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她是江家养女,喊了他十九年哥哥

她是江家养女,喊了他十九年哥哥小说

她是江家养女,喊了他十九年哥哥

更新时间:2022-07-24 11:30
时雨 / 著
短篇 丨 已完结 丨 追书云
现代言情时念江渊北全集在哪里可以看?这里有时念江渊北小说完整版。该小说是网文作者时雨最新力作,描写了她不曾留意这篇作文是什么时候从作文本上被撕下来了,没想到会在江渊北这里。年代久了,纸张微微泛黄,上面的字迹勉强清楚,她从小写字就漂亮,字体娟秀,倒也能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作文里的每一个‘哥哥’的称呼都被什么东西涂抹掉了,江渊北就这么讨厌她么?连在作文里,也不肯让她称他一声哥哥。《她是江家养女喊了他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她也没有觉得落寞,反正过去这么多年一直是这样的,哪怕顺路,他也不会好心的捎她一程,用他的话说就是,只要看见她,他就犯恶心,这么多年她一直在极力讨好他,结果也不过如此而已。

回想起过去那么多次的亲密,好像没有哪次是在他清醒的状态,都是酒后才会有冲动,就像他说的,要是他没喝多,怎么会想跟她在一起?

在路边等了十分钟左右,还是没有一辆空的计程车在她跟前停下,她索性也不等了,慢慢的步行往回走,春日的夜风微凉,徐徐的吹进心里,带不走惆怅。

“滴——”

走了一会儿,一辆车突然在她身边停了下来,鸣笛声吸引了她的注意,她侧头看去,车窗摇了下来,是秦风:“你怎么一个人回家?我送你?”

她有些局促:“不……不用了,我想散散步。”

秦念小脑袋从后车窗伸了出来:“你就别推辞了,我哥就是这么好的一个人,你别多想噢!”

时念无奈苦笑:“我不会多想。”

秦风笑嗔:“小念你说什么呢?别瞎说话,赶紧让时老师上车。”

盛情难却,时念最后还是上了车。

一开始两人都没说话,都是秦念在碎碎念,快到江宅的时候,秦风才突然开口:“冒昧问一句,你住在江宅,刚刚又跟江渊北在一起吃饭,你们……很熟吗?”

他想问的是,他们是什么关系,只是脱口而出的时候,变得极为委婉,圆滑的人总不会把问题问得太明显。

时念知道他想问什么:“是,很熟。”

简单的三个字,没有过多的解释,她也不知道该怎么介绍自己跟江渊北的关系。

她没问秦风怎么知道江渊北的,在江城,应该没人不知道江渊北。

察觉到她不想说,秦风也没再多问。

到了江宅门口,时念下车朝秦风和秦念挥了挥手:“周末见。”

秦念趴在车窗边打量着江宅,小嘴里嘟囔道:“住这么大的房子还出去兼职赚钱,你有这么穷吗?”

时念坦然的说道:“对,很穷,不赚钱就吃不上饭了。你们路上慢点,再见。”

看着秦风的车开远,时念才转身进门,开门的时候她发现江渊北还没到家,他明明比她先走那么久,难道是去别的地方了?

她没多想,进门开灯,暖暖的灯光驱散了些许孤独,正要上楼,外面却传来了汽车的声音,是江渊北回来了……

秦风刚走,他一定撞见了秦风的车。

她还在为餐桌上的事耿耿于怀,所以没想跟他打照面,顾自回房间拿了睡衣进浴室洗澡,看着浴缸里的水逐渐被填满,粉色的浴泡慢慢丰盈,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过程,至少能消磨一下孤独又漫长的时间。

放好水,她将身体沉了进去,放空思绪什么都不去想,疲倦感袭来,就在她昏昏欲睡的时候,浴室门突然被推开了。

她猛地睁眼,对上了江渊北深邃的眸子。

她脑子有些短路:“有事吗?”

他立在门口,没有离开,也没有再靠近,神色喜怒不明。

沉默片刻,他才说道:“洗完澡来我房间一趟。”

说完,不等她回答,他就转身走掉了。

这话多少让人有些误会,时念不由得有些胡思乱想,确认他今晚没有喝酒,她才起身穿衣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