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一念情起温语

一念情起温语小说

一念情起温语

更新时间:2019-01-30
小编评语:单纯的她爱了男友6年,约好去这一夜去酒店见证真爱。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一念情起温语图1
一念情起温语图2
一念情起温语图3

《一念情起》小说的主角是温语裴少北,是由余星星所写的一本长篇小说,一念情起主要讲述了:她爱了自己的男友六年,却不想一朝“见证爱情”让她把自己这只羊送入了虎口。她的男友居然为了升职,把她灌醉送给了自己的上司。

精彩节选:

“哦!”司机立刻点头。“那还用给您准备午饭吗?”

“上午我要跟人吃饭,你送我过去后,自己离开就是了!”

“是!”

温语被车子轻轻的刮了下,膝盖没事,但是屁股摔得好痛,司机骂了她一顿后终于离去,谭一鸣想说什么,可是温语连看他都没看他,转身离开。

回到住处时候,温语越想越委屈,闭了闭眼,两行清泪蜿蜒的流下脸颊,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如果这就是爱情必经之痛的话,她该庆幸来的早些,如果结婚后她发现他这么卑鄙,岂不是伤的更深?

当这样想的时候,心里似乎没那么悲伤了,抹去了眼泪,开始给自己煮饭,重整情绪。

晚上的时候,接到了裴少北的电话,她有些意外,记得这个号码,这是那天摔倒时,他打来的,她一下子记住了这个号。

“喂!”接听到电话的时候,她只能忐忑的喂了一声,声音带着哭泣后的沙哑。

“是我!”那端传来低沉的嗓音,很好听,透着一丝特别沙哑的质感从那边传来,他自报姓名:“裴少北!”

“裴主任,我知道是你!”

他停顿了一下,道:“明天上午九点,带着你的身份证,毕业证,学位证,去锦海市信访局综合科找秦楠科长!”

“什、什么意思?”温语心里突突的跳了起来。

“你不是没工作?”他声音平静。

“呃!”温语反应过来。“你说真的?您给我安排了工作?”

“你学中文,信访局刚好要文书,但是你到底合格不合格这个还不好说,拿着你的毕业证学位证,如果你通过了秦科长的面试,他会帮你办手续,有编制。”

“啊!”温语一愣一愣的,实在不敢相信这种好事会落在自己身上。

“别高兴太早,能不能通过要看你的,如果实在太笨的话,没人能帮得了你!”

“谢谢你,不管怎样都谢谢你!”温语无比真心的说道。“可是我好像还是很笨的那种人!”

“你只需要去,该说的话说,不该说的不说,不是实心笨,应该没问题!”难得裴少北说的还算幽默。

“好像我没笨到那种地步!”温语嘿嘿一笑,她真的有点受宠若惊,大领导帮她安排了工作,这个太匪夷所思了,今天应该不是愚人节吧?!

“如果他问你我是你什么人你怎么回答?”裴少北突然又开口。

温语被问得一愣。“你让我怎么回答我就怎么回答!”

“嗯!”他似乎很满意,“直接说你不认识我!没见过面。”

“这不是撒谎吗?”

“难道你想给我添麻烦?”他反问。

“不!不!我就说不认识!”

“但他如果问你郝书记的事情,他问什么,你都说不知道,或者哼哈的敷衍,见机行事,懂吗?”

“郝书记是谁啊?”

“......”某人一脸黑线。“你不看新闻吗?”

“啊!难、难道郝书记就是是电视上的那个省委书记?”温语一下子反应过来。

裴少北在那边翻了个白眼。

“知道了,你是不是告诉了人家我是郝书记的亲戚啊?”温语似乎反应过来了。

“总算没笨死!就这样!”那端说完,挂了电话。

温语对着电话,突然笑了,然后猛地尖叫起来。“啊——我有编制了?!”

在床上翻了个滚,笑够了,叫够了,抹了一把脸,突然发现眼里滑出了泪,这就是所谓的“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吗?”

半夜爬起来找衣服,她做老师时候穿衬衣牛仔裤,机关单位不知道穿什么,应该比较板正,于是拿出西裤,白衬衣,神色西裤,俗,但绝对庄重!

她找好所有准备报道的东西后,又接到了裴少北的电话,她这一次,语气里都带着轻快的笑意:“喂?裴主任?”

“是锦海市信访局,建设路上那个。不是省信访局,你不要找错了!”

“知道了!是锦海市信访局,我记住了!”

啪一声电话又挂断了。

第二天,像是被打了鸡血的温语一大早爬起来,吃了一个鸡蛋,喝了一点自己煮的小米粥,哼着小曲打扮一新的去了锦海市信访局。

锦海市信访局是一栋高十五层的办公大厦,庄严肃穆。

温语走进了大厅,问了综合科在哪里,然后一直找到了科长办公室,门是敞着的,她礼貌的敲了下门,里面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抬头看她。

“请问是秦楠科长吗?”

“我是,你有什么事?”男人皱皱眉,语气冷淡。

“秦科长,您好!我是温语,来报道的。”温语拘谨的笑笑。

“呃!原来你就是温语啊,小温同志,你看起来很年轻啊,刚毕业吗?”刚才还一脸冷漠的男人突然像是换了个人一样的对她笑了起来,那笑容要多灿烂有多灿烂。

温语一下子有点不适应,这位秦科长一下子变得好热情,她有点感觉冰火两重天的味道,先是冰,后是火,一下子冰火夹击,真是消受不了,只能尴尬的笑笑。“秦科长您说笑了,我毕业好几年了!”

“呵呵,长得很年轻,小温,你关一下门!”秦楠瞅了一眼外面,笑着道。

“哦,好!”温语听话的关上门。

关好门后,秦科长示意她坐下,然后问。“郝书记最近很忙吧?”

“嗯!”温语记住了裴少北的话,装傻。

“中央党校这一轮学习过后,郝书记要进京了吧?”

“我不知道!”温语傻傻的摇摇头。

秦科长又笑了,“小温啊,你看我在这里工作了快二十年了,一直兢兢业业,听说省委信访局有个空缺,你是不是跟郝书记他提一下?”

“啊?!哦!”温语眨了眨眼睛,这是什么意思?他真的以为她是郝书记的亲戚啊?

她这样子,秦科长反倒笑了,“看我,跟你说这个干嘛,郝书记他怎么能亏待了我,他这么信任我,我一定不让他失望!”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