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夫人主外:黏人总裁宠不停

夫人主外:黏人总裁宠不停小说

夫人主外:黏人总裁宠不停

更新时间:2019-02-12
小编评语:丘锦箫不得不与黎默笙‘交易合作’!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夫人主外:黏人总裁宠不停图1
夫人主外:黏人总裁宠不停图2
夫人主外:黏人总裁宠不停图3

《夫人主外黏人总裁宠不停》又名《千亿夫人:总裁你被玩坏了》小说的主角是丘锦箫黎默笙,是由暖玉生烟所写的一本长篇小说,夫人主外黏人总裁宠不停主要讲述了:他是A世举足轻重的金融天才黎默笙,而有一天这个出了名的不近女色的男人却是对一个女人展开了疯狂的追求。

精彩节选:

陆宁没有在意丘锦箫如何,她更在意的是黎云岚对黎默笙的态度。

“对于那个女人的儿子黎默笙,你爸总是有些补偿的心态。”

勾起一抹嘲讽的微笑,黎默笙的存在无时无刻不在告诉陆宁,她当年就是一个第三者,总是比黎默笙母亲要弱上一分的失败者!

黎勋不在意地笑了笑,对陆宁说道:“爸直接将‘黎氏’总监的位置给了我,过不久我就是执行总裁。”

“黎默笙抱着那个所谓的‘和旭’能有什么作为?妈你就放宽心吧,最后继承到‘黎氏’的人,一定是我。”

陆宁抿了口茶,说:“你该感谢黎默笙,颜诗情背后的势力不简单,如果黎默笙和颜诗情订婚,你是总监又能如何,估计黎默笙就要空降成总裁。”

“即使你和你姑妈的养女莹荥有婚约,但是能交好颜诗情尽量就交好。”陆宁敲打了一下黎勋,以防他狂妄自大。

黎勋耸了耸肩,不以为然地上了楼。

陆宁叹了口气,黎勋的能力虽然不差,但是心性和手段都比黎默笙差了一大截。

幸好现在黎默笙还没有成长起来……否则……

陆宁放下杯子,杯底和盘子相击的清脆响声让人心里一突。

然而已经成长到变态的黎默笙打着方向盘,好笑地看着丘锦箫冷漠的神情。

带着一如既往的无赖和妖孽,黎默笙说:“亲爱的,你觉得我刚才的演技怎么样?那些奥斯卡金奖男主没我帅没我厉害吧?”

“黎总裁好演技,害得我差点就信了你是个多么孝顺的儿子,多么奋斗的小少爷。”

丘锦箫翻着黎默笙车里的财经杂志,惯例地嘲讽。

“‘和旭’的盈利额和市场影响力他们难道没发现吗?哦对,估计你爸你以为‘和旭’是叶楠晟的,而你只是个帮同学打工挂名、不食人间烟火的少爷。”

“当然,为了让他放心,我还特地把‘和旭’的股份存到小叶子的名下。他怎么查也只能查到我年薪百万,豪车一辆,除此之外一穷二白。”

黎默笙随意地笑着,哪有一点被黎家除名的自觉,趁着红绿灯的间隙拿起一张CD放起了音乐。

丘锦箫嗤之以鼻,对于黎默笙的扮猪吃老虎不予置评,继续翻着她手里的杂志。

黎默笙用余光看着丘锦箫专注的模样,悄悄地将车内的灯光亮度调到适中。

随即又好像想起来什么,黎默笙对丘锦箫说:“你注意点那个颜诗情。”

“又不是我的未婚妻我注意她干嘛?”丘锦箫用关爱智障的眼神撇了一眼黎默笙。

却发现黎默笙的脸色有点严肃,丘锦箫才追问道:“怎么?你那小未婚妻有什么问题吗?”

“她可不是我的未婚妻,”黎默笙疲惫地揉了揉眉角。

“但是她的身份好像有点奇怪,我一年前才在‘黎氏’碰到她,接下来她就频繁地出现在我附近说是追求我。”

“如果是我伪装的那个刚回国还对中国和家里有些期待的‘我’,自然是不能拒绝她的。”黎默笙语气里带着些许疲惫。

丘锦箫说:“这不是很好吗?说明黎总裁你艳福不浅。”

“黎云岚对她的态度带着些不敢得罪的意味,可我怎么查也查不到她背后是谁。”黎默笙有些无奈地应着丘锦箫的嘲讽,解释道。

“真是有趣,”丘锦箫翻书的手指顿了顿。

看着黎默笙说道:“不过更不简单的是你吧,突然消失十多年还不是资料里显示的在国外进修学业。我想不是你查不到,而是你不能继续查下去。”

黎默笙递给丘锦箫一个赞许的眼神,“真不愧是我家亲爱的,如果我再查下去的话会打草惊蛇的。”

“谁是你家的!黎默笙你是不是出国十多年中文被吃了?”

丘锦箫踹了一脚黎默笙的膝盖,却换来黎默笙唇角那更揶揄的笑意。

回到别墅的时候,丘锦箫洗完澡后昏昏欲睡,一沾到枕头就睡死了。

却没有注意到门外一道挺拔的身影,悄悄地爬进了丘锦箫床旁边的空位里。

第二天清晨,丘锦箫在睡梦中微皱着眉头,她觉得自己的腰和小腿被什么东西压着,脸上也有些痒痒的感觉。

于是丘锦箫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睛想要看下是什么原因,就立马被黎默笙那咫尺之遥的俊脸给吓得愣住了。

黎默笙的睫毛很长,直接在眼阔下打下了一片小小的阴影,鼻子高挺。

怪不得她感觉脸上痒痒的,这么近的距离已经让黎默笙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颊处。

丘锦箫将视线往下移了移,就发现黎默笙将手环在了她的腰肢,甚至还把腿也压在她小腿上!

原来是因为黎默笙压住了她,所以她才会有种压迫感在身上。

丘锦箫看着睡得非常香甜把她当作人形抱枕的黎默笙,很不客气地抬起脚,准备狠狠一踹!

“欸?”丘锦箫动了动脚,就发现一只手已经紧紧地扣住了她的脚踝。

黎默笙早就睁开那双漂亮又狭长的凤眼,调笑地说:“亲爱的,怎么一大早就这么热情?”

“滚!黎默笙你跑到我床上做什么!”

丘锦箫想要爬起来,结果却被黎默笙死死地抓住了脚,吼道:“还有,马上放开我啊!你这个流氓!”

黎默笙耸了耸肩,眼底里揶揄的意味尤为浓重,说道:“亲爱的,我们早就睡过了不是吗?”

丘锦箫只能勉强从床上坐起来,只见黎默笙用一只手斜撑在床上,松散敞开的睡袍流露出精致的锁骨和紧实的胸肌,古铜色的项链在白皙的肌肤上格外明显。

丘锦箫见状眸光一闪,右手快速地朝黎默笙脖颈处的吊坠抓去。

黎默笙一把抓住丘锦箫的手,丘锦箫不死心地整个人都扑上去抢,谁知黎默笙转身一压,体位瞬间转换。

等到丘锦箫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黎默笙压住双腿,双手也被黎默笙一只手扣住在头上。

“亲爱的,真是不乖呢……”黎默笙的嗓音带上了些许沙哑,使得磁性的声音更为性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