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妖孽剑圣异界游

妖孽剑圣异界游小说

妖孽剑圣异界游

更新时间:2019-05-17
小编评语:且收敛傲骨,潜心磨剑,待机而出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妖孽剑圣异界游图1
妖孽剑圣异界游图2

泰格文学为您提供《妖孽剑圣异界游》免费阅读!《妖孽剑圣异界游》是狂奔的狗子创作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讲述李牧尘新如的故事。妖孽剑圣异界游讲述了:在没有实力的时候,一身傲骨毫无用处,反倒招惹灾难,所以,弱无天下无敌之实力,且收敛傲骨,潜心磨剑,待机而出。

精彩节选:

第一章 不跪的代价

天星国,青安城。

今日三大家族之一的李家张灯结彩,大摆盛宴。

只因李家出了个了不得的天才,要被皇帝召见。

天才名为李牧尘,李家少爷。

三岁习武,七岁崭露头角,十岁独自轰杀一头猛虎。

今年十七岁,击败一名沉浸武学多年的宗师,震惊整个天星国。

“恭喜李公子,我们来沾沾喜了。”

“是啊,那可是被皇帝召见,有望封候拜将,为我们青安城赚足了脸面。李家也大气,广邀青安城的百姓喝喜酒。”

李家府邸前,一名白衣青年,眉清目秀,不断向进入李府的人们拱拱手。

对于客人的话,他仅是报以微笑。

青年正是李牧尘,眉宇间透着少许书生气,丝毫看不出是个习武之人。

“少爷,宴会快开始了。”

这时,有个丫环跑到李牧尘身边说道。

“好,小秋,你来招待进来的客人。”李牧尘微微一笑,转身便进去。

府邸广场,摆了上百桌酒菜,差不多坐满。

李牧尘准备前去敬酒,刚没走几步,身后响起一道道喧哗声。

“不得了!不得了!江家的丫头,被路过的神人收为徒弟。据说江家的丫头有能修炼的根骨,一眼让神人看中。”

“江家丫头?难道是江寒月?”

“是她,与李公子有婚约在身的那位。而且神人扬言,等下过来找李公子,让江家丫头解除婚约。”

神人?

李牧尘回头,望着门口处有几人在议论,他们皆是异样的看向李牧尘,迟迟未进李家大门。

李牧尘却脸色一沉,他其实不是这个世界的。准确说,他来自一颗蔚蓝星球,祖国名为华夏。

带着上世记忆的灵魂,转世到李家刚出生就夭折的孩子身上。

华夏没有所谓的神灵。

而这个世界武道昌盛,强大的武者能上天入地、翻江倒海。更甚者,翻手间可吞日月星河、斩六道轮回。

如此通天的手段,堪比神灵。

一切的前提是,你得有修炼的星级根骨,才能成为武者。

根骨,乃人族的天生瑰宝,也就是一个人的天生素质。

根骨分级别,大多数人都是普通根骨。还有一星根骨、二星根骨……直至九星根骨,普通根骨最低,九星最高。越好的根骨,说明天赋高、悟性高,修炼事半功倍。

普通根骨无法修炼,只有星级根骨能修炼。

天星国,有星级根骨的万不存一,即便皇帝都没有,稀少的可怕。

李牧尘眉头紧锁,自己的未婚妻江寒月有星级根骨,自然是为她感到高兴。

但……

他忧虑之际,上空闪耀过一抹刺眼的白光。

李家广场所有人,包括李牧尘都不由眯起双眼,凝视天空。

待白光消散,有两人未借助任何东西,就静静地站在虚空中。

“天!是神人!”

“我活了大半辈子,从未见过神人!今日竟有幸见到!”

“拜见神人!”

