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太古至尊神王

太古至尊神王小说

太古至尊神王

更新时间:2019-05-17
小编评语:当初那孱弱少年,如今已站在世界之巅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太古至尊神王图1
太古至尊神王图2

泰格文学为您提供《太古至尊神王》免费阅读!《太古至尊神王》是姜十一创作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讲述石云莫小月的故事。太古至尊神王讲述了:那天,稚嫩的少年走向坚强,星河寰宇,他为王者;九天十地,唯我独尊。再回首,当初那孱弱少年,如今已站在世界之巅。

精彩节选:

紫月王朝,北郡,石城。

当石云从昏迷中缓缓苏醒过来时,熟悉的房间顿时映入眼眸,他先是愣了愣,旋即连忙偏过头,不远处那两道身材高大的男子身影,也是随之出现在眼中。

“爹,段叔…”

看着眼前的两道身影,石云心中浮现一抹亲切,然后轻唤道。

石云的声音传来,两名男子也是迅速转身,为首一名大约三四十岁,他一身黑袍,身材威猛,凌厉而英俊的面庞上,是一对极为沧桑的瞳孔。

他叫石渊,乃是石云的亲生父亲,此刻看着儿子苏醒,他那凌厉的脸庞上也是浮现一抹喜色,不过那喜色刚一出现,转瞬却被一层冰冷的严肃所覆盖,板着脸庞,什么话也没说。

在石渊身后,则是一名身穿灰衣的男子,他年纪比石渊稍大,面容有些枯瘦,道道皱纹纵横间,透露出一股杀伐之气,让人难以接近。

他是石渊的副将,名为段坤,从小对石云极为宠爱。

“哈哈,云少爷,您终于醒了!”

见石云苏醒过来,段坤也是一喜,连忙给他倒上一杯热水,只是那板着脸庞的石渊还是一动不动。

“谢谢段叔。”

接过水杯,石云撑着那还有些沉重的身体,微微前倾,看向一旁的石渊,又小声的唤了一句:“爹…”

“你还好意思叫我?如此冒进,不懂隐忍,我石渊何曾教过这样的儿子!”石渊声音浑厚冰冷,但仍旧听得出那冰冷话音中的关心。

听着父亲的教训,石云也是不由得缩了缩脖子,从小到大,石渊对他的要求都极为严格,虽说他也早已习惯,不过当这种教训真正到来的时候,心中总归是有些忐忑。

不过旋即他脸上却是浮现出一股浓浓的不服,毕竟这次,可不是他的错!

北郡有一个修炼学府,名为北玄府,石云乃是北玄府的外府弟子。数日前的一次自由修炼课中,外府那群混蛋仗着人多欺负他,甚至辱骂他已经去世了的娘亲,所以石云才会愤而动手。

而结果也很惨烈,在那几个武道第二境的高手面前,刚步入武道第一境的石云哪会是他们的对手,石云被打得重伤昏迷,在学院其他人的帮助下才被送回石城。

“城主,快别说云少爷了,不管如何,少爷醒了就是好事啊,那群混蛋留着以后收拾就是,反正老段相信,少爷总有一天会超过他们的。”

段坤在一旁调和道,他明白石渊不过是刀子嘴豆腐心,这世上,没有谁会比他更心疼自己的儿子。

听着段坤的话,石渊神色也是逐渐有些缓和,他看了看石云,轻叹出一口气,道:“罢了,以后别再那么冲动就行,明天是你十四岁的生日,按规矩得去祖祠拜一拜老祖宗,可别忘这事儿。”

说完,石渊便是往房间外走去,不过在离去之前,他又顿下脚对段坤道:“老段,你留在这里照看云儿一晚吧。”

段坤点点头,看着那在夜色中渐渐隐没的黑袍身影,眼中闪过一丝不忍,随即又看向躺在床上的石云,轻叹道:“云少爷,您看,城主虽然严厉,但依然很关心您,不过您也别怪城主,离开皇城的这些年,他也过得很不容易啊。”

“皇城…”

听着皇城这个词,石云瞳孔顿时一缩,鼻子也是微微一酸,目光看向那漆黑的夜空,胸膛里,有着一股浓浓的恨意在疯狂的涌动。

不错,他们本是紫月王朝皇室之人!

石云的爷爷,也就是石渊的父亲,乃是当朝紫月人皇,石惊天!

他们本该受皇恩荫庇,可都是因为那件事情,才落得如今这个田地!

圣龙大陆有三大王朝,分别为天璇,大秦和紫月,十数年前,大秦发动国战,秦皇亲率百万雄兵攻打紫月,两大王朝于圣龙崖决战。

在那一战中,石渊所带领的那支军队,几乎占据了紫月主力的三分之一,对战况走向至关重要,可没想到在那最后关头,竟被大秦拦截在了圣龙崖之外,没能及时救援人皇,导致紫月王朝惨败而归。

回朝之后,人皇论罪,石渊被削去渊王称号,贬出皇室,到这偏远北郡,做一个小城古城之主。

此后,他们生活困窘,本为皇室之人,却被人随意欺讽!

