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锦歌行

锦歌行小说

锦歌行

更新时间:2021-04-08 22:36
小楼姑娘 / 著
古代 丨 未完结 丨 掌读520
穿越宋景歌魏祈全集在哪里可以看?这里有宋景歌魏祈小说完整版。该小说是网文作者小楼姑娘最新力作,描写了遗憾的是,这个世界上的时光不能轮回,也不能倒退。在一首曲子完成后,淼淼姑娘激动地拍手,刹那间忘记了自己这只被灼伤的手,此时痛得尖叫起来,不过还是感到很惊讶。《锦歌行》在作者凝练老道的文笔之下,清晰地展现了主人公宋景歌魏祈之间的故事。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现在看来,后者的可能性还是大一些。他突然发觉这个养女可能真的不简单,莫非一切都是她的假象?自己京中为官多年,见过的是是非非黑黑白白的人多了去了,而这个景歌,倒是让他捉摸不透了。

不过一个十六七岁的丫头片子能有什么城府,不过是想默默无闻,故意扮丑,与人无争安分守己的度日子罢了。

“景歌,为父没白疼你啊。其实你也知道,在京做官外表看似风光,实际一个府上的开支不小,昨日西厂锦衣卫又来搜刮一番,宋府真的是气数大削。景歌,你若还念为父养育之恩,就要尽微薄之力。如果当年景大人给你许了嫁妆,你可不要私藏着,定要拿出来以解燃眉之急,当然,若是你来日嫁人,为父当然也不会亏待你的。”宋平秋心急如焚,倒也没有平日那些弯弯绕,直接将需求托盘而出。

景歌不禁在心里冷笑一声,好个宋平秋,拿了景府的钱财都足够养一百个宋景歌了,现在居然还在惦记她的嫁妆。她日日吃白菜根,穿下人衣服的时候,这位父亲又在哪里?

“父亲说笑了,生父也许会给自己留着嫁妆,不过当时都让那些可恶的贼人小人瓜分的差不多了,哪里还有半分钱财,女儿恳请父亲再好好查查景家,生父是冤枉的。”景歌将话题一转,继而嘤嘤嘤的哭起来。

宋平秋本来气急败坏,刚刚的好脾气不过都是表面功夫,本以为她的嫁妆能手到擒来,可惜这个小丫头片子半分也不肯吐露,无奈更加恨铁不成钢,只是摇摇头挥挥衣袖,说着令人心寒的话:“罢了罢了,为父只是白白疼你了。唉,紧要关头,你居然无动于衷?为父对你太过失望。你还是好好想想吧,回去吧。”

景歌从书房出来的时候,心中满是厌恶,没想到到了此等地步,她的这位父亲居然还贼心不死,惦记着她的嫁妆。她确实有嫁妆,可是这份嫁妆的藏匿地点是万万不可能让宋平秋知道的。

她长叹了一口气,心中略有不快。想去隐居在林中的一位法号叫做长青和尚那里诉诉苦,在宋府连下人都不如的两年时光里,和尚是她在京中唯一的朋友。

她又回到了自己冷清的别院里,之前,宋平秋因为要升职,所以欢喜得紧,嚷嚷着要给她配置下人,并且给她做了几套新衣服。可惜呀出了西厂搜查这么一档子事儿,什么衣服,首饰,下人,一样都没给她送来,她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在别院里。

也罢,不过和原来一样自力更生,更落得一个清静无人打扰。她虽曾经也喜欢热热闹闹,可是家中出现了此等变故,这两年倒也习惯了。

她换上了一身颜色略深的衣裳。一个漂亮的纵身,便飞越过高高的墙头直奔山野林中而去——她的轻功乃是越来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早说这蓝,不得不说这长青和尚了。

离京数十里外,几座山峰连为一体,宛如一条蜿蜒盘旋的巨龙,环绕着东边京郊,成了一座天然的“挡风屏障”。屏障之下,穿过这烟波浩渺,刚冒绿芽,一望无际的树林之中,有一座小木屋。

