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 >

我有一座灵楼

我有一座灵楼小说

我有一座灵楼

更新时间:2019-03-21
小编评语:有些忌讳,一定要信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我有一座灵楼图1
我有一座灵楼图2
我有一座灵楼图3

《我有一座灵楼》小说的主角是黄晓龙,我有一座灵楼是由作者强大的猪所写的一本灵异小说,我有一座灵楼小说讲述了:黄晓龙被骗进了美女云集的灵探社,从此成为这个作死社的一员。作为灵楼包租公,他供养的鬼已经满员了,但灵探社还在不断的作死。

精彩节选:

滨海市中心有一片破旧的老城区,如同牛皮癣一般的存在,在高楼大厦灯红酒绿之间,尤为显眼。

曾经数任领导都动过改造的念头,但是都因为各种离奇原因而放弃,美名其曰为了在这里见证历史而保留下来。

从高空俯视老城区,四通八达的小巷交汇成一个古怪的符号,将老城连接在各个主干道上。

在这些小巷中,独有一条死巷子。

这几乎不可能的存在就这么莫名的存在着,而住在老城的老人们会再三告诫自己的晚辈,这条叫做阴巷的地方千万不能去,尤其是在晚上。

就在这条小巷中,有着唯一的一户人家,唯一的一个店面。

深夜,万物静谧。小巷的店铺,依旧开着门,透出淡黄色的烛光。

店铺中只有一张阴沉木制作的古色圆桌,两张同样是阴沉木制作的对坐靠背椅,此时椅子上都坐着人。

靠里的是黄晓龙,也是这家店面的老板,阴巷唯一的住户。

此时,他正翘着二郎腿,看着对面那个面带紧张的家伙。

陈友死得很惨,被货车撞倒后又遭到了碾压,头已经有些变形,被鲜血打湿的头发贴在额头前,凝结成了黑色的血痂。

一只眼睛掉了出来,白色的肉筋将眼球掉在脸上,随着他的颤抖都不停的晃动。

黄晓龙手指敲击着桌面,久久无语,他讨厌看到这样的形象,更喜欢每一个来店里的客人,都是衣冠楚楚。

但是很可惜,客人们似乎觉得这样才能够博取他的同情。

或许鬼要有鬼的样子吧。

陈友有些等不急了,身子微微前倾,一滴混着血液呈现淡红色的眼泪正好落在了黄晓龙的手背上。

“店长,你看行吗?”

血泪滴落后很快便消失不见,就像根本不曾掉落一般,但黄晓龙依旧嫌恶的用纸擦拭了几次:“三等房,6排。”

陈友浑身一颤,试探性的哀求:“老板,我已经死了,还没人供养。这么可怜,你……。”

将纸准确的扔进垃圾桶,打断陈友的话:“来我这的,就没有活人。你的阴寿也就还有10年,将就下吧。”

陈友一下子坐倒在椅子上,等了很久,才满怀悲痛点了点头。

他有想过威胁黄晓龙,那一刻他感觉到巨大的恐怖,看着鬼气缭绕的店铺,最终选择了妥协。

黄晓龙一手拿出一块槐木灵牌,一手拿着刻刀,打了个哈欠,吐字模糊的道:“名字,生辰、死祭?”

“陈友,1975年1月28日生,2007年7月15日死。”

黄晓龙点了点头,在槐木灵牌上刻下文字:“流浪了挺久了啊。”

陈友连连点头:“是啊,我的家人……。”

“停,我只是自言自语,你不用回答。”

“……。”

不一会儿,黄晓龙刻好槐木灵牌,满意的打量了一下,才对陈友道:“进来吧。”

陈友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激动和欣喜,急忙化作一股黑烟,进入了槐木灵牌之中。

同时一缕淡薄的鬼气也悄然进入了黄晓龙的身体中,黄晓龙感觉身体微暖,露出了一丝笑意。

“修为提升了一点,但真他妈只一点,唉。”

