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龙象战神

龙象战神小说

龙象战神

更新时间:2019-05-17
小编评语:唯有乾坤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龙象战神图1
龙象战神图2

泰格文学为您提供《龙象战神》免费阅读!《龙象战神》是白云千创作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讲述古枫孟欣瑶的故事。龙象战神讲述了:盗圣古枫被自己的弟子背叛,不仅没有命丧黄泉,反而是灵魂穿越到了异界的一位同名的的少年身上,唯有乾坤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精彩节选:

苍灵国王城,一座古朴府邸的柴房中。

“该死!你这个孽徒,竟然敢背叛我!”

柴房内的一张木床上,躺着一名面色苍白的瘦削少年,看上去约莫十四五岁,紧闭许久的眸子猛然间睁了开来,双手下意识地一拍木床,想要翻身起来。

“嘶……”

遽然间,一股难言的剧痛从少年身体的最深处传来,痛得他倒吸一口凉气,脸上的苍白之色一下子加重了许多,后背随即又重重地落在木床上。

“没想到我盗圣被自己的弟子背叛,不仅没有命丧黄泉,反而是灵魂穿越到了异界的一位名叫古枫的少年身上……”

足足几息后,少年才逐渐反应过来,苍白的脸庞上露出一抹深深的震惊之色。

前世的他,人称盗圣,探古墓,盗珍宝,玩收藏,行走江湖二十余年,名声大到几乎没有人记得他本来的姓名。

除此之外,他还是一位罕见的古武高手,身手不凡,不仅仅是在华国的古武界,就算是在西方的古武界,也排得上号。

四十岁那年,他收下了第一位,也是唯一的一位亲传弟子廖明,将自己一身的本事几乎全部倾囊相授。

然而,三年后的一个深夜,他和弟子廖明一同潜入一座地下宫殿之中,刚刚伸手从一座高大石台上取下一尊龙首象身的古怪雕塑时,四周黑暗之中突然蹿出十几挺重机枪,朝着他疯狂射击。

而作为他的亲传弟子,廖明此时不仅没有出手帮忙,反而是联合那些敌人,一同向他出手!

最终,经过一场惨烈无比的血战之后,盗圣杀死了在场所有的敌人,包括他的亲传弟子廖明,而他自己最终也是身中数十枪,奄奄一息。

直到临死前,他才意识到,廖明之所以出卖他,暗中勾结这些来自东瀛山口组的杀手,目的就是为了夺得他珍藏的那些古老文物。

“廖明,你这个畜生!”

一想起背叛出卖自己的廖明,少年的脸庞上立刻浮现出明显的怒容,拳头握起,浑身肌肉紧绷。

几息后,少年长叹一声,心情逐渐恢复了平静,缓缓闭上眼睛,开始搜索脑海中残存的记忆。

“古枫,十五岁,父亲意外被杀,由母亲抚养长大,九寸灵根,苍灵学院外院弟子,与人争风吃醋,灵根被废……”

盗圣的记忆和这具身体残存的记忆逐步地融合在一起。

片刻后,他重新睁开了紧闭的双目,嘴角掀起一抹无奈的苦笑:“原来如此,难怪我的灵魂会穿越到你的身上,我们都是遭遇到了亲近之人的背叛。”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名叫古枫,今年十五岁,乃是苍灵学院外院的一名弟子,身具九寸灵根,堪称是天赋异禀。

十岁那年,他的父亲古南被人当街射杀,至今找不到凶手。

古枫亲眼目睹整个过程,精神受到极大的刺激,从那以后,他就变得意志消沉,破罐子破摔,整天混日子。

即便是后来进入了苍灵学院修行,同样是每天吊儿郎当,不务正业,白白浪费着自己过人的修炼天赋。

而在七天之前,古枫的旧爱孟欣瑶弃他而去,主动投入了一名内院弟子的怀抱。

古枫心有不甘,上门理论,结果不仅受到了旧爱的一番奚落嘲讽,对方还指使那名内院弟子将他打成重伤,并且当场废掉了他的九寸灵根。

随后,古枫被遣送回家族,每日由母亲刘氏照料。

“从现在开始,我就是古枫,你未竟的愿望,我替你实现,你的血海深仇,我替你报!”

伴随着这句话语的吐出,古枫记忆中残存的那股浓浓的不甘和怨恨之意渐渐消失不见。

虽然这具身体的灵根被废,已经无法修炼,但盗圣始终坚信天无绝人之路,一定可以找到办法重新获得修炼的资格。

就在原先那个古枫的记忆痕迹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的时候,突然间,一股异常可怕的剧痛朝着他的大脑猛地袭来!

