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情深唯一陆少求放过

情深唯一陆少求放过小说

情深唯一陆少求放过

更新时间:2019-02-12
小编评语:原以为一场你情我愿,你买我卖的交易之后便会再无瓜葛。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情深唯一陆少求放过图1
情深唯一陆少求放过图2
情深唯一陆少求放过图3

《情深唯一:陆少,求放过》小说的主角是夏唯一陆昱深,是由从心之所写的一本长篇小说,情深唯一陆少求放过主要讲述了:原以为,她的爱情是一场你情我愿的虚假游戏,可是却没想到那个男人却是假戏真做,她真的成了这个最炙手可热的男人的手中宝。

精彩节选:

周一,夏唯一坐在教室里听课,看着讲台上侃侃而谈的老师,却心不在焉。

那晚沈绌清说过,今天钟教授会来海城参加一场学术论坛会议,现在她满脑子都是去见到钟教授,把母亲的病历给他看看,并请求他为母亲的手术主刀。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她立即冲出了教室,只是刚下台阶,就看到了站在桂花树下的沈绌清。

夏唯一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她想装作没看见,只是沈绌清已朝她走了过来。

“唯一,我是来接你去见钟教授的。”

沈绌清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polo衫,一条深灰色的休闲裤,一双黑色休闲皮鞋,虽然看不出牌子,可是到底相貌英俊,又因着爬上高位的缘故,眉宇间透着十足的自信,顿时吸引了不少女生的注目。

“不必了,我自己会想办法。”夏唯一冰冷地拒绝,抬脚就要离开,却被男人挡住了路。

“唯一,你太倔强了,我今天去看过夏姨了,医生说夏姨的情况很不乐观,肾脏衰竭,导致她的其它器脏也在衰竭,随时有生命危险,你怎么能为了和我斗气而不顾夏姨的生死呢?”沈绌清一脸忧心加痛心地责备道。

夏唯一听到这话,只觉得真是可笑至极了,真想问问沈绌清怎么会有脸说出这种话?

“沈先生,请问你哪点值得我用自己母亲的性命来和你斗气?”

沈绌清从来不认为自己有错,反而觉得夏唯一不体谅他,脸色非常难看地反过来责问道: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私了?我做的这一切不都是为了我们的将来吗?你怎么就不能体谅一下我的苦衷呢?”

夏唯一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只觉得自己的三观炸裂:“我和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所以请别恶心我了,行吗?至于你想借着我母亲的病达成你那龌龊又肮脏的目的,我只能送你两个字:做梦。”

沈绌清一再地被她拒绝,尤其刚刚下课,来来往往的学生又多,这令他感到很没有面子,脸色越发阴沉,额上青筋凸起,双拳紧握,整个人好像已经处于失控边缘。

“唯一,你别逼我,现在最好乖乖地跟我去见钟教授,否则……”

“否则你想怎样?沈绌清,你这个人渣怎么还敢跑来找唯一?你的脸呢?”一道清脆的,带着挑衅的声音响了起来。

夏唯一被沈绌清刚才的模样吓了一跳,这是她连续两天看到他失控的样子了,正害怕他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时,却被萧清菡挽住了手臂。

沈绌清阴冷的目光看向萧清菡,咬牙警告道:“你别多管闲事。”

“我就管了,你敢把我怎样?沈绌清,你来找唯一,就不怕段昕然知道么?还是要我现在就打电话把她叫过来?”萧清菡晃了晃手里的手机,丝毫没有惧怕。

沈绌清怎么敢让段昕然知道?

浑身的危险气息渐渐收敛了下去,他心里很清楚萧清菡不是他能招惹的,若说段家在海城算是富豪之家,那陆家便是睥睨段家的显贵之家,俗话说,陆家家主的脚跺一跺,海城的地也要抖三抖。

可就这样走了,他不甘心,于是朝夏唯一扔下一句充满威胁的话:“唯一,我给你三天时间,否则到时候就算是哭着跪下求我,也晚了。肾源,可不会等你。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