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侯府锁娇

侯府锁娇小说

侯府锁娇

更新时间:2022-06-28 15:15
沙漠里的小鱼 / 著
古代 丨 已完结 丨 掌中云
热推精彩好文《侯府锁娇》是沙漠里的小鱼大大精心创作的优秀作品。泰格文学为您提供侯府锁娇by沙漠里的小鱼,侯府锁娇小说全集免费阅读。小说主要讲述:金燕偷偷地吸了口气,笑道:一会儿金燕去救妈妈,让我为二姐受罚吧。没必要。她的错怎么能惩罚三姐妹?啊,到了,三姐妹,我们一起进去。顾慎言听了,笑了起来,抬起脚往前走。压力立刻轻了很多。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哦,你这孩子到说得实诚,只是这是老祖宗罚的,我也没有办法啊,也不知哪个嚼舌根的在老祖宗面说乱说二丫头,老祖宗正生着气呢。”大夫人脸上似笑非笑,布着细细鱼尾纹的眼角微微上挑,斜睨着谨言。

谨言讪讪笑笑,心里却痛骂这一对母女狡猾,非逼着自己去给顾默言说情,“母亲,谨言这就去求老祖宗,愿意替二姐姐受罚。”

不管真不真心,大夫人听了心里还是好受了些,顾默言究竟为什么受罚她心里最清楚,只是眼前这个庶女却是女儿受罚的引子,她当然要斥责两句,心里才舒坦一些,还好,这丫头恭谨得很,希望她好好嫁了,不要闹出什么妖娥子才好。

“替罚就不必了,不过,说起来,这事也是因你而起,你去说清楚也好。”大夫人貌似慈爱地说道。说完,扶了侍书的手,出了正屋。

谨言在她身后道了告辞,又对着顾慎言行了礼,才出了竹园。

她一出来,棋儿便迎了上来,谨言见她目光闪烁,知道她有话说,

点了头便走,路上人少处,棋儿才小声地对她说:“才听竹园里的刘妈妈说,前些日子二小姐在大夫人这闹得凶,说那北靖候爷世子是个浪荡子,做事没个正形,两年前曾娶过一位正室,是宁伯候家的二小姐,难产死了,屋里还有有两房姨奶奶,所以,二小姐死都不答应,大夫人先前也不知道那人这样,后来知道了,也找大爷闹,大爷没法子了,才求了老祖宗。”

原来如此!若是好的,又怎么会把候门世子夫人的位子给自己这个庶出的女儿啊,谨言不由在心里冷笑,脚步却向着榕园而去。

棋言不解,忙问道:“小姐,你不回去么?”

谨言淡笑道:“我去求老祖宗免了二姐姐的禁足令。”说着,又附在棋儿耳边说道:“你去叫四儿去摘几片荷叶来,要又大又园的那种,我要煮荷叶粥吃,这天怪热的,消消署。”

棋儿一楞,有点不明白自家小姐为什么会去给二小姐求情,还想再问,就见小姐的眼光清冷冷地看过来,眼底裹了丝促狭之意,知道自己家小姐做事从不吃亏,便放心地走了。

谨言脸上又恢复了亲和温暖的笑容,路上碰到相熟的妈妈,便点头打招呼,有些仆人知道这位庶出的三小姐将来可是要做候爷夫人的,面上便比以前恭敬了一些,一时间,也再没遇上个拿鼻孔看她的人。

出了月亮门,转过一坐爬满紫金玲的假山,前面就是榕园,谨言心里却在思索着,顾默言不过是被禁足了半月而已,也不算什么严重的惩罚,为什么顾慎言和大夫人急着让她免罚呢?难道这段日子里,顾默言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非要做么?

进去不久就遇到孙妈妈,谨言忙恭谨地行礼。

“天气怪热的,三小姐今儿怎么来了。”昨天是老祖宗招来的,今儿可没人去请啊,这位三小姐不知道老祖宗的规矩么?

“是啊,天气好热。”谨言笑着答道,掏了条自绣的帕子在脸前甩着,似呼那软纱能扇出多大风来一样。

孙妈妈却是眼睛一亮,笑道:“都说三小姐的绣品奇特,是府里的希望罕物儿呢。”

谨言脸一红,微羞着将帕子递过去:“都是小姐妹们说着玩儿呢,妈妈可别当真,手法粗着呢,您要是不嫌弃,这条就送您呢,才拿出来的,没着汗。”

孙妈妈便接了过去,是府里常见的蜀锦,只是上面绣着一只可爱的猪娃娃,扑扇着大的肉耳朵,鼻子上还掉着一滴鼻涕,孙妈妈的小女儿才十岁,最是喜欢三小姐的绣品,只是三小姐一般不拿出来送人,很难得到,这会之突然得了,心里当然很开心。

“老祖宗之会子正在喝茶,应该没什么事,一会子我去给你禀报去。”

“谢谢妈妈,那谨言就先在外面等着了。”谨言道了谢,老实地站在穿廊上等着。

孙妈妈进去后,一会子就出来了,笑眯眯道:“可巧好,老祖宗正要找你,你这会子就来了,快进去吧三小姐。”

谨言笑着进去了,今天天气比昨日更闷,老祖宗却还是歪在大炕上,眼睛半睁半眯。

谨言恭敬地行了一礼,请了安,就静静地立在一旁。

老祖宗微睁了眼,在炕前孙女脸上扫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今儿怎么过来了?”声音淡淡的,却是比起昨日来,有了点烟火气。

谨言跪了下来,对老祖宗拜了一拜才道:“孙女是来求老祖宗的,孙女今儿才听说,因着昨日二姐姐教了孙女的事情,让老祖宗您生气了,罚了她,二姐姐其实是为孙女才教孙女行止之道,实是好意,求老祖宗您原谅她,免了她的罚吧。”说得情真意切,一副内心不安的样子。

老祖宗终于坐了起来,精明的老眼里闪过一丝诧异,心里却很是满意,都道这孩子厚道实诚,这会子看来,果然如此,脸上不由便带了丝笑:“起来吧,又不是年节下的,跪着作什么。”

谨言恭谨地站了起来,一双美目却仍哀哀地看着老祖宗,一副老祖宗若不答应,她便要哭的样子,老祖宗脸上的笑意更深了,“我罚她并不全为你,你也不用不安,你母亲那也清楚这事,不会为难你的。”

果然是人老成精,至少猜到了自己一半的意思,谨言脸上适时地露出一丝郝色来,嗫嚅道:“孙儿确实不想二姐姐受罚,求老祖宗原谅二姐姐吧。”

“那就看你面上,把禁足给免了,女训是还要抄的。”老祖宗笑着说道。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