“啊!”

古枫当即惨叫一声,面容扭曲,青筋暴突,浑身剧颤不止,滚滚的汗珠直流而下,瞬间将衣服完全湿透。

所幸的是,这股剧痛来得快,去得也快。

在可怕剧痛消失的那一刹那,古枫的脑海中突然凭空出现了一只栩栩如生,通体绽放无尽金芒的龙首象身的伟岸神兽。

庞大无比的身躯上,一块块房屋大小的鳞片泛着金色光泽,仿若由无数纯金液体浇铸而成,四只粗壮蹄子直立,犹如四根擎天之柱,巨大的龙头向上昂起,威光赫奕,根根龙须自然垂下,龙口微张,

这一刻,古枫完全呆住了!

这不就是他在前一世临死之前,从一座高大的石台上取下的那尊龙首象身的雕塑么,现在竟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龙象般若,无始无终,至高至玄,威力无尽,遍及三千世界,照见五蕴皆空……”

伴随着耀目金芒的无尽绽放,一篇上千字的玄奥经文在古枫的脑海中响彻而起,声音飘渺,恍若来自极其久远的太古时期。

“龙象般若经?”

古枫此时通体一震,眸露震撼之芒,赶忙集中全部的注意力,将这篇上千字的经文牢牢地记在了心中。

古枫的前世不仅是一名盗圣,还是一位享誉四海的古武大师,见识不凡,再加上刚才融合的异世记忆,他仅仅读了一遍,就判断出这篇经文蕴含有至高大道。

异常仔细地读了一遍之后,古枫还是觉得整篇经文晦涩艰深,如阅天书,于是继续读第二遍、第三遍、第四遍……

直到读了将近三十遍后,古枫才对整篇经文有了一个粗浅的认识。

“修炼试试!”

说干就干!

古枫十分费力地爬起身,擦了擦脸上的汗珠,闭合双目,平心静气,双手置于胸前,十指翻飞,结出一个怪异的印诀,同时口中默默念诵起了一段玄妙经文。

遽然间!

古枫脑海中的那只龙象神兽仿若活了过来,高高地扬起巨大的龙头,嘴巴完全张开,隔着无尽虚空,猛地一吸!

轰!

顿时间,方圆数里范围内的天地灵气齐齐震动,全都极速地朝着古枫所在的柴房疯狂涌来。

这些灵气刚刚触碰到古枫的身体,便是被体表的三万六千个毛孔完全吸收,化为一缕缕精纯灵力,通过体内一条条经脉,储存在小腹丹田之中。

仅仅耗费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古枫的修为便是从无到有,恢复到了聚灵境一重!

“哈哈哈哈,好好好!这种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至少十倍于之前的九寸灵根,恐怕那些传说中的圣级血脉,也不过如此而已!”

不久之后,古枫睁开眼睛,停了下来,朗声大笑,满脸都是无比的畅快之色。

在这个世界,要想修炼,必须吸收弥漫于虚空宇宙中的能量,这些能量用肉眼无法看到,常常被称作天地灵气。

而任何一个人,要想吸收天地灵气,纳为己用,必须要具备灵根,灵根人人具备,只是品质参差不一,一寸最差,九寸最好!

灵根越好,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也就越快,修为的提升自然也就越快。

而在九寸灵根之上,还有传说中的圣级血脉,修炼天赋更加的恐怖,可惜古枫只是一个小小的聚灵境弟子,对此了解不多。

未受伤之前,古枫虽然整天游手好闲,四处浪荡,但依靠着体内罕见的九寸灵根,他的修为也是达到了聚灵境七重。

现在,他获得了比之前还要快十倍的修炼速度,故而完全有信心在未来几天内,修为恢复到聚灵境七重!

“聚灵境七重不是我的目标,我的目标是尽快进阶到灵武境,成为一名内院弟子!”

古枫用力攥了攥拳头,心中暗道。

若是当初他拥有灵武境的修为,孟欣瑶又怎么会选择离开他,那名内院弟子又岂能轻易废掉他的灵根!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实力过于弱小!

想到这里,古枫深吸一口气,重新闭上了眼睛,继续集中精神,专心修炼。

时间飞速流逝,很快一天过去。

夕阳渐渐西下,落日的余晖透过窗棱,照入柴房,映射在古枫的清秀脸庞上,气氛显得既安静又自然。

“呼……聚灵境三重!”

片刻后,古枫睁开眼睛,长长地向外吐出一口浊气,脸上浮现出一丝满意之色。

短短一天时间,从一个毫无修为的凡人,成为一名聚灵境三重的修士,这种速度,真的是难以想象!