广场所有人,以及在门口的几人,几乎同时跪下,敬畏的看着虚空中的两人。

这一刻,李牧尘沉默了。

四周之人都在跪拜,唯独他挺拔身子,倒是显得鹤立鸡群。

李牧尘轻叹了一声,并未跪拜,反而抬头望去。

虚空中,一男一女。

男子身着银色长袍,冷傲的俯视下方。他双眼之中,从始至终都有着,不加任何掩饰的藐视之色。

李牧尘眉头皱的更深,可把视线转移至男子旁边的少女身上时,左手紧紧握起了腰间挂着的半块玉佩。

少女名叫江寒月,年若十六,没有惊心动魄的美,气质却给人一种温婉的感觉。

李牧尘注意到江寒月腰间空空如也,顿时明白她的决心。

世间的山盟海誓,原来是这么的不堪一击。

她,静立虚空,璀璨如星辰。

他,脚踏地面,卑贱如微尘。

曾经依偎在月下的男女,不复存在。

江寒月同样看着李牧尘,看着这个让她以前无比崇拜的牧尘哥哥。

从小,李牧尘表露的习武天赋,异于常人,注定不凡。

她相信李牧尘未来,也是步步青云。

直到此时,她才知晓自己错的离谱。

李牧尘未来的成就再高,也不过止步于世俗。

在真正的武者眼里,武者就是神人,世俗就是凡人,哪怕武功高,也只是会点拳脚功夫的凡人。

何况,她已经一步登上青云,正俯视着李牧尘。

“你就是那个,和我徒儿有婚约的贱民?还不跪下!”

这道冷声,如九天神雷,轰炸在李牧尘耳旁嗡嗡作响,甚至有股莫名的压迫,死死压在他身上。

李牧尘身形一晃,差点站立不稳,面色涨红、青筋暴起,整个身躯在一点点弯曲。

“你要跪,我偏不跪!”

男子此举,反倒激起李牧尘骨子里的一抹骄傲。

如果男子不以势压人,他跪下也无妨,毕竟对面是高高在上的神人。

最重要的是,江寒月的冷漠态度令李牧尘心寒,心中有口闷气无处发泄。

所有人都认为,李牧尘会承受不住神人的一言,从而跪下。

下刻竟见李牧尘自主弯曲身躯,一拳狠狠的击打地面。

砰!

瞬间,尘土飞扬。

李牧尘用反弹来的力,旋即一个转身,挺拔的身形再次出现在众人眼中。

只是李牧尘的拳头血肉模糊,鲜血不断滴落在地,可以想象他究竟用了多大力气。

“李公子是在找死吗?这是挑衅神人啊,怎会做出如此愚蠢的事!”

“什么狗屁李公子,还敢反抗神人!”

广场上的百姓们看着虚空中的男子,个个寒蝉若惊,生怕牵连到他们。

果然,男子冷哼一声,一种更加恐怖的气息笼罩李牧尘。

李牧尘只觉仿若有大山压着他,额头冷汗直冒,双腿骨头咯吱咯吱的响。

男子见他还在反抗,冷冽的双眸中,有杀机在闪现。

男子怒甩衣袖,不再压迫李牧尘,却冷漠道:“贱民,念你是我徒儿曾经的未婚夫,你不跪可以。但今后,你与我徒儿不再有任何关系。另外,你冒犯神人,我便让你成为真正的贱民。”

男子停顿了下,不知用了什么手段,他的声音可让全城人听到:“这座小城的城主听好了,告诉你们皇帝,若敢收这李家的人为官、为将,就是与我丹峰宗杨季为敌。”

男子的话,无疑是在平静的湖面上,投入一颗大石子,掀起波澜。

一时间,全城沸腾。

特别是现场的百姓,深刻意识到神人不可辱。

李牧尘面色平静,摇头自嘲一笑:“封候拜将?比不上神人的一句话,我要之何用?”

江寒月美眸中,闪过一抹不忍。

她注视李牧尘孤寂的身影,心中一叹。这个和自己有过婚约的男人,短短时间失去一切,仅剩那丁点的骄傲。

是我错了吗?不,是他错了。

“走。”

随后,男子冷漠的带着江寒月离去。

倒是离去之际,江寒月回头望了一眼李牧尘,嘴中似有什么话在呢喃。

由于男子速度太快,无人听得清。

“李家这次,完全是喜事变丧事。”

“对的,武学高手在神人面前不值一提。李牧尘硬气的不跪,这下好了,前程似锦的未来被毁。”

“这酒宴还吃不吃?”

“我看我们还是走吧,别沾染了晦气,走走走。”

原本过来吃喜宴的百姓们,纷纷离去。

不多时,李家广场上只剩李牧尘和李家的十几名下人。

“少爷,你没事吧?”

十几名下人,围拢站着一动不动的李牧尘,关心道。

“以后我们便是两个世界的,所以,我们不会再相见……”

李牧尘呆呆的望着江寒月离去的方向,这句话正是她离去时的呢喃。

李牧尘读懂了唇语,内心一叹,收回目光,道:“我没事。你们把这里都收拾下,傍晚准备两碗饭菜,送到后院和我院子内。”

说完,失魂落魄朝自己的院子内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