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小说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2-06-24 10:55
辛夷阑 / 著
古代 丨 已完结 丨 阅文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全文免费阅读哪里有?这里有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小说全集目录。该小说由辛夷阑创作,主要讲述:“呵,那么我还真的感激这些苦事了!”沈辞忧面色一沉,语调泠然道:“有这些苦事压身,大家还是能够往我的进食里藏针,在我的床垫里放蛇,于我的茶汤中用药,如果使你二人患上空余,那还不可将我疯狂购物剁脚的浸到酒坛子里头做成人彘?”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啧啧......还真是癞蛤蟆装青蛙,长得丑玩得花.....额......丑是不丑,就是玩得花!】

君命难违,纵然沈辞忧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她明面上也不敢得罪暴君。

可是自己居住的庑房实在太过简陋,举目四望,这也没有能藏的下李墨白的地方啊。

正此时,外头庭院里已经开始闹腾起来。

罗公公的张罗声尖细中带着几分慵懒,“给杂家挨个房间的搜!杂家到要看看,是谁胆子这么大,敢在宫中犯这样的忌讳!?”

李墨白听到他要搜宫的声音也急了。

于是想也没想,就窜到了沈辞忧的榻上躺下,用被衾将自己裹住,又拍了拍床板,道:“你来!和朕一起躺下!”

“啊?”

【我勒个去!这狗皇帝想干嘛!?老娘才不要跟你睡一张床!!】

“朕让你来你就来!若再墨迹就是抗旨,仔细朕摘了你的脑袋!”

没办法,脑袋重要。

在李墨白的‘淫威’之下,沈辞忧只得半推本就的上了床。

她躺在外面,李墨白躺在里面,用被衾蒙住了自己的头。

不一会儿,她庑房的门就被人砸得‘哐哐’作响。

“罗公公,如今就剩下沈辞忧这间庑房没搜查过了!且她还是一个人住......”

“就是就是!她要是心里没鬼,睡个觉锁什么门啊?”

“公公你看!这地上有油渍,油渍上落了鞋印!这么大的鞋印,绝对是男子的!”

佩儿和琦儿你一言我一语的拱着火,巴不能坐实了沈辞忧的淫乱之罪将她就地正法。

“来人呐!将房门给杂家踹开!”

罗公公一声令下,庑房的门旋即被侍卫踹开。

大批宫女、内监、侍卫蜂拥而至,将庑房围了个水泄不通。

沈辞忧揉了揉惺忪睡眼,见到这么些人表情故作惊讶,“呀,这大半夜的是怎么了?”

“你还有脸问?”佩儿啐了一口,骂道:“自己做了什么不要脸的事,自己心里不清楚吗!?”

沈辞忧继续装傻,“我睡着觉,你们一大帮子人闯进来,还要说是我的不是?请问你,我心里该清楚些什么?”

“咳咳。”罗公公清了清嗓,义正言辞道:“宫女所闹了刺客,按着规矩,杂家也得搜一搜。如今旁人的庑房都搜过了,就只剩下你这一间。”

“哦?闹了刺客?”沈辞忧清冷一笑,“奴婢一没钱银二无仇敌,想那刺客也犯不着翻山越岭的闯入宫中来行刺奴婢。奴婢的庑房就这么巴掌大小,没有能藏人的地方。罗公公打眼瞧过,便知道刺客不在奴婢房中,也可安心歇着了。”

“怎么没有能藏人的地方?”佩儿指着沈辞忧的床榻,阴阳怪气道:“你的床可大得很,藏个人倒也容易!”

沈辞忧目光流转瞪向她,厉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宫中闹了刺客,我能将刺客藏在我被窝里吗?还是说,你怀疑我同那刺客是一伙儿的?”

“罗公公,她嘴皮子功夫向来利索,与她说这么些废话做什么?直接掀了她的被,将那狂徒擒下就是了!”

罗公公点头默许,一挥手道:“来人呐!给杂家掀开沈辞忧的被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