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盛世甜妻:总裁来招惹

盛世甜妻:总裁来招惹小说

盛世甜妻:总裁来招惹

更新时间:2019-01-29
小编评语:结婚两年,老公就出轨两年。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盛世甜妻:总裁来招惹图1
盛世甜妻:总裁来招惹图2
盛世甜妻:总裁来招惹图3

《盛世甜妻:总裁来招惹》小说的主角是楚锦然陆琛年,是由老油条所写的一本长篇小说,盛世甜妻总裁来招惹主要讲述了:结婚两年,她的丈夫没有一刻不在出轨的。她为了自己的爱情一忍再忍,如今终于是下定决心要和那个男人离婚。

精彩节选:

“先生。”方岩敲敲门,看到正在收拾医疗用品准备推车出去的护士,和拥在一起的两人,毕恭毕敬的请示道,“已经了解到情况了。”

陆琛年点点头,松开楚锦然道:“我出去一下,你先休息。”

楚锦然乖乖的点点头。他摸摸她的头发,起身出去。

病房外。

陆琛年懒散地靠在墙边,右手把玩着打火机,垂着眸子淡淡道:“说吧。”

方岩点点头,压低声音道:“如您所料,我们先从夫人的父亲和继母开始查起,是夫人的继母做的。”

“啪!”打火机的盖子被狠狠甩上,陆琛年紧紧捏着打火机,声音冷厉:“又是周玉秀?”

方岩吞吞口水,继续汇报:“是的。她与那个组织签订了合同。”

“她哪来的钱?上次我已经把楚家的公司弄破产了。”陆琛年摸摸下巴,“私房钱?她不惜动用自己的私房钱?”

方岩垂着头:“应该是的。这些年她也没少在楚振国旁边吹枕边风,让他把财产分给她。”

陆琛年眯着眼冷笑:“对于周玉秀这样的女人,你知道应该怎么做的对吧,方岩?”

方岩立正颔首:“属下知道,一定完成任务。”

陆琛年勾起嘴角微笑:“楚振国先不要动,毕竟他还是然然的父亲。”

“是!属下知道了!”方岩颔首,“属下这就去办。”

陆琛年看着方岩离开的背影,抿抿嘴唇,表情坚定又冰冷。

……

楚锦然靠在床头,陆琛年坐在床边,拿着勺子和碗,一口一口的喂她吃粥。

楚锦然已经很久没有得到陆琛年这样的照顾了。

两年。

她竟然有些不习惯了。

陆琛年见她出神,便问道:“在想什么?”问话的同时,又舀了一勺粥送到她的嘴边。

楚锦然回神,张嘴咽下那勺粥,含含糊糊道:“没想什么……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来英国?”

陆琛年顿了顿,一边喂她一边回答:“毕竟你还欠我五千万啊,我怕你逃债。”

楚锦然一口粥憋在喉咙里,艰难咽下,皱着眉道:“你至于吗,我都说了我会还你的。我吃饱了我吃饱了,别喂了……”

陆琛年把碗和勺子放在床头柜,低低的笑从喉咙溢出:“我知道。但是在你还给我之前我还是有权利知道你的去向的。毕竟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的钱去问谁要?”

楚锦然撇过头嘟囔:“小气鬼。”

“你说什么?”陆琛年探过头去,把耳朵贴近她。

“没没没……你干嘛离我这么近?”楚锦然又转过头回答,却发现陆琛年的脸近在咫尺。

他的眼里都是她惊慌的样子。

陆琛年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两个人呼吸交错缠绵。

真好,她这个样子,健康的,还能和他斗嘴的。

他盯着她的嘴唇,是粉色的,不是苍白的,因为刚吃了粥,还有些湿润。

他控制不住自己般缓缓凑近。

“我不要你还那五千万了,从现在起,我欠你一条命。”陆琛年额头抵着楚锦然的额头,一字一句的,仿佛起誓一般,“现在我的命是你的。”

“然然,我们……”陆琛年深吸一口气,吻上了她的嘴唇:“我们重新开始吧?”

陆琛年在感情方面是个很执拗的人,认定了谁就是谁了。

这两年他为了让楚锦然生气,吃醋,主动坦白,和不少女人演了很多戏码,他承认他是有和女人亲密接触过,但从来没有做到最后一步。

他对她们一点也没有反应。

其实他一直在等,只要她回心转意,跟他坦白,以后不会再犯,他们还是能好好过日子的。

天知道他有多爱这个女人,又有多不明白这个女人。

可是她都奋不顾身帮他挡了一颗子弹,这就说明,她还是爱他的吧?她还是在乎他的吧?

他这样想着,吻得越发用力,就像是沙漠里饥渴已久的旅人遇到了甘霖般,甚至开始啃噬。

他已经太久没有吻过她了。

天知道他有多想念她的味道。

不够,怎么样都不够。

他像着了魔一般。

楚锦然被他吓到了,但又碍于伤口,不敢太大动作,只敢用着另一边手推拒。

为什么突然吻她?说什么重新开始?

楚锦然有些懵。

他吻得实在太用力,甚至像是在咬她一样。但却小心翼翼的避开了她的伤口。

像一只温柔的野兽。

“嗯!!”楚锦然突然闷哼一声,吓了陆琛年一跳。他的嘴唇慌忙离开她,问道:“你怎么了?是伤口疼了吗?”

楚锦然委屈的指指嘴唇:“好像破皮了……”

他捏住她的下巴查看,果然,太过用力,嘴唇都有些发干了,有些肿。

“对不起……”陆琛年抚摸她的头,又忍不住轻轻吻着她的嘴唇,蜻蜓点水般一下又一下。

楚锦然红了脸。

“然然,你还没给我你的回答。”陆琛年摸着她的脸,有些紧张。

楚锦然垂下眸子:“可是年诗雅……”她欲言又止。

“没有她,从来都没有。”陆琛年勾起嘴角微笑,“包括那些女人。我只有你。”

楚锦然沉默。她其实是有些不信的。如果从来没有,那他为什么要在新婚一个月后就出轨?并且对她冷嘲热讽了两年,还带了无数的女人回家,这岌岌可危的婚姻让她几度想放弃,可他又不肯放开。

“你不相信?”陆琛年眼底黯淡,他突然抓着她没受伤的手往他的裤子处探去。

“陆琛年,你干嘛!”楚锦然吓了一跳,她摸到一团灼热,以及硬硬的……她迅速红了脸,想要抽回手。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