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帝少追爱,凉妻成瘾

帝少追爱,凉妻成瘾小说

帝少追爱,凉妻成瘾

更新时间:2019-02-12
小编评语:帝瞑玺,东城最年轻的少帅,年仅二十六,英俊潇洒。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帝少追爱,凉妻成瘾图1
帝少追爱,凉妻成瘾图2
帝少追爱,凉妻成瘾图3

《帝少追爱,凉妻成瘾》小说的主角是苏薄凉帝暝玺,是由冷艳蔷薇所写的一本长篇小说,帝少追爱凉妻成瘾主要讲述了:他是东城最为年轻的少帅,是所有女人的梦中情人,可是这样的一个男人却是独独被一个在自己打杂的私生女给拿下了。

精彩节选:

苏薄凉拼命往楼上跑去,到了门口,突然呼吸就静止了,她脸上的眼泪还在着急流下来,五年了,整整五年了,苏薄凉没有勇气推开这扇门,仿佛妈妈被方红推倒的一幕无处不在,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看着她欺负自己的母亲,然后逃之夭夭,就连法律,也不能惩罚她,让她逍遥法外了五年。

苏薄凉的心剧烈跳动着,手慢慢扶上门把,一拧开门,消毒水的味道飘来,苏薄凉轻咳了几声,太刺鼻了,她眼睛顺着里面看着,便看到一位一动不动的妇女在打点滴,心里落了一拍,苏薄凉赶紧捂住嘴巴,眼睛一眨不眨看着床上的女人,苏薄凉完全感觉不到自己的呼吸声,她被满满的无助感逼到窒息了。

“妈妈,凉儿来看你了,妈妈睁开眼睛看看我好吗?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苏薄凉再也压抑不住眼泪,痛苦抽噎着,手紧紧抓住母亲的手,一刻都不想松开,五年了,妈妈的容颜并没有改变,她还是这么温馨漂亮,头发黑黑长长的,岁月并没有冲洗掉她的美,可是,她却变瘦弱了,只有一身皮包骨,惨淡无息,苏薄凉趴在床上哭着。

“妈妈,凉儿现在已经二十岁了,时间是不是很快啊,当初妈妈还说,凉儿不管长多大,还是妈妈的宝贝,对了,妈妈你还说过呢,等凉儿十八岁了,要带我去山顶度假村看风景的,我等了好久啊,妈妈,你醒来,然后我们去旅行好不好,这辈子,我只要你,也只有你了,千万不要离开我,我不想无依无靠的。”苏薄凉边给母亲擦身,边温柔得说着话,刚刚医生说了,妈妈现在慢慢开始有意识了,只要自己在加把劲,就能唤醒她了。

门口,帝暝玺眼神黯黑,看不出在想什么,他站在那半个小时,这女人得有多在意她母亲,才注视不到别人的存在,门口的护士面面相觑,这帝少,叫她们过来,然后又站了这么久,他高大威猛的身子挡住门口,完全没有想进去打扰的样子。

帝暝玺慢条斯理的走进去,一把拉起苏薄凉,对两个护士说:“照顾好她。”然后便带着苏薄凉走了。

车上,车稳稳行驶着,苏薄凉小心翼翼的瞄了他一眼,眼神真挚的说:“谢谢你,救我的母亲。”

“你在谢谁?”帝暝玺开车的手微微一顿,眉头紧皱,貌似,结婚了这么久,两人的关系还是这么冷冷淡淡,正如她所说,她在扮演妻子的角色,并非愿意接受自己,帝暝玺冷笑,急忙刹住车,一把扯开安全带,拉过苏薄凉,手紧紧拽着她的下巴,他的眼神太过危险,苏薄凉有些害怕,微微挣扎了下,却被他一把掐住脖子,手劲很大,苏薄凉呼吸困难,手难受的抓紧他的手,眼睛不服输的瞪着他,她晶莹剔透的眼珠满满的不屈服,就是不向他示弱。

“怎么?你不服气?苏薄凉,结婚这么久了,你心里当真没有我,只是一心想逃离?”帝暝玺松开掐住她脖子的手,眼神冷冷的看着他,呵,真是好笑,没想到他堂堂东城第一少帅,如今还得看她的脸色,当听到她说想带林夕远走高飞时,自己的心如同在冰窖里,凌迟着,果然,这女人就是没心没肺,薄凉,这名字取得真好,和她人一样薄情寡义,如履薄冰,一个人太过冰凉了,另一个人怎么去暖和她的心,简直就是天各一边,他的自尊严重受挫,第一次觉得,自己没事闲得慌娶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真是自找麻烦。

“帝暝玺,我是不服气,就是不喜欢你,我们之间就是场交易,我卖了人,难道还要卖自己的心吗?”苏薄凉愤愤不平说着,她实在是受够了,这男人动不动就发疯,他用自己的命去引斯特凡,自己也乖乖的做了,没有抓到人就是他的事了,犯不着什么事都要找自己的麻烦,卖身已经够丢脸了,再失去自己的心,就是失去尊严了,如果连唯一的尊严都没有了,她还有什么脸面去面对母亲?

