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她是名满天下的歌姬也是情报阁主

她是名满天下的歌姬也是情报阁主小说

她是名满天下的歌姬也是情报阁主

更新时间:2021-04-11 15:16
章浅 / 著
古代 丨 已完结 丨 掌中云
冷玉珏叶雨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哪里有?小编为您带来冷玉珏叶雨璟小说全集目录。在小说《她是名满天下的歌姬也是情报阁主》中,作者章浅脑洞大开,用精炼的文笔讲述了“玉珏,兄弟我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怎么也不在家候着,还出门去了?”冷玉珏还未进屋就听见屋中传出醉逍遥爽朗的笑声和那丝毫听不出不满倒有些调侃口吻的问话。。强烈推荐各位书迷观看。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荒唐!”冷玉珏冷笑一声,“帮助我们?你以为我们裳云阁当真是外界传的光靠体力吃饭的不是?一个个都等着别人来解答……”冷玉珏顿了顿,“在本王看来,你们这群人的脑袋也都是不想要了。”

“主子息怒。”堂中人一起开口,没有一个敢将头抬起来的。

“主子。”这时从后堂走出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男子的相貌实为清秀,但偏偏有一条从上至下长长的伤疤狰狞的趴在他的右边的半边脸上。

来人正是裳云阁的副阁主洛然。说起这洛然,身世倒是没什么特别,但经历却比一般人传奇了些许。此人在小国零落之际当过领兵军师。这本也没什么传奇性,传奇就传奇在,这洛然当的不是一个国家的军师,而是收钱军师。收钱军师说白了就是哪个国家开的价高,他就给哪个国家当军师,仅限一场仗。军师洛然要价奇高,但仍有不少小国愿意花钱雇他,甚至互相抬价。原因只因为,军师洛然四个字几乎等于胜仗。洛然此生只败过一场,就是凤鸣国对战冷氏王朝,他脸上的疤痕也是在那场战中受的伤。洛然很少佩服什么人,但凤鸣一战让他对这个冷氏王朝的三皇子钦佩有加,所以冷玉珏只向他邀了一次,他便答应了陪冷玉珏发展裳云阁。

“哦,是洛然啊。”冷玉珏扫了一眼洛然,“不是说了,你我之间没那么麻烦,叫我玉珏就好。”其实裳云阁平时都是洛然在打理,甚至不夸张的说裳云阁的发展洛然的功劳实际上是大于冷玉珏的。

“没有规矩便不成方圆。”洛然对此倒是坚持的很。“说起来,其实我们得到这幅图发不发出去都一样。”他顿了顿,慢慢走到大堂右侧的木椅坐下,“因为,落羽苑早早就把图发了出来。我去看过,和我们得到的是一模一样的。”他用手指轻轻的敲了敲身边的木桌,“我推测,落樱堂应该也有一幅一模一样的图。”

洛然的话音刚落,冷玉珏便皱起了眉不知在思索什么。

“我说墨浅,魔教发来的图你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仍是那座云雾缭绕的山,仍是那幢雅致的竹屋,仍是拎了一壶酒的百里聆空。

“没兴趣。”君墨浅摇了摇头,继续收拾刚采回来的药草。像是感觉到什么似的,再次开口,“芷茗,事情办妥了?”

“放心,现在我们收到的这幅图在冷氏王朝应该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周芷茗耸了耸肩笑了起来。“我说百里聆空,你一天不喝酒会死?”

“会!”百里聆空先是十分笃定的回答了周芷茗的调侃,又转身问起君墨浅,“墨浅,我真心不明白,你把图发出去还弄的世人皆知是什么意思。”

“你除了吃和喝,还能真心明白什么?”周芷茗白了一眼百里聆空。

“百里,你当真不懂?”君墨浅终于收拾好药草,回过身直接接过百里聆空手中的酒。

百里聆空刚想说些什么,看了眼君墨浅看着自己的眼神便话音一转:“好啦,我知道你们两是怕麻烦,看了眼看不懂的东西,不如散出去让众人来猜。”

“不仅如此,在我们散出去之后,裳云阁也散出了同样的图。”周芷茗点点头对百里聆空的话表示赞同。

“所以……落樱堂应该也有一份同样的图。”百里聆空踱步到竹椅处坐下,“如果天魔谷真的存在,可能也有一份。”

“嗯,天魔谷暂且不说,照事情的发展,落樱堂也有一份一模一样的图的可能性极高。”周芷茗微微皱了皱眉,“墨浅,你知道魔教在搞什么么?”

