大长公主!

在维护白家之心上,她和祖母最大的区别在于,她为了白家反也在所不惜,可祖母想护住白家,亦想护住大晋国江山。

可祖母并不知道今上已对白家不满,皇帝……恨不能将白家灭之而后快!

正如秦尚志所言,上一世白家落得满门惨死的下场,全都是大晋皇帝意思,如果不是大晋皇帝,白家男儿何以一个不留全部惨死?母亲何以带着众婶婶悬梁自尽?刚刚生产的五婶何以绝望到自尽于宫门前?!如此君上,她又凭什么不能反?

白欣雨闭了闭眼,气息紊乱,每每想起这些就心如刀绞,如蚀骨灼心般鲜血淋漓,痛得浑身发抖。

“阿宝!”大长公主看到白欣雨眼底滔天的恨意睁大了眼,一把将白欣雨扯到跟前,眸中是凛然骇人的冷冽目光,“你要反?!”

大长公主知道白欣雨的能耐,她虽然多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可当年在白家军中声望极高,倘若她心生了反心,振臂一挥……大晋必乱。

大长公主想都不敢想这样的场面,若是她最疼爱的孙女真的要反……

大长公主咬紧了牙,眸底攀满了红血丝,白欣雨若真要反,她作为大晋的大长公主决不能坐视,哪怕将白欣雨囚禁一生,甚至是……

她都绝不能允许动摇林家皇权的事情发生!

白欣雨呼吸一滞,半晌才幽幽开口。

“祖母,白家祖训,取忠、取义,个人荣辱性命最末,孙女儿万不敢违背祖训!也不敢给白家百年来的忠勇名声抹黑。”

“三妹妹喜好此道,让她更名换姓女扮男装远离大都城,将来若白家真有变故,好歹能保全三妹妹!再者三妹妹从商手中宽裕,银钱铺路好歹能为白家打点周转。”

见祖母如炬的目光定定望着她,似还有不信,她又道:“这几日孙女反复思量,若祖父、父亲叔伯和诸位弟弟不能回来,孙女望祖母允准举家迁回祖籍朔阳。大都城云诡波谲,祖父耿直得罪过不少佞臣,我白家朝中无人,众口铄金,积毁销骨,退回朔阳才能保全我白家。”

听白欣雨这么说,大长公主沉默片刻才松开白欣雨,点了点头拨弄佛珠。

白欣雨说的不错……人言可畏,前些日子捷报频频传来,朝中佞臣明着高歌镇国公战无不胜,弦外之音却暗指镇国公功高盖主不知收敛,这些她不是不知道。

大长公主语重心长道:“阿宝,你需得牢记,你是大晋国国大长公主的孙女儿,你的体内也留着皇室的血,万万不可生了反心!”

她垂眸看着被大长公主抓得失去血色的指尖,心底抑制不住发胀的凉意,哑着嗓子应声:“孙女记住了。”

瞧见白欣雨这副模样,大长公主心头一软,又心疼地抬手轻抚她的脑袋:“昨儿个画师将给你们姐妹画的丹青送到了我这里,怎么不见你的?”

“孙女不爱凑这个热闹。”白欣雨低声道。

若白家都留不住,留一副丹青作什么?

同大长公主说了会儿话,白欣雨便起身拜别大长公主,刚走到长寿院门口,便听到蒋嬷嬷遣祖母的大丫鬟莲心去唤三姑娘过来。

她立在长寿院门口,看着牌匾出神,难以言喻的酸涩和孤寂蔓延全身。

她原以为,祖母会和她一般拼死守护白家,守护他们的亲人,可祖母她是大晋的大长公主,她姓林……大晋是林家的天下!

春妍见白欣雨凝着长寿院的匾额红着眼出神,以为她是为大长公主的身体担忧,低声劝道:“大姑娘,大长公主福泽深厚,过了冬天肯定会康复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