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省委大院

省委大院小说

省委大院

更新时间:2022-06-17 23:18
纳川 / 著
都市 丨 未完结 丨 万读
官场王一鸣杨春风全集在哪里可以看?这里有王一鸣杨春风小说完整版。该小说是网文作者纳川最新力作,描写了王一鸣刚进去,只能环顾了一圈,冲大伙儿不了的点点头。于艳丽忙详细介绍说:“父亲,这就是王一鸣。”说着又对王一鸣说:“这也是我的爸爸,这也是母亲。她们都想看看你。”王一鸣忙叫了一声:“大叔好,大姐好。”《省委大院》在作者凝练老道的文笔之下,清晰地展现了主人公王一鸣杨春风之间的故事。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每到星期六的下午,不出意外,于艳梅就会来省委大院,看自己的姐姐,也顺便着找王一鸣。两个人看看电影,逛逛街,有时候还到机关食堂里吃饭。在院子里散步,更是常有的,有时候还带着于艳丽的儿子小龙。

没有多长时间,办公厅秘书处的同事们,就知道小伙子王一鸣,开始谈恋爱了。况且对象不是别人,就是于开山的三女儿,一个还没有毕业的大学生。那个时候,社会刚刚开放不久,但大学生谈恋爱,也已经不稀罕。公园里,大路上,经常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的时髦青年,留着长发,穿着喇叭裤,手中提着收录机,招摇过市。

知道了王一鸣女朋友的身份,办公厅里那些熟悉不熟悉的同事们,再看王一鸣,和以前的眼光就有点不一样。特别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何处长,隔三差五,也不找自己的茬子了,时不时的还会在处里星期一的全体会议上,表扬王一鸣几句。说王一鸣虽然是位新同志,但进步很快,办文规范,材料写的也好,几次受到秘书长的表扬。

他说的秘书长,王一鸣觉得,还是权副秘书长。原来他都不看自己一眼,现在进了他的办公室送材料,都会特意站起来,和王一鸣握握手,说两句客气话。估计是有一次,王一鸣带着于艳梅,和于艳丽一家三口,在院子里散步时,碰到了陪老婆散步的权副秘书长。他瞪着高度的近视镜,惊讶的打量了一下王一鸣和他身边的漂亮姑娘。

于艳丽忙介绍说:“这是我妹妹,秘书长。”

于艳梅忙礼貌的喊了一声:“叔叔好!”

权副秘书长忙脸上带着笑容,说:“好,好,你爸爸还好吧?好久没有见到他了,你别看就这两个大院子,中间就隔着几条马路,但不开会,却很少有机会见的到。”

于艳丽忙接过话说:“我爸也经常提起你,说起你们当年一起在市政府工作的时候,他很怀念那个时代。我爸说了,等有时间,就邀请你去家里坐坐,吃顿饭。”

“好,好,我一定去,一定去。”权副秘书长下意识的应付着,回头又夸了于艳丽的儿子小龙几句:“你看这小家伙,长的多好,像他爸爸一样帅,长大了还是一位帅哥!”

权副秘书长的老婆站在一边,也随声附和着,说了几句话,才挥手离开。王一鸣站在旁边,悄悄的观察着这一切,思忖着他们话里的意思。后来熟悉了,他才知道,原来于艳丽的爸爸于开山,当过省城江洲市的市政府秘书长,而权副秘书长,那个时候是市政府的副秘书长,两个人当年是同事。而当时的市长,就是现在的省委书记赵长东。

赵长东是清江省老资格的领导人,是个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听说他出身于一个大资本家的家庭,祖父、父亲都是解放前赫赫有名的大资本家,在上海、北京、香港和内地众多城市,都有自己的产业。他们家虽然是有钱人,但早年就同情共产党,祖父、父亲都对共产党的事业,给予了帮助。赵长东年轻的时候,更是倾向于革命,解放前就在上海,秘密参加了学生运动,成为学生领袖,是上海地下党在大学生里发展的党员之一。

解放军过江前,他父亲思前想后,还是带着家人,去了香港,以后又长期定居加拿大,成为当地的华侨领袖。而留在国内的赵长东,解放后依然跟着自己的介绍人,自己的老师,先在上海,后到北京,从事党的经济工作。

赵长东的入党介绍人黄克贵,更是中共建国后经济战线上的领导人之一。曾经出任过国家计委副主任,还做过一届的部长,但文革期间,受到了冲击,下放五七干校劳动。

文革前,黄克贵就把赵长东推荐到了清江省,出任省计划委员会的副主任。赵长东因为有海外关系,文革中也受到了牵连,被下放干校劳动。后来通过了审查,证明他的家庭,对革命是有特殊贡献的,他才又官复原职。

文革结束,拨乱反正,许多原来被撤职的老干部,又走上了领导岗位。黄克贵这个时候,到了清江省,担任省委书记。作为他的老部下,赵长东也顺理成章,成了江洲市的市长。以后又当了市委书记,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等黄克贵高升到中央后,赵长东就做了省长,一届过后,就成了省委书记。

于艳丽的爸爸于开山,就是赵长东任市长时候的市政府秘书长,所以两人也建立了很深的感情,是多年交往的老部下,老战友。于开山之所以能够出任省长助理、省财政厅长,背后的原因,在整个清江省的政界,都是公开的秘密了。

这些情况,随着王一鸣对整个官场上的熟悉,和于家姐妹交往的加深,再加上自己的信息搜集工作也做的不错,他逐渐掌握了个一清二楚。

经过几个月的交往,王一鸣和于艳梅的关系,已经迅速升温。虽然还没有见过双方的父母,但二个人的亲密关系,已经达到了热恋的程度。王一鸣的那间小屋,也成了他们两人每星期一次幽会的爱巢。