“其实,散出去,还有另一个用意。”君墨浅笑了笑,没有直接回答周芷茗的问题,也没有对百里聆空提到天魔谷丝毫没有表示出感兴趣的样子。

“另一个用意?”周芷茗缕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这动作做的极为柔美,他自己或许没注意到,但百里聆空看了倒是不自觉的离周芷茗站的又远了点。

“嗯,另一个用意。”君墨浅点点头,“你们应该知道,我曾经不止一次怀疑天魔谷和魔教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关系。”君墨浅话锋一转,并没有直接解释。

“这个我们当然知道。”百里聆空听君墨浅说的如此严肃,一下子也正经起来,说起来,百里聆空好歹也是琴谷谪仙外加落羽苑的当家主事之一,虽说平时做事懒散,但遇到正事倒是绝不会含糊。“你早在创建落羽苑初期就说过,天魔谷和当今魔教绝对不止一个魔字的关联。”

“嗯,原来你听得懂人话。”君墨浅斜睨了眼百里聆空,又看了看被自己拿过来的酒壶,最后再次眯着眼盯着百里聆空。

“你这话讲的……”百里聆空一瞬没反应过来,只是抱怨了一句,等看到周芷茗在一边偷笑的时候才恍悟,“墨浅,你这不是拐着弯说我不是人嘛?”

“墨浅的意思是,一直说你身体寒气重,不宜多喝酒,让你少饮为妙,你从来也不听,就以为你是听不懂人话的……”周芷茗好心解释了起来,只不过解释到一半还是不客气的大笑着没有继续。

“芷茗,话不用说这么白。”君墨浅轻轻勾动了下唇角,“说回天魔谷和魔教。”君墨浅不等百里聆空抱怨,一下子就又把话题拉回了正题,“若是我一直的推断没有错,天魔谷和魔教真如我们之前调查的一样有些关联的话……”

“那么,这幅图很可能是天魔谷的重要线索!”周芷茗有些激动的开口。这也难怪,查了那么久的天魔谷,每次得到消息都会忽然断在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这次忽然传出有天魔谷的人出现,接着魔教就给三大组织发了同样的耐人寻味的图,作为知道的明显比别人多一些的情报组织落羽苑的主事自然不难做出在这两件事有着某种潜在的关联这样的推测。

“不过……”百里聆空微微皱了皱眉,“我们假设这张图真的与天魔谷有关,那……如此值钱的图,魔教为什么要一下子传出来三份?”

“说说你的推测呢?”周芷茗对此也表示认同,他和百里聆空在很多地方都明显不合,但说到有关钱的东西,他倒是特别相信百里聆空的推断和预估。君墨浅不喜欢管账,准确的说君墨浅很多地方都很在行,但关于钱财的收取和支出计算之类的能力实在是不敢恭维,而自己又实在是没有什么经商头脑,动脑子可以,但关于怎么赚钱,如何赚更多的钱这种事,周芷茗自己实在是有心无力。毫不客气的说,落羽苑若是没有百里聆空,绝对是毫无进账,早就散了。

“就像我刚刚说的,我们假设这图真的和天魔谷有关,那么,这幅图必定的价值连城。那么不管单卖给哪个组织,甚至哪国皇室都绝对受益颇多。”百里聆空一边踱步,一边思索,“即使不卖,单说这天魔谷的几大传说,他们自己找出天魔谷也绝对比现在这种无偿给三大组织发图来的正常。”他没有继续说,而是认真的思索了一下,看了眼君墨浅刚刚放在竹桌上的图,才又缓缓开口,“所以魔教这个时候发出这样的图,一是他们自己不知道这幅图与天魔谷有关,二是他们放出这幅图实属意外,三是我们认为魔教和天魔谷有关这个想法一开始就是错的……”他顿了顿,“当然还有最后一个可能性,就是他们自己手中还有另外的解开图的关键没有拿出来。”

“所以,你觉得是最后一个可能性?”周芷茗赞同的点了点头,撇头看了眼君墨浅,“墨浅,你觉得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