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锦绣福妻有点田

锦绣福妻有点田小说

锦绣福妻有点田

更新时间:2022-05-24 11:59
闲云野鹤 / 著
现代 丨 未完结 丨 追书云
唐初夏陈堇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哪里有?小编为您带来唐初夏陈堇年小说全集目录。在小说《锦绣福妻有点田》中,作者闲云野鹤脑洞大开,用精炼的文笔讲述了实际上倒并不是陈堇年做的瘦肉粥确实那麼难以下咽,仅仅唐初夏这一“金凤凰舌”过于于灵敏了,连肉里边并没有去整洁的血味还能尝出去,尤其是这肉或是兔肉,就更别说那股子腥sao的口味了。。强烈推荐各位书迷观看。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陈家人见唐父像是疯子一样冲过来,吓得四散奔逃,唐父追不到人,把原本就被陈堇年弄坏了大门砍了个稀巴烂。

“你们陈家就没有一个会说话的吗,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唐家是抱着你们家孩子跳井了,还是撅了你们家的祖坟,我们初夏哪点不好,你们也是有闺女的,你们的心都是黑的吗?”

相比于唐父的火冒三丈,唐母带泪泣血的控诉,更是让围观的人心里不舒服。

“娘,不是初夏不好,而是他们想要瞒天过海,怕是这芝娘的肚子遮掩不住了,只好拿女儿做筏子了。”唐初夏一边拉着唐母的手一边说,她的声音不大,但是足够让大家都听清楚了。

“什么!里正家的闺女怀上了?谁的?”有个大嗓门的妇人惊叫道。“别那么大声,现在你还看不出来吗,能是谁的,是未来的秀才相公的呗,不然陈家干嘛弄这一出啊?”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了。

“我就说嘛,这个陈堇年在陈家不招待见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怎么突然想着娶亲,还娶得是里正家的闺女,呸,真够不要脸的。”也不知道是谁说的这么一句,让整个场面瞬间的冷了下来。

“而且,你们以为我头上的伤是怎么来的?不过是我撞破了他们的jian情,杀人灭口而已。”

“不过,好在我命大,阎王爷不收我,在鬼门关转了一圈,我又回来了,今天我就是来讨命的,陈朝辉,你认是不认?”唐初夏看着陈朝辉。

“初夏,我知道昨天弄错了新娘子,你心中不满,但是你也不能血口喷人啊,什么肚子,什么人命,我说过了,只要你愿意,你还是陈家的长孙媳。”陈朝辉的脑子嗡嗡直响,一切早就超出了他预料的范围了。

“陈朝辉,她是长孙媳,那我呢?你当我是什么?”芝娘不干了,她辛辛苦苦千算万算的,看中的不过就是陈朝辉这个人,还有未来秀才娘子甚至是官太太的身份,现在陈朝辉一句话就把所有的都抹杀了,她怎么能同意么。

陈朝辉真是一个脑袋两个大,这个芝娘平时看着挺灵光的,怎么到了关键时刻竟然这么拎不清呢,现在最主要的是安抚住唐初夏,让她怎么不追究了。

现在这个蠢女人还在想着名分,想着以后的荣华富贵,要是自己被唐初夏拖下水了,别说是荣华富贵,功名都要被撸了,一切就都完了。

“芝娘,只能委屈你,做我的平妻了。”陈朝辉回头的时候眼神当中满满的都是暗示,希望芝娘能看得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陈朝辉啊陈朝辉,亏你还是个读书人,真的是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什么长孙媳,什么平妻,你这如意算盘打的还真是够响的,别人用过的男人,我不稀罕,我嫌脏。”唐初夏鄙夷地说道。

陈堇年在一旁一直都没有说话,只觉得唐初夏这句话说得够劲,这个陈朝辉,满肚子的男盗女娼,真当他一个童生就能呼风唤雨,只手遮天了。

“你!”陈朝辉万万没想到,唐初夏如今这般的牙尖嘴利,脸已经不是绿了,是已经黑了。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陈朝辉知道今天不出点血,这件事情是没有办法解决了。

“好办,把你的命赔给我,这件事就算是完了。”唐初夏好整以暇地看着陈朝辉,好像是真的想要陈朝辉的命。

“姓唐的,这就是你教的好闺女,敢这么跟自己的夫婿说话?”陈母看着儿子受委屈当然不干了跳出来说。

“我的闺女再怎么不好,也比你的儿子强,我今天才知道,原来我闺女受了这么多的苦,都是你儿子做的好事,今天我一定要报官,还童生,还功名,我要看着他怎么死!”唐父气的都要升天了,心头肉被欺负成这个样子,怎么能善罢甘休。

唐初夏有点头疼,自己这个爹怎么就是个炮仗脾气呢,虽然陈朝辉是杀了唐初夏的凶手,不过唯一的目击证人芝娘,她是不会给自己作证的,所以想要治罪基本上不可能。

唐初夏只能最大限度地打击陈朝辉,让他成为人人唾弃的那一个,不过还得防着他以后若是真的考中了秀才、举人,民不与官斗,万一他做了官,对唐初夏来说,不是什么好消息。

当然了这都是以后要想的事情了,现在要做的就是怎么把这个人渣踩在脚底下。

“你们有什么证据?”陈母也不是傻子,这都是他们之前想好了的,没有证据,就算是官府来抓人,他们也有说辞。

“他爹,咱们没本事,人家是念书人家,又是有功名的,咱们平头百姓什么都没有,我们把闺女领回去,以后跟他们陈家没有半分瓜葛,还请各位乡亲给我们唐家做个见证。”唐母擦了擦眼泪说道。

唐初夏眼睛一亮,唐母这一招是以退为进了,本身自己就是受害者,再后退的话,非常容易引起大家的愤怒和同情,对陈家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现象。

果不其然,很快这风向就一边倒了,看着陈家人的脸色越来越黑,唐初夏心里暗爽,不过这种爽怎么够呢,他们欠着原主一条命呢。

“好啦,都别吵了,这件事情,我们还是坐下来说吧,都进屋。”里正说道。

“慢着。”一直没有说话的陈堇年站了出来。

“你想干什么?”里正对陈堇年非常的头疼,这就是个混不吝,天不怕地不怕,啥都没有不说,就算是用兵役徭役都拿捏不住,因为他刚从战场上回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