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 >

我的眼睛能见鬼

我的眼睛能见鬼小说

我的眼睛能见鬼

更新时间:2019-03-22
小编评语:他有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我的眼睛能见鬼图1
我的眼睛能见鬼图2
我的眼睛能见鬼图3

《我的眼睛能见鬼》又名《阴阳执掌人(漫画同名)》《灵魂摆渡》小说的主角是白翎聂华雨,是由佚名所写的一本都市灵异言情小说,我的眼睛能见鬼主要讲述了:白翎是一个乡下出来的人,在商场工作总是被欺负,因为他有一个不能说的秘密,就算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直到救了她之后,他的生活就逃不过这些东西的纠缠。

精彩节选:

真的是脚印,有什么人曾经躲在这张床底下!而且看这脚印印在上面,与白/花/花的墙形成了鲜明对比,而且很明显,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这脚印是近段时间才印上去的。这说明有人在这段时间内躲在聂华雨家不用的空房间的床底下!

  思极恐惧,我忽然感到后背一阵冷风吹过,我猛打了个激灵,从床底下钻了出来,耳边忽然穿过一阵笑,笑声非常的飘忽渺茫,以至于让我都分不清到底是男是女,是谁?我回头,快速打量这间卧室,可什么都没有,阳光透过窗户照射了进来,洒在我脸颊上,有了些暖意。

  聂华雨进来了,手上抱着枕头:“你睡这个应该可以了吧。”

  我脖子后面全是冷汗,转了个身,没让聂华雨看见:“我不讲究的,什么都可以。”

  聂华雨点点头:“那你休息吧。”

  “那什么”我叫住她:“以前这卧室是谁住的?”

  “我那远房叔叔呀,怎么了?”

  “没事。”聂华雨的远房叔叔我在心中多了些猜测,但没证据,不好说什么:“对了,现在时间还早,要不我能不能去你卧室参观参观?”

  聂华雨的卧室正对客厅里那连成一条线的洞,我想,她的卧室里肯定有些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

  “你去我卧室干嘛?难道你觉得我卧室里有”聂华雨马上露出了惊恐表情:“你是不是发觉我家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了?要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你不准瞒着我,一定要跟我说啊白翎!不让我害怕!”

  “你害怕什么。”我无奈摇摇头:“别自己吓唬自己,你卧室我都没去看过你就乱想,我都说了你家很干净,我顺带把你卧室一起看看,让你安心。”

  “原来这样啊,好吧。”聂华雨半信半疑的答应了我,带我从这卧室出去,她的卧室就我卧室旁边,推开她卧室门:“反正我房间里也没什么不能看的秘密,你看吧。”

  我跟着她走进她卧室,才一进卧室我就闻到一股异乎寻常的香味:“这香味”

  “哦,大概是我供奉的香吧。”聂华雨指了指她房间一个小角落里,有座观音摆在那里,前面有香炉,插着供奉的香,有烟冒着,香味应该就是从那里传过来的了。

  “你还信这个?”我问她:“是有谁指导你要供奉观音的吗?你可知道这佛可不能随随便便供奉的。”

  “啊?”聂华雨明显不知道:“佛不能随随便便供奉吗?我不知道啊,这段时间小区里不是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吗?我身上也发生了很多事,我就跑去庙里求佛,里面的和尚说供奉观音比较好,我就买了个观音回来,还花费了我三个月的工资呢!”

  这哪个庙里的和尚,竟然让聂华雨供奉观音来避邪,我叹口气:“算了,也没什么,只是改天你按照我的说法,把这佛请走吧。”

  “为什么?”聂华雨问我。

  “观音并不能避邪,供奉观音主要的都是为了想要生孩子,或者是为下一代积福,保佑下一代子孙身体健康而已。”我对她说,其实现在的很多人对于佛的观念都有些偏,以为随便哪个佛都能驱妖魔避邪恶,其实有些佛对于某些人来说并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就比如聂华雨,她是个独居的女孩儿,供奉求子观音,有时候会引来好事色鬼,色鬼上女孩身我可是有所耳闻的,而供奉了神佛之后要把神佛请走,是件非常困难的事,不是有古话说的吗,请佛容易送佛难,改天我得找个风水先生来帮忙把聂华雨的观音佛请走才是。

