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镇河龙婿

镇河龙婿小说

镇河龙婿

更新时间:2021-04-16 16:16
药师 / 著
都市 丨 未完结 丨 黑岩
皮阳喜皮麻子叫什么名字?泰格文学为您提供皮阳喜皮麻子小说章节阅读。该小说名叫《镇河龙婿》,由“药师”所著。小说讲述了:好啊,这就让路吧……”白染河这准备上车的时候,突然停下脚步,抬头看着我的眼睛,然后说:“等一下,孩子,你刚才说,那棺材里是谁?”小说故事行云流水,让人犹如身临其境,实力推荐各位看官朋友阅读!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陈家爷孙两后面的话我没有再听下去了,而是顺着黄河就直接游到了家中,我拧干身上的水后,掏出钥匙就要开门,奇怪的是我轻轻一推门就开了,我家的门却没有上锁。

有人来过了?

我记得我离开的时候,明明就已经锁好了门的,我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了,今天也不是周六,不可能是皮林儿回来,难道是家里遭小偷了?

我赶紧进去检查了一下店里的东西,一样都没有少,我这才稍稍放心下来,但是心中的疑惑就更加浓了,难道是我记忆混乱了,真的忘记锁门了?

我隐约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于是从店里面找来了一根麻绳,再找来了一些朱砂和狗血混合做成了一根红色的绳子,分别在绳子的两头和中间打了三个结,挂在了自己的门头。

这是镇魂绳,有这根绳子在,鬼祟进不了门。

做完这一系列事情之后,我也有些累了,就躺在床上休息,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白小鲤天生丽质,性格有机灵古怪,正是我喜欢的类型。加上今天陈志强这么一闹,我又来了个英雄救美,可以说算是为追白小鲤开了一个好头了。

不知道是不是白天想太多的原因,我晚上竟然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女人来找我了。女人面容姣好,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裙,但是白色长裙下面却是一双格格不入的绣花鞋,十分的诡异。

梦中女人生气的瞪着我,骂我不要脸,把她肚子搞大了不负责任,还要跟别人结婚。

女人越骂越凶,接着就拿起枕头捂住了我的鼻子,说道:“你这负心汉,还要娶别的女人,我要杀死你,让你下来陪我。”

我猛然惊醒,才发现自己趴在枕头上,被枕头堵住了鼻子,呼吸不畅所以才导致睡眠质量不佳,做了这么一个噩梦。我没有多想,翻了一个身,准备继续睡觉,不经意间我瞄到了门头上的那根绳子,月光下,那绳子已经断了。

红绳断,鬼进门。

我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死死的环视着整个屋子。

屋子里面空空荡荡的,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但是我莫名的感到身上有一股凉意,那不是夜间的凉意,而是一阵令人说不出的寒冷。

我从床上爬了起来,披上了一件皮夹克,然后将水伸进了床头柜前的杯子里。杯子里面有半杯凉水,是我早上出门的时候倒的,此刻杯子里水的温度还要比屋子的温度高几分。

这鬼祟就躲在这屋子里没错了!

鬼祟自带阴气,它们在的地方,温度自然会受到影响,而且它们待的时间越久,周围的温度就会越低。

此刻穿着皮夹克的我,都已经忍不住的打了个寒蝉。不行,如果再找不出藏在这屋子的鬼的话,不等她动手,我就恐怕就要冻死了。

我打开背包,从背包里面找来了一根之前就准备好的粗香,插进了沙盘之中,这是用艾草叶子做成的艾香,是一味中药药材,可以祛风散寒,扶正祛邪。

爷爷留给我的镇河大典有很多“中药道用”的记载,其实中药和道术是相通的,中药材用的好,同样能够祛除邪祟,甚至能够达到普通符箓达不到的效果。

我将艾香点燃之后,一阵淡淡的白烟飘了起来,很快,整个屋子就笼罩在烟雾之中,房间的温度也升高了不少。

我身体这才感觉暖和了些,紧接着我找来了一盘水,围绕着屋子,我将水撒向了地上,然后就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湿漉漉的地板,观察着水的变化。

那湿漉漉的地板上面,有些水干的很快,有些水不但没有干,反而结了一层薄冰,那薄冰的形状像是一个个鞋印,在屋子里面踩的乱七八糟,从脚印的大小来看,像是一个女人的脚印。

邪祟自带阴气,这肯定就是那女鬼的脚印无疑了!

因为地上那结冰的脚印很乱,说明女鬼在屋子里转了很久,这么乱的脚印,我一时也找不到那女鬼藏在哪里。让我更加感到意外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从地上的那些水迹中又明显的能够看到一连串脚印。这串脚印和那结冰结的脚印不同,是水迹比正常水干的快而形成的,如果说那结冰的脚印是女鬼的脚印的话,那现在出现的这串脚印则是正常人二十四小时内踩踏过的脚印了。

这串脚印比我的脚还要大,肯定不会是我的,应该是一个男人的,估计是白天有人来过我这里了。我顺着脚印的方向看去,脚印在我房间东面的柜子前面就没了。

我赶紧打开了柜子,当看到柜子里的东西的时候,我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此刻在我的柜子里面摆放着一套女人穿的白色裙子,在白色裙子边上还摆放着一双红色的绣花鞋,和我梦中那个女人穿的衣服和鞋子一模一样。

这绝对不是活人的东西!

我又转头朝门口的红绳子看去,我睡觉前分明就在门头绑了镇魂绳,能够跨过这镇魂绳进来的,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那鬼魂实力本身就十分强大可以强行闯过我布置的镇魂绳,另外一种就是在我布置镇魂绳前,就已经有人把鬼祟送进了我的屋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