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逗你玩儿

逗你玩儿小说

逗你玩儿

更新时间:2022-05-04 05:24
鱼不语 / 著
现代 丨 未完结 丨 追书云
泰格文学为您提供《逗你玩儿》余柠蒋超by鱼不语小说完整版阅读,该小说由网文作者鱼不语创作,故事情节有趣,人物塑造丰满,推荐阅读。逗你玩儿小说讲述了:余柠说:“他与此外一个男生把我写字台堂里的书和教辅书都倒了钢笔水。”男孩子蹙眉道:“你哪只双眼看到是我们俩做的,倒就是你,你往我与黄志文的书上倒钢笔水,班里都看到了。”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不行,你说什么我都能答应,这事儿提都不要提,我为什么以前的地方不住了,高二还要给你转校?跟你妈离婚都不是最主要原因,爸主要想让你离开那个环境,你们年级有不少学生家长跟我在一个单位,我丢人行,我不能让你跟着一起丢人,柠柠,你给爸争口气,再努力一年,明年考个好大学,爸去送你,我都想好了,你去读大学,我在你们学校附近租个房子,咱爷俩天天都能见面。”

余伟眼底除了疲惫的浑浊之外,竟然还透出了一束光,余柠知道,她就是余伟绝望中的希望,万语千言,那些委屈和恐惧,那些想要逃离的念头,突然就说不出口,换言之,不值一提。

大家都很辛苦,他们都在煎熬,比起她在学校受的那点儿委屈,余伟离开了原单位,卖了房子,带着她逃离熟悉的地方,他要承担的,远比她多百倍千倍。

喉咙酸到发疼,余柠点点头,“放心,一定给你争口气。”

当天下午,余柠没去学校上课,一个人躲在房间里,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时而恐惧那所敞开大门,像是张着血盆大口的怪兽的地方,时而觉得无所畏惧,只要她够横,但学校睁眼瞎,她反抗就是同罪,学校又能忍她几次?她不想叫宁娜过来帮忙,又不想给余伟增添压力,那是不是,以后就得忍气吞声,夹着尾巴做人?

余柠活了十七年,第一次觉得活着好难,正常生活都难。

偷来半日的安稳,余柠第二天还是一早去了学校,现在她都有心理阴影,怕自己的东西被糟践的一塌糊涂,但是还好,跟她昨天走时一样,没人碰过,她整理着内页都是笔道子的书本,不知该不该庆幸。

除去早自习,余柠一连在班级中坐了三节课,第三节下课才去了趟厕所,还没走到门口,从厕所里面接连出来一些陌生面孔,大家看见她,纷纷向她投来异样的目光,有打量,有探究,有好奇,甚至还有怜悯。

余柠本就敏感的不行,提着半口气走进厕所,厕所墙上贴满了打印好的A4纸,一些人还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手中拿着A4纸在看,余柠侧头往墙上一瞄,当部分字眼映入眼帘时,她脑袋顿时嗡的一声,脸色煞白。

三班某‘鱼’姓两个字女生,她妈出轨她爸单位上司,在当地闹得沸沸扬扬,这种有家庭作风问题的人,希望同学们珍爱自己,远离毒瘤!!!!

有人后知后觉看见余柠,吓得把手中的A4纸背到身后,生怕余柠发狠,而余柠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整面墙三米多高,贴得密密麻麻,还不算掉在地上,被来往人群踩上深浅脚印的。

那么多,那么多……多到她撕不完,藏不住。

上课铃打响,最慢的人也踩着铃进了教室,三班最后一排,没人。

整条走廊都很安静,各班上各班的课,九班教室后门,原本正在桌下偷看漫画的男生,突然吓了一跳,本能的把书往书桌堂里塞,结果定睛一瞧,出现在身旁的不是班主任,而是……余柠。

余柠没看他,目光越过一排人,落在了靠窗边,趴着睡觉的男生身上。

刚开始是第一排,渐渐的,倒数第二排,第三排,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余柠站在敞开门的后门口,老师站在讲台上,眉心轻蹙,边往下走边道:“都往后看什么呢?”

走到教室一半处,数学老师看见余柠,两人冤家路窄,老师脸瞬间一沉,不好对余柠摆脸色,冲着其他人道:“赶紧转过来,都不用考大学了?都混吃等死啊?”

余柠也没看数学老师,突然开口:“蒋超,你给我出来。”

所有人都惊了,正数第一排的人都回过头看热闹,数学老师没想到余柠这么明目张胆,顿时眼睛一瞪,“喊什么,看不见上课呢吗?”

余柠不理,声音更大:“蒋超,我叫你呢,别跟我装聋作哑!”

这一刻,全班人看余柠的目光里,不再是嘲讽和不自量力,甚至升起了几分敬畏,敬她是个汉子,跟蒋超杠上了。

数学老师受不了余柠的目中无人,气得眼珠子快要瞪出来,大声道:“余柠!你是不是故意来找麻烦的?还想让我找你们新班主任啊?”

蒋超昨晚熬夜打游戏,这会儿真睡着了,耳边吵得不行,他缓缓起身,火气很大,不耐烦的吼:“吵什么吵?”

这话正巧接在数学老师后面,老师脸色肉眼可见的通红,但又偏偏不知说什么好,主要是不敢骂。

坐在蒋超前一排的男生,大着胆子回头提醒了一句:“余柠找你。”

蒋超还没等回神,声音从右侧传出,“有种出来。”

蒋超侧头,看见站在后门处的女生,牛仔裤长袖衫,长发随意的在脑后扎着,一张脸上青青紫紫,像是打翻了调色盘,唯有那双眼睛,黑白分明,充斥着冷漠和讽刺。

两人目光相对,全班鸦雀无声,不知是五秒还是更久,蒋超猛地起身,椅子腿在地上划出吱嘎一声。

蒋超就这样目中无人的走出去,全班几百只眼睛跟着往外飘,数学老师铁青着脸,用书砸了下讲台,“看什么看?好的不学学坏的,脸上挂彩很光彩个事儿吗?”

好学生收回视线,因为明知出不去,看不到热闹;调皮捣蛋的不怕老师,怕蒋超,不想看个送葬,结果当陪葬。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