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水火

水火小说

水火

更新时间:2022-05-14 16:17
纯棉裤裤精 / 著
现代 丨 未完结 丨 若初
主角是米小箐秦屿的小说全章节阅读就在泰格文学!米小箐秦屿是纯棉裤裤精创作的小说《水火》中的主人公。小说对于人物的刻画入木三分,让人欲罢不能!米小箐内心是比酸牛奶更苦。她不清楚秦屿那么做的意义是啥,如果她没有了工作中,这些钱谁来还。她长叹一声一口气,关掉手机上发昏地睡了会,最终无缘无故的被热醒。踢了褥子提前准备再睡一会,可躁热愈来愈显着,她迫不得已下地去洗手间洗个脸。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米小箐推开出租屋的门,秦屿还是坐在那里。

昨天,前天,大前天。与之前的每一天一样,他窝在价格高昂的电脑前,又喊又叫。

前边仿佛有个看不见的罩子,他乐在其中的坐在那里面,理所当然的当着他的公子哥。

米小箐积久而成的怒气爆发了。

她一扬手,猛地将打包回来的小馄饨甩了一地,叮咣一阵响后,秦屿终于从他的世界里短暂走出。

“你特么是不是有病?”秦屿有样学样地摔了他一千多块的耳机,“你扔了我吃什么?”

又是这么一副嘴脸。米小箐只觉得眼眶酸的发疼,她辛苦一天挣的钱才多少,可又是谁当初信誓旦旦的答应她,能给她灿烂的未来。

她扬起手,可是不敢落下。因为秦屿曾一巴掌把她掌掴在地,那段时间她的脸肿的没法见人。

他就是这样,才被他爸妈断了卡扫地出门,从那以后,他就像像狗皮膏药一样粘着她,又像赖皮狗一样赖在家里,米小箐的钱被他挥霍完,他居然借高利贷打游戏。她累死累活地帮他还债,五年了,他蛀虫一般吃空了她,她米小箐也从他的宝贝成了他的保姆。

真讽刺啊。米小箐看着地上透明的汤,它们还冒着氤氲的雾气。她就是这碗馄饨,滚烫地落在像秦屿这样冰冷的地板上,迟早要成为让人厌恶的黏渍。

秦屿还是打了她。“你发什么疯?老子今天怎么惹你了?”他宽厚的大掌扯着米小箐的短发,她的半边脸浸在地面的水渍里。

忽然,有什么阴影掉落下来。余光中秦屿抄起一旁铁板凳,狠狠朝她砸下来。

米小箐痛呼着睁开眼,眼前明晃晃一片。

一周前,她不堪其扰躲到一家小酒店。被秦屿砸进医院后,他没来看过她一次,米小箐瞒着他出了院躲出来,所幸他没有过多纠缠。

这一觉她昏昏沉沉地睡到了中午,一入眠就是无尽的噩梦。睡醒后好不容易调整情绪洗漱吃饭,刚啃两口面包手机便叮叮地叫起来,亮屏,是条绿色的未读消息。

“小米,酒局,速来。”

发来语音的是米小箐唯一的闺蜜。

她能算作是米小箐的恩人了。三年前,米小箐在公园里趁着秦屿心情好和他分手,秦屿发着疯把她扔进河里,路过的白淮妙义不容辞地冲进水里救了她。

然而这救命恩人的身份被白淮妙用得淋漓尽致,张口闭口就对着米小箐道德绑架,使得她无论在哪里发生什么事都不得不放下手里的所有事帮这所谓的恩人陪酒。所幸米小箐也算是处事圆滑,才能在那卧龙伏虎的酒吧得以保全。

白淮妙生得八面玲珑,那张脸虽算不上绝色,也能称得上精致美丽。小巧的鼻稍向上翘起,整张脸带着点妖性的美。

三年了,她从酒吧前台混成酒吧老板,心里仅存的善心,早就消失在了这日复一日的人情世故中。

酒吧包厢里,她陪着笑脸看着斜倚在沙发上的公子哥:“裴公子,您稍安勿躁,我已经让陪酒的姑娘来了。”

男人半个身体埋在幽蓝的氛围灯照不到的地方,胳膊搭在皮沙发背上,修长的指夹着根雪茄,也不抽,就平静地盯着那缕青烟缓慢飘升。

见那边没有反应,白淮妙紧张地绞紧了手指,白细的脸上憋出些楚楚可怜来:“裴公子,我们这里没有您说的那种姑娘,我能给您叫来的也……”

“随你。”裴清濯打断她的话,“给睡就行。”

白淮妙不明就里地啊了一声,猫似的眼睛睁了老大。可男人朝她挥挥手,几个保镖便把她推出了包厢。

她思虑再三,终究没把这事告诉米小箐。身外之人被毁清白事小,万一惹了裴家二公子,估计今天她这个酒吧都得被砸烂。

米小箐到的时候,意外地没看见白淮妙。她在陌生侍者的指引下换了衣服来到幻夜顶楼最高档的包厢,这是她从来没来过的地方,毕竟白淮妙开的是半清吧,这种地方一般不会吸引什么大人物到访。

推开门后,那里面的气氛冷得吓人。穿着黑西装的男人靠在沙发上,修长的双腿交叠,皮鞋尖抵着矮茶几。

“陪酒的?”他问了一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