小木屋因经岁月的洗礼而变的沧桑,旁边的两棵树木的年轮以凸现出来,显得别有韵味!傍边的一棵大树,也已经是上百年的了,许多春归的小鸟叽叽喳喳的在树上建起了巢,周围也是黄色绿色交错的杂草丛生,但却错落有致……

草丛里,有一颗平坦的巨大石头,石头上正躺着一个翘着二郎腿,双臂枕着脑袋,嘴里叼着毛毛草的和尚,好似在思索人生。

说他是和尚,仅仅凭借因为他的个光头,头上还有九个圆点。说他不是和尚吧,也不冤枉,和尚都会守着戒律清规,才算修行,可他的石头桌子上还摆着许多美酒,还有各种烤野鸡,烤野兔,旁边还有吃剩下的骨头。

更离谱的是,他还在京城里都是达官贵人出入,美人如云的青楼里,和一个叫做淼淼的名妓好上了!

景歌看他在石头上打瞌睡,刚想叫他,突然风吹过,卷起了漫天冬季遗留的枯叶。长青和尚猛然睁开眼睛,一个弹跳下了石头,拔出配剑,剑气袭人。

景歌一愣,也反手拔出剑,平举当胸,上已焕发出一种耀眼的光辉!这是长青和尚赠予她的剑,名叫妲己!这是把妖剑,虽然有着妖孽的名字,但却异常锋利。剑身轻薄,也没有男人配剑那么长,景歌是女子来用,简直是人剑合一,顺手适用的很。

这两年来,她就像是一柄被藏在匣中的剑,韬光养晦,锋芒不露,所以除了长青,没有能看到它灿烂的光华!

此刻剑已出匣了!长青和尚铁剑迎风挥出,一道乌黑的寒光直取景歌咽喉。剑还未到,森寒的剑气已刺电了景歌的一缕头发!景歌脚步一溜,后退了七尺,背脊已贴上了一棵树干。

长青铁剑已随着变招,笔直刺出。景歌退无可退,身子忽然沿着树干滑了上去。长青和尚长啸一声,冲天飞起,铁剑也化做了一道飞虹。景歌双臂一振,已掠过了剑气飞虹。长青和尚长啸不绝,凌空倒翻,一剑长虹突然化做了无数光影,向景歌当头洒了下来。这一剑之威,已足以震散人的魂魄!

景歌不知道今儿和尚是怎么了,怎么剑剑都毙命!她无瑕去想其他,只见周围方圆三丈之内,却已在剑气笼罩之下,无论往任何方向闪避,都似已闪避不开的了。

只听“叮”的一声,火星四溅。景歌手里的妲己,竟不偏不倚迎上了剑锋。就在这一瞬间,满天剑气突然消失无影,只剩下了乍暖还寒的风。

长青和尚的剑仍平举当胸,刀锋却已被景歌的妲己折断!他静静地望着景歌,景歌也静静地望着他。两个人面上都全无丝毫表情。但两个人心里都知道,长青和尚的剑已经无法再用。

长青和尚执剑的手缓缓垂下!最后的一点枯叶碎片已落下,林中又恢复了往日的静寂。

他低头看了看已经陪伴自己数年,如今却被那妲己一剑一斩两段的配剑,心疼不已。

他看了看景歌,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断剑,苦恼的说:“景歌,我的好徒儿啊,你这下手也太狠了,你把为父的配剑都给整两截了。不行不行,你得赔我一个!如果感觉到为难的话,你也得帮我办件事儿赔罪。”

景歌将剑收鞘:“长青和尚,你也没比我大多少,别总师傅徒儿的,这妲己剑那可是当年你硬塞给我的,武功也是当年你硬要教我的。不过今天的你还真是反常,怎么招招都要我的命?看来你要我办件比较为难的事才是真的。”

长青和尚摸摸他光溜溜的脑袋,算得上潇洒的脸出现了两颗酒窝,他嘿嘿一笑:“哎哟,好歹我和你也有师徒情分,你不要回绝得这么冷漠嘛。不过你还真是聪明,知道你师父我想让你办件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