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极盗争锋

极盗争锋小说

极盗争锋

更新时间:2019-05-08
小编评语:这是社会的黑暗面,也是繁华的基石。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极盗争锋图1
极盗争锋图2

《极盗争锋》小说的主角是陈冬秦舒,极盗争锋是由作者杜岩松所写的一本都市小说,极盗争锋小说讲述了:繁华的都市,也是藏污纳垢之所,在普通人看不到的角落里,偷窃,暗杀,嫁祸,刺探等等层出不穷,这是社会的黑暗面,也是繁华的基石。

精彩节选:

阳光从亿万米之外的距离洒向地球,一面是温暖明媚的天堂,一面是黑暗森冷的沼泽,正如这个世界上万千形形色色的人,有人负责黑暗,也有人生来就注定寻找光明。

太阳伞支起的阴影下,一个男子和一个女人对坐着喝咖啡,男子瘦削的身影挡住了女人半边脸,只有她一头栗色的大波浪卷发在风中轻轻扬起,黑色的墨镜遮住了眉眼,只露出一张精致的瓜子脸和诱人的红唇。

她抿了一口咖啡,背靠在藤椅上,火红的长裙逶迤而下,遮住了纤细白嫩的脚踝,她放下咖啡杯,侧头望向阳光下盆子中刚长出的一簇新绿不动声色。

男子低着头,望着阳光下闪闪发亮的地板,脸上的笑容不禁也多了几分暖意:“这样的日子真好!”

秦舒转过头,推了推脸上的墨镜,好笑道:“好什么好,要是每天都像这样,我们连喝咖啡的钱都没有了······”

谭峰岭笑道:“那实在不行咱就改行!”

她摘下眼镜,露出好看的眉眼:“我看啊你是这几天闲得慌,所以想太多!”

谭峰岭望着地上血一般的红,好奇道:“难道你没想过改行的事,总不可能一辈子都当一个商业间谍吧?”

春风拂面而来,吹得人倦意连连,她轻轻地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如羽翼在眼睫下留下淡淡的阴影,谭峰岭的答案没人回答,他也不恼,静静地坐在一旁守着她。

秦舒闭上了眼,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睡着,但是风太温柔,吹得她一直紧绷的神经缓缓地陷入了温柔乡里。眼前的光影一转,恍惚划过了这些年所有的光阴,一个声音在梦里,一字一句地叫着她的名字。

“秦舒,秦舒,秦舒··········”

彼时,她还在是个大一的新生,而这个声音的来源正是她最好的朋友——林源。

在陌生的城市得以和故人相遇,秦舒心里欢喜的不得了,当晚两人便翘了课,相约路边的烧烤摊上撸串。

好朋友林源是位富二代,家里是家乡城市里最大的古董商,两人的交集还要从这古董说起。有一次,林源陪同老爸去一个客商那里收一件宋朝的瓷瓶,据说这瓷器是宋朝时期最大的官窑汝窑烧制,色泽高雅,胎薄釉润,上面更有雕刻着精致的花鸟图案,烧制出来后,上面的花鸟丝毫未失,依然栩栩如生,次瓶器属于禁中御用之物,价值连城。

林父看到这件瓷器时两眼放光,他做古董生意这么多年,这宋朝的瓷瓶可是大宝贝,那时候的烧陶工艺水平是中国封建王朝最顶尖的水准,何况这件还是御用,这对任何一个古董商来说都是一次巨大的诱惑。在他一次又一次的和客户商讨下,对方终于决定以一亿的价格卖给他,林父遂早早地就来了,一道来的还有自己一直对这稀世珍宝十分好奇的林源。

就这样林源第一次和秦舒见面了,彼时,她也是来收购古董的一位,不过她不是来收这个瓷器的,而是另一件东西。

当林父美滋滋地吩咐人准备将瓷器抱上车时,一旁的秦舒却笑了。林源望着这个眉眼极为精致的女孩疑惑地问道:“你笑什么?”

秦舒的眸子淡淡扫过林源,笑道:“我笑你们把一个假货当宝啊!”

“你·····你胡说什么?”林父一只手哆哆嗦嗦地指着她,“你一个小孩子懂的什么是古董吗?”

秦舒瞟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爱信不信!”然后一转身,施施然地走了。

林父将瓷瓶运回来之后仍旧对秦舒的话耿耿于怀,放心不下,这可是他花了一亿大价钱买回来的宝贝,正准备坐等升值呢,怎么会遇上这种事?林父左思右想,趁着没付钱,还是要去多招些行家过来再次鉴定一下,万一真是假的,岂不是上了个大当。

林父又花了好大一笔钱请了几位资深行家过来鉴定,这一看果然没错,是假的!当即林父就将那个客户告上了法庭,后来查出了这个这位客户是一个专门制造高仿产品的机构的主管,林父后来终于逃过这一劫。

这次事件之后林源一直在找秦舒这个人,后来发现竟然是她的高中校友,两人遂成为了好朋友,在这几年的相处过程中,两人发现彼此的三观竟然如此相似,对中国文化艺术都有深入独到的见解。高中毕业之后,林父想让林源出国留学,但林源不肯,所以就有了林源去秦舒上大学的城市找她的一幕。

大学毕业之后,林源去了国外,秦舒因为家里的经济条件而放弃了保送去美国读研究生的机会,正面临择业的难题。林源就鼓励她去勇敢的尝试一下商业间谍,以她的资质绝对可以成功。

秦舒认真的考虑了一下,觉得这个职业正是适合自己也是自己所向往的,虽然想成为一个间谍很难,但是她不会放弃。

终于,经过了几年的严苛训练,她终于成为了一名正式的商业间谍,这时,她才24岁,脸上犹带稚气。

秦舒每次工作的时候都会化一个浓妆,这是因为她的助手兼好友谭峰岭提议的,说她的脸不化妆的时候长得太有欺骗性,所以为了工作的完成效率,秦舒从不放弃对自己狠,这也是她能成为商业间谍的最大原因之一。

“虽然我们的工作都是在接触黑暗,但是我们的心和普通人一样,都在阳光下!”她时常这样对谭峰岭说,“我们多捣毁一起案件,那些遭受迫害的人就多了一份保障。”

谭峰岭点点头,说:“是啊!这也是我当初选择入这行的原因。”

秦舒笑了笑:“还有别的吧?”

谭峰岭耸耸肩,双手讨饶道:“我错了,我再也不说改行的话了行吗?”

她复又将墨镜带上,起身走进门去:“这还差不多!”

谭峰岭匆忙灌了口咖啡,起身叫道:“哎,等等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