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史上最穷赘婿

史上最穷赘婿小说

史上最穷赘婿

更新时间:2019-06-16
小编评语:一分钱逼死英雄汉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史上最穷赘婿图1
史上最穷赘婿图2

《史上最穷赘婿》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小说,主角是林峰,主要内容:林峰缺钱,很缺,可谓是一分钱逼死英雄汉,如果明天天黑之前,林峰搞不到五万块钱,幸好他的老婆对他不离不弃。

精彩节选:

半夜十二点,林峰趴在城郊宽阔冷清的马路绿化带里,看着马路中央,心中欲哭无泪。

林峰缺钱,很缺,可谓是一分钱逼死英雄汉,如果明天天黑之前,林峰搞不到五万块钱,他在菜市场电线杆上打电话入赘得来的小舅子,就会被催债公司打断手脚,丢到长江里喂鱼。

别人入赘是走上人生巅峰,再不济也豪车美女,怎滴到了自己头上,竟然是公司破产,被债主追的带着未洞房的媳妇满世界逃窜。

此刻,林峰突然有些怀念自己在火车站当职业骗子的日子。

虽然同样都是被追,但是被警察追,好歹没有生命危险,哪像现在!

“唉!真是造孽啊!”

林峰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才发觉身体有些发寒,他裹了裹身上单薄的衣服,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稀少的来往车辆。

清秋的夜晚,露水越来越浓重,沾湿了林峰的裤脚,无尽寒意侵袭他的身体。

“姐夫,来,抽根烟?”一旁趴在地上的小舅子杜子腾哆哆嗦嗦的朝着手心哈了口热气,驱散寒冷,随后从裤兜里掏出一根褶皱的大前门,丢给了林峰。

林峰点燃香烟,吐出一口寒气,随后在升腾的烟雾中低声说道:“我说的你都记住了?”

“记住了!”杜子腾激动点点头道。

林峰将手中的残烟在湿润的草地上摁灭,随后眼中浮起一丝狠意,怒道:“最恨这些有钱人为富不仁了,今天,我们就要劫富济贫......”

杜子腾:“......”

碰瓷考验的不仅仅是动作技巧,更考验的是耐力。

虽然是半夜,但是来来往往已经过去好些车辆,但是看款式,没有一辆是超过三十万以上的车,这些不在林峰的作案范围之内。

毕竟盗亦有道,如果连穷人都要敲诈吸髓,是势必会遭天谴的!

杜子腾趴的有些手脚麻痹,再加上天气又冷,忍不住哆嗦着搓了搓手。

就在这时,马路上突然从远处射来了两道炽烈的灯光,林峰定睛一看,只见一辆高档奔驰迎面而来,这玩意,虽然据说漏油,但是也是价值六十六万的豪车,如果不是家境富裕,那肯定开不起。

“快快快,来活了!”林峰连忙朝着杜子腾招了招手,低声交待的说道:

“准备姿势,待会记得直接扑上去,记得,叫的惨一点,就像咱们隔壁老汪家过年吃狗肉那样,那画面你还记得吧?”

杜子腾点点头,却有些疑惑道:“老汪吃狗肉也没惨叫啊......”

“我没说老汪,我说的是他家那条狗!待会你要叫的跟他家狗被打死的时候那样惨,无助中带一丝凄凉......”

杜子腾豁然大悟,连连点头:“懂了,姐夫你看我表现!”

林峰满意的点点头,感觉孺子甚是可教也。

.......

豪华奔驰车的驾驶座上,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正娴熟的握着方向盘,轻轻拨动着身旁的档位。

副驾驶的位置上,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女子望着窗外,身材匀称,脸上洋溢着青春气息,面容精致,鹅蛋型的俏脸上,剑眉星目中似乎带着熊熊怒火。

“何叔,局里到底搞什么鬼?把我当花瓶供吗?我好歹也是警校毕业进咱们局刑侦科的,大家都查大案子,为什么把我丢出来,协调什么经济纠纷,你们也太瞧不起人了?”

被称为何叔的中年男子不由的露出一丝苦笑。

这位姑奶奶可真不好伺候,别人家世显赫都是靠着家里关系网下海经商,再不济也当个游手好闲的二代,您倒好,一股脑的往警局里钻,什么小案子看不上,非得干人命大案。

但是,警局里谁敢让您这么干?到时您要出了一点问题,您爹非劈了他不可。

“亚楠,也不是我说你,单位上的事情总归是要有人做的,大家都是随机派任务,只是刚好不巧轮到你,过段时间有大案子不就轮到你了吗?急什么?”

周亚楠撇头看向窗外,愤怒道:“轮到我的时候,黄花菜都凉了,你们就是故意的!”

中年男子不由的有些苦笑,摇头叹道:“亚楠,你刚来局里没多久,我们局里新警员都是这么安排的,不信你下次回家的时候问问你爸,哪有一开始来就能接手大案的?”

周亚楠一肚子火没哪宣泄,只得扬起拳头狠狠的朝着车门上砸了一拳,只听见一声沉闷的响声,内车门竟然被她砸的微微陷进去一块。

正在开车的何叔吓的手一抖,差点没握住方向盘,好不容易才稳住车,连忙略带哀求道:“亚楠,我的姑奶奶哟,就当何叔叔求求你了,这车是向朋友借来办案的,你把它砸坏了,我白干三年都赔不起啊。”

“坏了就坏了,谁让你们都欺负我,就这破车有什么好心疼的!”

中年男子叹了口气,只得踩着油门继续在马路上行驶,谁知道,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道黑色的人影猛地出现在车子前。

中年男子大吃一惊,下意识的急忙踩下刹车。

砰——

紧接着一声沉闷的撞击声。

车头传来一阵凄惨的狗嚎叫声。

“何叔,你好像轧到狗了......”周胜男听着这凄惨绝望的嚎叫声,吓了一跳,连忙朝着身旁的中年男子提醒道。

两人赶紧打开车门,快步走到车前查看。

“怎么,怎么是个人?”

杜子腾:“......”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您伤着哪了?我现在打120......”周亚楠颤声朝着地上哀嚎的杜子腾道歉,连忙在黑暗中掏出了手机,正准备拨打医院的急救电话,

“等等,先别打啊!”

杜子腾原本抱着腿哀嚎,听她说竟然要打120,顿时一把按住周亚楠的手机,着急的朝着身旁草丛使着眼色。

就在这时,草丛里“嗖”的一声,窜出一个人影,手里的手机开着闪光灯,朝着三人所在的位置咔擦的拍了几张照,刺得三人的眼睛生疼。

周亚楠用手挡了挡灯光,顿时吓了一跳:“什么人?”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