  聂华雨对此倒是没什么异议,我在她房间转了一圈,想找找她房间里有没有洞的,可惜我很仔细的找了一遍,除了观音那里没找以外,就连床底下我都借口说帮她看看一起找了,还是什么都没找到,不过有一点巧合的是,观音像倒是与外面一条线的洞在同一个方向上,虽然偏了些位置,无法构成一条线,所以我没有太在意,掠过了这件事。

  之后聂华雨问我有看出什么没有,我告诉她什么都没有,她吁了好大一口气,说辛苦我了,明天还请我吃饭,我笑笑,对她说:“我有些困,我去你房间睡一会儿,晚上再叫我。”

  “好你去吧。”聂华雨冲我挥挥手:“我也睡一会儿好了,昨天和今天遇到的事太诡异了,我可要好好休息一下。”

  之后我们各自回到了各自房间里。我和衣躺到了床上,望着天花板想着这个小区的事,渐渐有了些困意上来,歪了歪头,眼镜从我鼻梁上掉了下去,我也没去管,闭上了眼睛。

  “呵呵。”今天在房间里听到的笑声又出现了!

  我猛地睁开眼从床上坐了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房间里也是一片黑,我竟然睡了那么久?

  “呵呵。”又是笑声!我一下子从床上跳了下来,眼镜没戴,或许是因为这双眼睛能看到鬼的缘故,虽然现在房间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但我的眼睛依旧能看清一切。

  房间里没有鬼。但那笑声绝对不可能是幻觉,我听的非常真切!

  “聂华雨。”我的耳朵里忽然传进了三个字,是个女人的声音,就像在我耳边吹气一样,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对着卧室大喊了一声:“谁!”

  没有回应,房间里只有我自己的声音,好奇怪,我从来没遇到那么奇怪的事,这房间里分明是有鬼,可我竟然看不见,我的眼睛竟然看不见!

  聂华雨对了,那鬼为什么会知道聂华雨的名字?难道她有危险?

  想到这里我马上就冲去开卧室的门,可是,卧室的门打不开了!

  我使劲扭动门把,可门把就像是被固定住了一样,任凭我用多大的力都没法转动门把,我使劲踹了一脚门,门震动了几下,什么作用都没有,反而踹疼了我的脚,我退后了几步,然后快跑过去再次用了浑身的力量去撞门,依旧无果,白天我才观察过这道门,就普通木头做的,门脚还破了,按理说只要我踹几脚一定能踹开的,但现在就跟个铁门似的!“聂华雨!”我冲着门的方向大喊,想碰碰运气看看聂华雨会不会恰好路过我的卧室,恰好听到我讲话。

  喊我之后我等了一会儿,依旧没动静,看样子聂华雨恐怕真的出事了,该死!

  我快速转身去到窗户那儿,想着至少也拉开窗户找找其他出路,可再次让我失望了,白天我还开着睡觉的窗户,现在死死关着,任凭我怎么推都推不开。

  我被鬼困在了这间卧室里,而聂华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之前的笑声没有了,那个叫了聂华雨名字的声音也没有了,我听不出这是两只鬼还是一只鬼,但现在不是寻思这个的时候,再出不去,聂华雨恐怕会有危险!

  我又摸到了脖子上的黑玉,想到昨天在仓库里出现的杀猪刀,我想,现在只有黑玉能够帮我了。

  就在我正要咬破中指指尖的时候,卧室门和窗户忽然在同一时间全部打开了,外面灌进来很大一股强烈的风,我被吹的往前踉跄了两步,后背似乎有道力在推我,我被推着往前走,冲出了卧室,在我双脚刚踏出卧室门的刹那,卧室门再次发出一声很大的砰,重重关了起来。

  我回头看了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帮我离开被鬼布下的困境,会是谁?

  管不了了!我跑去敲聂华雨的门:“小雨!”

  没动静,整个房子里黑到一丁点光亮都透不进来,像是在深渊中一样。黑暗中,似乎有双眼睛在看着我,可是,我看不到它。

  “小雨!”我又大喊,同时尝试着去开门,我以为聂华雨的卧室会和我之前处境一样被封印了,却没想到我一扭门就开了,我快步进去,聂华雨躺在床上紧闭着眼睛,我发出那么大动静她都没有醒过来,我大惊,几步过去,探了探她鼻息,没有呼吸!