可若事实真是如此,石云也不会有任何不甘,但后来经过石渊和段坤的无数次推演后,才发现那一次被埋伏,根本就是一个阴谋!

那是石渊之兄,石踏海的一个惊天阴谋!

当年石渊和石踏海是人皇众皇子中最优秀的两人,双双跨入天门之境,有望得到皇位继承,而石踏海为了排除异己,所以暗中将石渊的行动路线透露给了大秦,不然的话,石渊根本没有任何被埋伏的可能。

那石踏海,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竟然置王朝数十万将士的生死于不顾,叛国通敌。石踏海此罪堪比天高,若是论处,恐怕即便他是大皇子,也得落个修为被废、终身流放的下场!

可惜,石渊他们还是发现得太晚了,现在什么也改变不了,毕竟作为一个被贬之人,说出的话又有谁信?况且,他也没机会能再进皇城。

石云听说,那石踏海,现在已经被人皇册封为了七珠亲王,权倾朝野,隐有下任人皇之势。

“大伯,你可真狠啊,对自己的亲兄弟都下得了手!”

牙齿咬得吱吱作响,石云拳头紧握,一字一句的道:“不过你放心,当年我们失去的,我石云一定会一点一点的讨回来!”

房屋中,石云目光坚定,瞳孔里,似有一团火焰在疯狂燃烧。

……

翌日清晨,大日初升。

草草吃过早饭后,石云便迅速的往着祠堂而去,他可没敢忘记昨夜石渊的叮嘱。

石府下人很多,都开始了一天的忙活,一路上,石云和他们亲切的打招呼,他虽然是石城少主,但本人却没有半点架子,性格随和,很受爱戴。

一路行走,小半刻之后,一间古色古香的房屋便是出现在石云眼前。

房屋之中,有一座头戴凤冠的女性雕像,低眉杏眼,粉面桃腮,光洁的眉心上,有一朵艳如鲜血的梅花小印,整个形体,竟与真人无异。

那是紫月王朝的开朝女皇,虽是雕像,但仍可窥得女皇容貌之倾城,感受到那一股由内而外的尊贵气质。

听闻久远以前,女皇便是自这北郡中崛起,以超凡天赋悟得绝世修为,带领寥寥数十人,打下了这偌大的天下。

所以从某种程度来说,石城也算是皇室的祖地。

手里拿着一块金色毛巾,石云小心翼翼地在女皇雕像上擦拭着,不一会儿,雕像便变得一尘不染,就连其头顶凤冠,都闪耀出绚丽的金光。

擦完了雕像,石云将毛巾收好,目光盯着眼前的身影,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今日的雕像与往常有些不同,至于到底不同在哪里,他却说不出来。

“或许是因为我很久没来祖祠,所以觉得有些不太习惯吧。”石云耸了耸肩,并未太过在意,毕竟自从半年前进入北玄府后,他这才第一次回家,对雕像有所生疏也是正常的。

低下头,石云朝着雕像行三叩首大礼。

嘎吱!

当第三个响头磕完之后,只听一声脆响,四面门窗突然闭拢,一股雄浑的能量从雕像之中发出,让得石云衣袍都是猎猎作响起来。

“怎么回事?”

石云大惊,连忙将头抬起,只见得那雕像竟是在此刻通体弥漫上一层绿光,绿光如涟漪,一圈又一圈的荡漾而开,整个屋子中所有被绿光波及的物体都离奇的漂浮了起来。

桌子、椅子、水盆、甚至连石云自己,都全部悬浮在半空之中!

石云心中惊骇莫名,挣扎着想要离开,可无论他如何反抗,却都如同被一个巨人抓在手里一样,根本就无法控制自己。

知道反抗无用,石云很快镇定下来,他目光死死地盯着雕像,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竟会引发这样的怪事?

嗡!

在石云的目光注视下,女皇雕像那光洁的眉心之中,陡然张开一道裂缝,眉心的鲜红印记被蛮横撕裂,一枚不过方寸大小的绿色古玉,竟是从那里面缓缓地浮现出来!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在女皇的雕像里?!”

石云目瞪口呆,然而下一刻,他心中却仿佛有着一万头低阶玄兽草泥马奔腾而过,因为在其视线中,那枚方寸大小的古玉,竟是化作一道碧绿色的流光,撕裂周遭空气,朝他激射而来!

咻!

古玉直接没入石云眉心,石云只觉得头昏脑涨,下一刻,满屋绿光消失,他重重的倒在地上,失去意识。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