最为惊奇的是,他修炼了整整一天的时间,竟然完全没有感到丝毫的困倦。

“龙象般若经,果真是玄妙无双!”

古枫点了点头,由衷地发出一声感叹。

吱呀!

就在这时,柴房的房门被人缓缓推了开来,从外面走进一名穿着粗布麻衣的中年美妇。

她头发干枯,随意披在肩上,虽然衣着粗糙,但依旧可以看出身材的不俗,手里提着一些冒着热气的食物,满脸都是深深的担忧和疲惫,看上去令人心疼。

不过,当中年美妇看到古枫独自一人,盘膝坐在木床上的时候,黯淡沉默的眼神中瞬间迸射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光彩。

“枫儿,七天了,你终于醒了!”

中年美妇三步并作两步,迅速来到木床前,蹲了下来,语带着哭腔说道。

眼前这位目中含泪,和古枫的长相有着七八分相似的中年美妇就是古枫的亲生母亲刘氏,自从五年前古枫的父亲意外被杀后,一直都是她在抚养古枫成长。

上一世,盗圣自幼在孤儿院长大,无父无母,从未体验过为人子女是何种感觉。

“呃……是的,母亲,我醒了。”

古枫先是愣了一下,旋即心头一股暖流忽然涌过,冲着母亲点了点头。

在古枫昏迷的这七天之中,刘氏除了每日白天要去家族的杂务处做工,晚上还得抽出时间照顾古枫,精力和体力几乎消耗殆尽。

一息后,刘氏抬起一只长满老茧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古枫的脸颊,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脸色看上去显得更加的疲惫与憔悴。

“对了,枫儿,这是我刚刚从外面给你买的食物,还热着呢,赶紧吃吧。”

几息后,刘氏破涕为笑,拭去脸颊上的泪水,将手中的食物递给古枫。

虽然古枫已经修炼了整整一天的时间,但因为《龙象般若经》的缘故,他根本就没有丝毫的饥饿之感。

不过,为了不让母亲担心,古枫还是伸手接过热腾腾的食物,刚刚张开嘴巴,却是听到刘氏急切道:“等等!”

古枫十分不解地望着母亲刘氏。

“呵呵,枫儿,你这件白色上衣这里裂开了一个长长的口子,赶快脱下来,我给你缝一下。”

刘氏抬手指了指,嘴角一翘,笑着说道。

“也好,那就麻烦母亲了。”古枫点了点头,放下食物,将上衣脱了下来,交到刘氏的手里,随即赤裸着上身,拿起食物,开始吃了起来。

此刻,夜幕已经逐渐降临,柴房内一片寂籁无声。

刘氏坐在桌子前,拿着一根银针,借着不算明亮的昏黄烛光,低头认真地缝补着古枫那件裂口的白色上衣。

古枫一边吃着食物,一边望着低头缝衣的母亲刘氏,渐渐地,他的眼眶开始湿了起来。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不知怎么,古枫突然想起了前世地球上华国流传甚广的一首唐诗,随即一股难言的心酸之感涌了上来。

自从五年前,古枫的父亲古南被人当街射杀之后,古枫母子二人在古家的待遇便是每况愈下。

尤其是七天之前,古枫被人废掉九寸灵根,沦为废人之后,在古家的一些高层长老眼中,古枫母子完全失去了利用价值。

母子二人被迫寄居冰冷柴房不说,刘氏还得每日去杂务处做工,赚取那点微薄可怜的收入,补贴生计。

“母亲,我对天发誓,这种艰难的日子,很快就将结束!”

古枫脸色郑重无比,紧紧握着拳头,低声自语道。

前一世,他无父无母,自小在孤儿院长大,遭逢过不知多少的白眼和嘲讽,更从未体验过丝毫的母爱和人伦之乐。

这一世,他一定要用自己的双手,保护好自己的至亲,绝对不容许她受到任何的欺辱和压迫!

没过多久,刘氏坐在桌前,缝补完成,放下手中的衣服,伸了个懒腰,刚刚起身,准备将缝好的衣服递给古枫。

遽然间,砰的一声,柴房的房门被人给一脚踢了开来。

随即,从外面走进一个穿着灰袍,浑身上下,酒气熏天的黑脸壮汉。

“哈哈哈哈,刘寡妇,给你三两银子,今天陪爷好好地爽一爽!”

黑脸壮汉一步迈入柴房,狂笑一声,随手抛出几块碎银子后,整个人径直朝着刘氏扑了过去!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