  我吓得猛抽回了手。大概缓了两秒钟,我又去探,还是没有呼吸,怎么可能,短短时间内聂华雨死了?!

  忽然有道红色的光在房间里闪了一下,我迅速扭头看去,虽然光很快消失了,但我还是看到了,那光的来源是最里面放着的那尊观音佛像!

  佛像在发光?无故发光?光灭了,我看向那尊佛像。观音端坐在莲花上,双手合十,闭着眼睛,忽然,观音睁开眼睛了!我一惊,再看过去,观音又是闭着眼睛的样子。

  紧接着,光又亮了!但这次这道光不是佛像发出的,而是我脖子上挂着的黑玉,黑玉发光了,一闪,照亮了我的脸,再一闪,我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女人!

  啊!我本能的往后跳了半步,撞在墙上,黑玉发出的紫光照亮了房间,就在聂华雨躺着的床天花板上,倒掉了一个女人下来,非常长的头发凌乱的肆散在周围,像很长很长的藤蔓,把整个房顶都爬满了,女人穿了一身白衣,有些像日本女人的和服,其中一角衣角落在聂华雨鼻间上,女人的五官非常精致,只是眼角带血,显示着她已经香消玉损,此时此刻在我面前的,是个女鬼。

  女鬼就这样倒掉着看着我,没有动作,似乎也并不想杀我。

  我看着这女鬼,忽然觉得有些眼熟,黑玉的光又闪了一下照到了女人脸上,我想起来了:“你就是聂华雨影子里那个女人!”

  对了,我想起来了!这女鬼头发的感觉,就是藏在聂华雨影子里那女鬼啊!

  “你是谁?为什么要附在聂华雨身上?你要做什么?”我连问了三个问题。

  那女鬼一动不动。

  我咽了咽唾沫,握紧黑玉,已经想好在关键时刻咬破指尖召唤杀猪刀了。

  “去找给你黑玉的人。”女鬼忽然说话了。

  我没料到她竟然说了这么莫名其妙一句话:“你什么意思?”

  “花柳巷77号。”她却不回答我的问题,又径自说了一句话。

  “你到底什么意思?你”我还要问什么,女鬼忽然朝我扑了过来,我真是太高估我自己了,我吓得半口气都上不来,哪里还顾得上咬破指尖去召唤什么见鬼的杀猪刀啊!

  女鬼的双手搭上了我的肩膀,我甚至看到了女鬼又尖又长的指甲,就在距离我脖子几厘米的位置。

  “去找他。”

  我本来想着自己肯定完蛋了,事情却再次出乎了我的意料,女鬼没有咬我没有掐我也没有伤害我,只是在我耳边留下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就消失了。

  黑玉的光紧跟着也消失了。再接着,卧室房间里的节能灯亮了起来,黑暗被驱散,光明重新回到人的视野里。

  可是,聂华雨她

  我懊悔无比,如果我早点来,如果我早点用杀猪刀破开自己卧室门来找聂华雨的话,聂华雨可能就不会死了。

  “唔。”床上的聂华雨忽然动了,在我惊悚的目光下她从床上坐了起来,揉了揉脑袋,看向我:“白翎?啊!妈蛋!你怎么会在我房间!流/氓啊!没想到你看上去挺老实一人,竟然也会做这么猥琐的事!”

  紧接着一个枕头就砸到了我头上,我愣愣的没去躲,眼睛依旧瞪的大大的。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之前探了聂华雨鼻息两次,都是完全没呼吸的,难道说她只是昏迷了?可当时她那个样子,加上她的脸色,分明就是断气的象征,但现在她又

  “你还站在这里!快点滚出去!”聂华雨缩在被子里冲我吼道。

  我脑袋里一团浆糊,退出了她的房间,但没敢关她的门,刚才的事让我很后怕,但不知情的聂华雨却说我变/态让我关门,我欲哭无泪的,只好关上,不过多了个心眼,没把门关严实,还透了条缝,这才离开,进到了客厅里。

  过了一会儿聂华雨穿了件睡裙出来了,我正坐在沙发上发呆,她叉着腰站我前面:“白翎,你跟我说,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还是不相信你会偷偷进我卧室。”

  我抬眼看她,没法再瞒着她了,而且我害怕她如果没有危机意识的话,会真的害了她自己,便对她说:“刚才你房间里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