两人都是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血气方刚,正是欲望强烈的时候,又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交往,双方在心里都已经完全接纳了对方。当时的社会风气,也已经开始开化,男女青年,也不再像他们的父辈那样,保守、僵化,对于和自己亲爱的人,发生婚前的性关系,并不反对。

一个星期六的晚上,两个人正在屋子里卿卿我我,突然外面雷鸣电闪,暴雨倾盆,风大雨也大,刮的院子里的大树,都倒下了不少。到晚上十点钟了,外面的雨还丝毫没有要停下了的样子。王一鸣就劝于艳梅说:“今天你就住我这吧,雨这么大,没办法回的。就是冒雨回,这样的天气,到家里也被雨淋湿了,说不定会淋出病来的。”

于艳梅推开门,站在门口,向外面望了一眼,看到确实没办法出门,只好同意了王一鸣的提议。夜里两个人躺在床上,先是谁也不脱衣服,抱在了一起。后来觉得非常别扭,于是王一鸣就先脱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就帮于艳梅脱。

于艳梅一开始不同意,但经不住王一鸣的死缠烂打,最后也只好妥协,脱的只剩下一个乳罩和三角裤。两个人在此之前,动情的时候,都是穿着衣服,搁着衣服干点自己喜欢干的事情,亲亲嘴,摸摸对方敏感的地方,都是适可而止,尤其是于艳梅,还坚守着自己的最后一道防线。但今天在床上,在这样风雨交加的夜晚,两个人几乎脱光了衣服躺在了一起,这样的深夜,孤男寡女,只要不是铁石心肠,是谁也经受不了性的诱惑的。最后王一鸣实在是受不了了,就开始脱于艳梅那最后的两件贴身内衣。于艳梅这个时候,也早已经被王一鸣惹的全身发烫,神智亢奋,不能自已,只好放弃了抵抗,让王一鸣一点一点,进入了自己的身体。

两个青春的身子,在这一夜,疯狂的交织在一起,一次又一次,压抑了二十多年的情感,都在这一夜,发泄了出来。王一鸣发现,于艳梅带给自己的,是另一个陌生、好奇的世界,这里有说不出的美好。于艳梅的身子,虽然苗条,纤细,有点弱不禁风的感觉,但她的皮肤细腻,光滑,浑身上下,像缎子一样流畅,抱在怀里,像抱着一件艺术品。身子里散发出刚刚发育成熟的女性的气味,这个味道,让王一鸣感到心里非常温馨,放松。二十三年了,王一鸣感到,这个夜晚,是自己有生以来最感幸福的一个夜晚。一个女人美丽的身子属于了他;同时,他也把自己青春矫健的身子,奉献给一个女人。他征服她,她接纳他,他们在一起耕云播雨,享受着这人间至爱。这个味道,是王一鸣和于艳梅,以前从来没体会过的,从这个夜晚开始,两人的关系又有了新的改变,两个人都把对方,当作是这个世界上最贴心的人,两个人已经决定,在以后的日子里,要风雨同舟,不离不弃,度过美好的一生。

第二天一早,两个人都恢复了理智,面对着昨夜的激情释放,于艳梅先担心害怕起来,她害怕没有采取任何避孕措施,自己会怀孕。王一鸣在这个方面老道些,他看过一些书,知道女性有安全期,于艳梅上个星期天,刚来过月经,这几天,应该是安全的日子。要不然他也不会那么大胆,不采取任何措施,肆意胡为。于艳梅听了他的开导,将信将疑,回了学校。后来两个人老实了两个星期,静静的观察了一下,看真的没有怀孕,才放下心来。以后的日子,就学会了采取安全措施,不冒险从事。

于艳丽看自己的妹妹和王一鸣的关系已经确定了下来,也很满意,她回家的时候,也会向自己的父母偶尔透一句。于开山两口子,也是通情达理的人,他们对自己大女儿的眼光,还是非常相信的。对于小伙子的家庭,他们没有过多的要求,只是要求人要好,要老实,有文化,工作稳定,长相要说的过去。他们要求大女儿,安排一下,约这位未来的三女婿王一鸣上家里见见面,沟通沟通,看看人品到底如何。他们两口子,再最后把把关。

星期六的晚上,按照约定的时间,王一鸣和于艳梅一起,骑上于艳梅的自行车,驮着她,于艳梅的手中提着王一鸣买的一个水果花篮,来到家里吃晚饭。

这毕竟是第一正式登门,整个下午,王一鸣上班时都心神不定,思忖着晚上的这第一次出场。下班的时候,于艳梅已经来了,王一鸣给了她自己房间的钥匙。于艳梅下午没课,提前就骑上自行车,早早的就等在了房间里。王一鸣收拾打扮了一下,穿上自己最好的衣服,从里到外,焕然一新。这几个月的工资,他在衣服上的开销不算小,新买了一套毛料的中山服,又买了两件新的白衬衫,可以经常换洗。皮鞋当然还是一双,但他知道爱惜,所以看着还是像新的一样。他穿好衣服,转了个身,让于艳梅看了看。于艳梅说:“可以了,挺精神的。”两个人又商量了买点什么东西,送给二老。

贵的买不了,只能买一般的吃的东西,于艳梅说:“我们家什么都不缺,我们就随便的买点水果,提着个果篮,也好看,又不花多少钱。”

王一鸣对这个建议,觉得非常好,于是就到街道拐角的水果铺里,花了十几块钱,买了一些时兴稀罕的水果。两个人就骑上一辆自行车,回家来了。

敲开门,王一鸣看到,一个年纪大约十七八岁、穿着朴素的女孩子,站在门口,冲着于艳梅,叫了一声姐。看着王一鸣,笑了笑,没有说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