拿着变得冰寒的槐木灵牌,打开了后面隐秘的侧门。

这是黄晓龙家传的生意,爷爷死后就是父亲接手,父亲死后就由他接手。

负责安置供奉这些孤魂野鬼,等到他们阴寿结束就送去投胎。

这是完全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先不说每天的供奉,光是那些阴寿结束也不愿意离开的鬼魂就有一大堆。

不过为了传说中的阴德和实力的提升黄晓龙也只能忍了。

心中却不免吐槽,积累了这么多的阴德,父亲也不过活到50多岁,据说这还是因为阴德积累多活了十年,而爷爷更是在40多岁就离奇死亡了。

只有阴德才是寿命,这让黄晓龙知道自己没有其它选择。

事情还得做,有些人也的确挺惨的。

再说了祖传的规矩也很有意思,让黄晓龙有一种成为包租公的成就感。

死得惨的,怨气重的,能带来的鬼气也就越多,供奉后所带来的阴德也就越多。

怨气重的鬼魂需要用精雕细琢的阴沉木做成一个木人牌位,供其栖身,每天三柱大香供奉,这是一等房。

因为阴沉木的价格奇高,每次制作这样的木人都让黄晓龙一阵肉疼。

怨气一般的需要用阴沉木制成灵牌,供其栖身,每天三柱中香,算是二等房。

像陈友这样出意外死亡,本身又没有太强执念的,怨气淡薄,就只能住在一个槐木灵牌中,每天三柱小香,算是三等房。

当然,对鬼来说,楼层越低,离香越近,自然可以吸得更多的烟气。

现在黄晓龙这里的鬼魂都是主动找上门来的,每晚店里燃着的引魂烛就是指引。

而这些鬼魂也是相当的老实,在阴街范围内,黄晓龙不惧怕任何鬼魂,这里就相当于他的绝对领域,在阴街任何鬼魂都要服软。

虽然实力不济,但手底下的鬼多啊。

在黄晓龙家,每代人都有自己的供奉大厅,现在属于黄晓龙的供奉大厅中还有不少的空位,如果你正在到处流浪,也可以来这享受供奉,只要你死得够惨,这里绝对能够让你满意。

通过下行的旋转楼梯,黄晓龙到了一处空旷的大厅。

大厅点着数盏手臂粗细的蜡烛,将大厅照的略微明亮。

就在踏入的那一刻,大厅中传来了无数的动静,震得房屋仿佛都在作响。

“安静。”

大厅顿时静了下来。

黄晓龙满意的扫视一圈,点了点头。

大厅的三面都是一层层的博物架,正面的架子上,放置着一个个的木雕人像。

左右的架子相互对应,一边是廉价的槐木灵牌,一边则是昂贵的阴沉木灵牌。

走到左边,搭着梯子,将手中的槐木灵牌,放在第六层的位置,然后点了三炷香。

袅袅的烟气如同被什么吸引一边,向着新的槐木灵牌飘去,瞬间消失不见。

而周围则传来了吞咽口水的声音。

正中的一个娃娃木像,左右晃动起来,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凭空出现。

“叔叔,宝宝饿了。”

黄晓龙收拾着楼梯:“一天三柱大香,不提供加餐。”

娃娃木像做出委屈的表情,黄晓龙却没有理会,目光从正中寥寥无几的木雕人偶,看向最下方的供桌。

那是最好的位置,却放着一块普通木质的灵牌,不是父亲或者爷爷的,接触家族的事业后黄晓龙就知道,自己死后会和父亲、爷爷一样,不接受任何的祭拜。

原因,不明!

点了三柱高香供奉在灵牌前,袅袅升起的烟雾只有很少一点被吸入了灵牌,上面两个诡异的大字被烟雾环绕片刻,便恢复了正常。

那是“鬼师”两个字,也是他们这一行的称呼,只是除了自己,没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