“行,你不服是吧?嫁给我就是卖人是吧?那我说,苏薄凉,既然都知道你是卖给我的,何必干脆一点,主动一点,我告诉你,你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就是**还要立贞节牌坊,我还真没见过你这么没有自知之明,比**还下贱的女人。”帝暝玺狠狠的砸出一个一个难听的字眼,他不好受,也不能便宜了她,要痛就一起痛。

“我是那种水性杨花女人,那你是什么?”苏薄凉怒急反问着他,果然,这男人对别人永远都是谦谦君子的样子,对自己却是衣冠禽兽,时时刻刻都知道说难听的话语讽刺自己,就是想让自己明白处境,安分守己,果然,自己对于他而言,连个玩物都不如。

“我当然是客人啊,不然怎么会娶你这个能让我嫖一辈子的女人呢?”帝暝玺冷冷的说着,说出的话如冰雹一样,狠狠的砸伤苏薄凉。

下一秒,苏薄凉忍无可忍的一把掌扇过去,她眼神委屈极了,泪眼盈盈的,不管打他要付出什么代价,自己就是不放过他,凭什么他能践踏自己,就因为他有权有势,是东城的统领者吗?

帝暝玺笑了,邪魅的看着她,舔了舔唇,双眼嗜血得能涌起狂风暴雨,他看着苏薄凉,眼神恨不得杀死她,这已经是她第几次打自己了,真是讽刺,在战场叱刹风云,居然还会被她打,想想,自己好像太过宠溺苏薄凉了,才让她恃宠而骄,慢慢的忘了自己的身份,帝暝玺一把抓住苏薄凉,狠狠扯开她的衣服,很快的,苏薄凉还没从惊吓中醒来,就看到衣服扫地,被撕扯破了。

她的双眼透露出不可置信的光芒,白兮兮的身子就这样呈现在他面前,如同古代的**一样,毫无尊严。

苏薄凉的手紧紧抓住他后背,抓出一道又一道的血迹,不管自己这么嘶吼着,就是没人救自己,等到身子被狠狠的撕裂以后,她慢慢的放弃挣扎,痛苦的闭上眼睛,车窗那里是男人不断起伏的身影,健硕用力的腰肢,他额头慢慢往下流汗,手劲不断加大,完全不想放过苏薄凉。

结束后,帝暝玺如同丢弃垃圾一样推开苏薄凉,他衣服有些乱,他狠狠抓过外套往苏薄凉头上扔去,冰凉的吐出话语:“跟条死鱼一样,你也不怎么的,现在,我嫖完了,你可以滚了。”

苏薄凉瑟瑟发抖,手一颤一颤的拿过外套,往自己身上披在,虽然很讨厌他,但比起未着寸缕的好很多,她一把推开门,走了下去,狠狠的甩上车门。

看着她倔强不服输的样子,帝暝玺心里的窝火又上来了,狠狠的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向,苏薄凉晕在了地上,在这寒冷的风中,任其揉虐。

突然一辆车停在苏薄凉面前,车上的男子一脸莫名其妙的,这女人是生病了吗?慕容浩慢慢上前,拉过苏薄凉,一看到那张自己朝思暮想的脸庞,惊讶极了,急忙抱起苏薄凉,往车里去,着急的说:“叫落医生来海湾别墅,快点。”

“薄凉,你忍一忍,坚持一下。”慕容浩担心的说着,眼神慢慢看向她身上的黑色外套,脖子处,一个又一个咬痕露出来,血迹斑斑的同时还有几个乌青的咬痕,慕容浩的眼睛紧紧看着,触目惊心,眼睛慢慢的染成了嗜血,咬牙切齿,帝暝玺,你居然这么对她,我是不会放过你的,绝不,慕容浩心里发誓着,从见到苏薄凉那刻起,他就发誓,这辈子只爱苏薄凉,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