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九十八次轮回

九十八次轮回小说

九十八次轮回

更新时间:2021-04-02 05:14
来包辣条 / 著
古代 丨 已完结 丨 掌阅
叶倾城容楚by来包辣条就在泰格文学。叶倾城容楚是《九十八次轮回》中的主人公,该小说讲述了:叶倾城看了一眼旁边的那几个小厮,径直说:“你们去把钟叔叫来,我有件事要问他。”那几个人立刻应允了,便退了下去。看到李贵心神不宁,想着钟叔那个人知道的并不多,叶家的上头主子除了夫人,也没人知道。小说文笔朴实,情节紧凑新颖,推荐大家观看。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李贵正欲开口,墨玉沉沉一声说道:“我家小姐乃是老爷嫡妻之女叶倾城,这叶府只有一个嫡女,你就觉得谁无聊来骗你一个下人!”

叶倾城现如今算是明白了,她这两个婢女到底是沈家教养出身的家生丫鬟,若非她这些年一直在叶家被打压,她们何以至于那样呢,如今看来,只要她给她们两个足够的底气,一切都能恢复如常。

第18章还真是恬不知耻呢!

叶倾城看向旁边的那几个小厮,径直说道:“你们去将钟叔叫过来,我有事要问他。”

那几个人立马应着,便退下。李贵见状有些不安,想想钟叔那个人知道的并不多,叶家的上头主子除了夫人,也没有谁了。

叶倾城红袖随意的散落在那座椅之上,慵懒的视线看着李贵,以为这人会有自知之明,结果还傻站在那里,“这‘如意楼’从前我母亲是让钟叔打理的,现在钟叔要回来了,你当然就得离开了。”

李贵气不过,愤恨的说道:“我可是夫人让我在这里打理的,就算你是……”

“夫人?”叶倾城邪色的语调出来,瞬间她都能看到李贵眼中的一份惶恐,“我母亲已经去世,叶府没有夫人,她不过是我父亲扶正的一个妾侍,再说了,这如意馆乃是我母亲的陪嫁之物,除了我,谁有资格来管?”

李贵还想开口辩驳,许月呵斥一声,“既然你觉得杨氏能为你做主,那就去找她,别在这里脏了我家小姐的眼睛——滚!”

这个李贵不过是仗着杨氏的远亲就在这儿作威作福,实际上真正碰上硬茬,色厉内荏都有些夸奖他了。

猛然,一声,从外头传来,“你一个小小婢女,凭什么在这里发号施令,滚?让谁滚!”

叶倾城视线投递过去,看着站在跟前的男子,她当然记忆深刻,所谓的大哥叶寒寻,叶府的长子,只不过他就算是长子又如何,是庶出的命怎么也改变不了,以前她可没少受这个人的折磨、针对,果然是和叶萱一母所生。

“哦?这可真有意思,许月发号施令是替我,你觉得她有没有资格呢?”叶倾城轻飘飘的声音,再配上她那绝世容颜,倾城之貌,无形之中让人的注意力都会分开。

叶寒寻对于叶倾城这一身媚态的样子嗤之以鼻,“家里人说你变得有些不要脸,看样子还真是没说错,你这狐媚样子做给谁看,简直恬不知耻。”

“这地方可是我母亲留给我的,杨氏这些年霸占着,将我母亲安排的人排挤出去,而你,现在对于这如意楼来说,也是一个外人,却还在这里装大头,不知道恬不知耻的人是谁啊?”叶倾城的话轻描淡写,可句句戳中重点,讽刺到了极致。

叶倾城看到那边正好有几个客人,这如意馆的正厅左右都是敞开可见的,好像自然的吸引力一般,那几个客人全部都围观过来议论着:

“这叶家大小姐长得还真是好看,难怪不近女色的定王也会……从前只听闻叶家大小姐美貌动人,如今细看,确实一点不错。”

“那个人是叶家的大公子叶寒寻吧,你没听到他刚刚还骂自己的妹妹恬不知耻吗?”

“这是嫉妒吧,像他们那样的大户人家嫡出和庶出可是较劲呢,只不过这如意楼我听说是叶老爷的嫡妻沈氏的嫁妆一部分,这叶寒寻和叶倾城并非一母所生,你说他现在在这里指手画脚,是不是应该顾及顾及自己的脸面,说别人恬不知耻,殊不知自己才是那个最不要脸的。”

一时间熙熙攘攘的笑声传来,而外头也因此吸引了更多的人围观。

第19章莫非王爷想坐实传言?

叶寒寻当然会注意到现在的状况眉头紧锁,“叶倾城,你……”

“怎么?你觉得现在这样的状况是我加注到你身上的吗?你认为看戏的人都是我请来的,我可没有那样大的本事,说到底还是你自己做得好啊,不然怎么值得那么多人来看戏呢?”

对于叶倾城如此不经意的话语,叶寒寻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只是没想到,从前叶倾城怎样都是唯唯诺诺的,现在却翻天覆地变了个样,不但不知退缩,反而还针锋相对。

“我要是你啊,都觉得现在这脸疼的很,当然,有些人不要脸,那就另当别论了。”叶倾城讥讽的对叶寒寻说着,以前都是她被挖苦讽刺针对的很惨,现在她也要让叶寒寻这个自以为高高在上的人吃瘪。

“叶倾城,你究竟想干什么?这如意楼是父亲让母亲来处理,一应事宜……”

“母亲?不好意思,我母亲已经去世了,至于交给谁打理,当然是交给最合适的人来打理,这个李贵算什么东西,钟叔好好地在料理这如意楼的生意,怎么就被赶到后头去做杂事了呢,让一个连鉴宝都不会的俗人来料理,这就算是对的?”

叶倾城十分随意的坐在那里,看着跟前的叶寒寻继续说道:“你现在赶回去,说不定她们一屋子还在对我进行批斗大会呢,你正好去再将这里的这件事添油加醋的放进去。”

叶寒寻气的脸色发白,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又不能明目张胆的对叶倾城怎样,几乎是咬牙切齿,“你给我等着。”

“等着不等着都一样,这如意楼从今往后由我来接替,至于闲杂人等该滚蛋的都滚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