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冥界团宠

冥界团宠小说

冥界团宠

更新时间:2022-06-14 17:02
一个橘子 / 著
现代 丨 未完结 丨 酷爱
(完整版)《冥界团宠》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哪里看?该小说由网文大神“一个橘子”所著,讲述了突然没声儿了,我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很快,我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是从前方由远而近的,随后我就被拽起来了。我一眼就看到了拽我的人头顶上的官帽上大大的‘判’字,有一说一,这判官长得没比死鬼差几分,阴间都是这样的高质量男人么?还是说男人死了会变帅?《冥界团宠》正在泰格文学热门连载中。喜欢的小伙伴千万别错过啊!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我气急败坏:“老东西你耍诈!”

空气中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君无夜,再乱叫割掉你的舌头!”

我吓得立马闭了嘴,低头看到牌位上多了三个小字,‘君无夜’,就在‘闫家胥’的后面,原来老东西全名叫君无夜,很棒,很中二!

见他没真丢下我,我也就勉为其难带上这木疙瘩吧,捡起牌位后我突然发现原来放牌位的地方竟然有个暗格,轻轻一摁,下面赫然放着一本书!

古朴的封面上写着‘御神箓’三个大字,我完全没想到奶奶会把书放在这么显眼的地方,又赶紧把家里翻了一遍,但很遗憾,只有这一本,其他两本依旧下落不明。

君无夜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门口,一双眸子阴冷如冰看向一望无际的夜色,仿佛里面藏着什么东西:“她没你那么蠢,不会把三本书放在一处,带着书快走。”

尼玛,他是一点不放过踩我的机会啊!不过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小命最重要,那两本书只能以后再找了。

拖着行礼一口气走出老远,我站在山坡上观望家的方向,一眼就看到了那团刺眼的火光,是我家着火了!

我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如果我没离开的话结果不言而喻,虚脱的跌坐在山坡,我不明白这三本祖传的书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会引来他人觊觎,甚至招来杀身之祸。

我连夜买了回学校的火车票,经历了这么一遭之后我总是做噩梦,整个人浑浑噩噩,脸比人家死了三天还要白,总觉得这一切都是梦,如果是梦那就好了......

没人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我还得趁着周末去找小诊所处理肚子里的小孽种,不管这孩子是小偷的也好,死鬼的也罢,我都不打算留下来,我的人生已经很惨淡了,再经不起折腾。

从那晚之后一连几天我都没有再见到君无夜,就好像这个人从来没出现过一样,也是,没有玉簪强制召唤,他才懒得搭理我这个拖油瓶。

没了那死鬼我的运气突然好了起来,刚到街上就找到了小广告,准确摸到了小诊所的位置。

这家小诊所在一处老旧的街道,位置偏僻幻境恶劣,楼下摆着一排大号垃圾桶,散发着阵阵恶臭,我没有其他选择,硬着头皮去见了那个一看就很不正经的秃顶油腻医生。

那秃子一双绿豆眼透过厚厚的眼镜打量了我一圈,毫不留情戳破我来的目的:“来做人流的吧?你们这些小女娃子就是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无痛两千,不打麻药的一千,自己选。”

那稀松平常的样子像是早已司空见惯,甚至带了两分嘲讽和鄙夷,贼溜溜的眼神让我很不舒服,此时此刻我感觉自己像是没有穿衣服的狒狒在被围观。

我没有多少钱,去不了大医院,也丢不起人,所以只能鼓足勇气站定身子讨价还价:“你这里比正规医院还贵,无痛八百一口价,不行我换地方。”

秃头没想到我会这么果断的跟他讨价还价,眼珠子在我身上恨不得盯出几个洞来:“你们这些小姑娘干坏事还要面子,我们这儿虽然幻境差点,可保密性强技术也不差,收点保密费不过分吧?无痛一千,也别讨价还价了,行的话交定金明天过来手术。”

我很清楚这家伙有敲竹杠的嫌疑,但现在我已经走投无路了,等肚子大起来只会更难办,最后我交了两百定金逃离了这个让人窒息的地方,站在太阳底下还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这鬼地方阴森森的。

回到宿舍后刚门口就听见里面一阵喧哗,她们的快乐从来与我无关,但当我看到她们手里的那根玉簪后,今天这乐子我就非得参一脚不可了。

我一把抢过了簪子,确定就是奶奶给我的那根无疑,被偷了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这里,盲猜又是老东西自己跑回来的。

我扫了一眼几个室友:“你们在哪儿拿的?”

她们收起嬉笑换上鄙夷之色:“我们才没拿你的东西,是你的吗你就抢?看你这穷酸样也买不起玉簪子,偷的吧?”

我没搭理她们,检查了一下私人物品,确实有被翻动过的痕迹,还好御神箓被我藏在床板夹缝里才没被发现,不然她们又该给我取奇葩外号了,比如巫婆神婆啥的,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她们很喜欢无聊的恶趣味。

我也懒得跟她们争执,拿着玉簪十分平静:“这是我奶奶的遗物,她魂儿还在上面呢,你们谁想要拿去?晚上她老人家还能跟你们唠唠嗑啥的......”

一听说是死人的东西,几个室友顿时一脸嫌弃的躲闪,还装模作样拿酒精给手消毒,顺带一通冷嘲热讽,对于她们这种行为,我只能默默的诅咒她们走路掉下水道。

画圈圈诅咒她们不是第一次了,从来没灵验过,但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一次竟然应验了,那几个倒霉货晚上回来的时候掉进了学校道路维修的坭坑里,一个个回来的时候跟滚过泥坑的小猪佩奇一样,气得直哼哼。

夜里玉簪被我塞到了枕头下,半梦半醒中我仿佛听到了老东西的声音:“我是你男人,不是你奶奶,小废物......”

第二天一早,我鬼鬼祟祟溜出学校前往小诊所,玉簪被我心虚的被我藏在了床垫下边,这娃要真是老东西的种,估计他会弄死我,虽然我是打心底里不愿意相信这种离奇事件的。

到了地方,秃子像是刚睡醒,见我一大早给他来了个开门红态度好了不少,一脸堆笑的让一个年轻护士带我去做B超,完事儿就是等结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