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别样升迁路

别样升迁路小说

别样升迁路

更新时间:2022-05-21 10:50
冬虫 / 著
都市 丨 已完结 丨 万读
陆渐红安然郎晶by冬虫就在泰格文学。陆渐红安然郎晶是《别样升迁路》中的主人公,该小说讲述了:陆渐红了解黄福林的另一层含意是要自身积极主动勤奋,不可以符合于一个小小正科级,更不可以停步于城镇的副书记。黄福林又道:“我还在高河待不了多长时间了,过去了年很有可能要到其他区域去。”小说文笔朴实,情节紧凑新颖,推荐大家观看。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刘得利不想跟他起冲突,将电话打给了陆渐红。

“你在那等我,我马上来。”陆渐红打了电话给胡得贵,胡得贵道:“黄书记跟我说过了,我马上到。”

陆渐红坐着专车到了三窑,远远便看到一大群人拥在办公室门口,还有不少工人,看样子赵长柱事情闹得还不小。

“让一让,让一让。”陆渐红手里提着扩音筒,分开人群,走了进去,大声道,“大家不要吵,都散了。”

刘得利见陆渐红进来,大喜过望,向工人们说道:“镇里来人了,大家安静下。赵厂长,这是镇里的陆书记,有什么事情和他说。”

赵长柱斜着眼睛望着陆渐红,不屑一顾地说:“一个副书记算个屁,找个能做主的跟我谈。”

陆渐红向赵长柱靠了过去,旁边立刻有几个年轻人围了过来,抵住陆渐红,冷眼瞪着他。

“我在跟赵长柱谈话,你们是什么人?”陆渐红大声喝道,“胡所长,把他们带走!”

“我们就是来看看热闹,怎么了,我们犯法了?”几个人嘲讽着说道。

“小六子,我看你是又想进去待几天了不是?”胡得贵向领头的那小子说道,“都他妈给我滚,看你们一个个那熊样,怎么着,你瞪什么?还想打我不成?”说着胡得贵一脚将小六子踹倒在地,身后立马几个干警冲了上来。

“警察打人啦,警察打人啦!”小六子在地上抱着头一个劲地叫唤。

陆渐红不理他们,盯着赵长柱说:“赵厂长,带人来也带点上档次的,叫这些混混太上不了抬面。”

赵长柱老脸一红:“你是来跟我谈条件的?”

“看你的态度,如果想谈,给你一分钟时间,把带来的人都给我散了,然后跟我进办公室。”陆渐红当先进了厂长办公室。

赵长柱向小六子使了个眼色,让小六子把人都带走了,然后走进了办公室。

刘得利松了口气,招呼工人:“大伙别在这凑热闹了,去开工吧。”

陆渐红坐在办公椅上,看着赵长柱并不说话。

赵长柱前倾着身体,将两只手压在办公桌上,直视着陆渐红道:“我们谈什么?”

陆渐红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软中华,从里面抽出一根,却不点上,轻轻地用烟嘴敲着桌子:“这话应该是我来说吧?”

赵长柱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领导他见得多了,从县里的到乡镇的,要么是贪得无厌,要么就是两袖清风,但至少看上去还有点领导的架子。

可是陆渐红却让他摸不到底,刚才在外面就有点匪气,现在又有十足的领导风范,不过他走南闯北,好坏也曾是个厂长,所以也不发怵,直接说道:“我想知道镇里对我有什么安排,毕竟我也是个厂长,就这样什么话都没有就把厂子卖了,我不甘心。”

“不甘心?”陆渐红笑了起来,“你这个厂长可是镇里任命的,镇里也可以将你拿了,当然,镇里对你还是有考虑的,这样吧,还回以前的单位。”

赵长柱以前是城管队的队长,一身痞气,几年前跟高河白书记的关系很好,所以给了他厂长这个肥差,现在再让他回去在路上吹风打雨,这比要他的命还要难堪,听陆渐红这么说,脸马上就沉了下来:“你是拿我玩呢?”

“我只是传达镇里的决定。”陆渐红将烟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一抹淡淡的烟雾。

“黄福林不给面子是吧,行,我倒是想看看,谁有这个能耐把这厂子接过去。”赵长柱阴阴地笑了笑,坐倒在沙发上。

赵长柱的态度在陆渐红的意料之中,镇里当然没有这样的决定,只不过是他在胡诌而已:“赵厂长,这只是镇里的意向,如果你有什么条件,也可以提出来,我们商量商量,现在的政府是很人性化的。”

“给我一百万,我什么话都没有。”

陆渐红笑了:“给我一个理由。”

“你们卖的价格是三百万,这个厂子我太了解了,乱七八糟地全加起来最多不到二百万,这差价部分给我就可以了,就当是我这几年为三窑卖命的劳务费。”

“三窑现在卖给了刘得利,他接手的是个全新的三窑,为了公平起见,我们会组织审计部门对三窑进行财务审计,毕竟三窑是集体企业,要把债权债务弄清楚,对了,刘厂长,这债权债务都应该由你负责吧?”陆渐红忽然把话题引到这方面来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