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 >

陈默姜慕嫄小说

陈默姜慕嫄小说小说

陈默姜慕嫄小说

更新时间:2019-07-12
小编评语:我有了偏财体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陈默姜慕嫄小说图1
陈默姜慕嫄小说图2

主角:陈默姜慕嫄乔思琪,书名:《我有偏财运》又名《财运鬼铺》灵异小说免费阅读,作者:月下柳梢,财运鬼铺小说讲述了:本来他只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乡下小子,可是一件事,一条狼牙项链,他开始自己的财运小铺,更是在之后,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同寻常,就此他在灰白之间做起生意。

精彩节选:

看到老史越来越痛苦的样子,我也不敢让他继续说下去,以免再发生上回无法控制的情况。

老史的眼角挂着泪水,十分懊悔:“我对不起娇娇,我如果不和她说分手,就不会……”

他的喉咙哽住了,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我不断地安慰着他,直到他情绪稳定才离开病房,只留下四婶一个人留下来照顾他。

到了晚上,我总算是把鬼叔给盼来了,因为他住在比较偏远的地方,来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了。

鬼叔手里提着个箱子,一瘸一拐地来到医院门口。他察看了一下医院四周,紧皱着眉头,嘴里嘀咕着什么。

我迎上去的时候,鬼叔看了我眉心一眼,脸色当即就沉了上去,而我靠近他的时候,他也略微有些抵触。

我问他怎么了,他没说话,径直进了医院。

在病房走廊里,他对着两边不停地念叨,那些护士以及病人家属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进了老史的病房,鬼叔看了眼病房的四个角落,没有说话。这时候,我和四婶介绍说,这是我替老史找来的一位会看事儿的先生。

村里人都对鬼神之事格外敬畏,四婶也不例外,她激动地拉着鬼叔的手,恳求他一定要救救她儿子。

鬼叔眯着小眼睛,十分正经地说道:“缘主,你放心吧!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都是老鬼分内之事。只不过,你可能要在外面等候了。陈老弟,你把缘主带出病房。”

我带着四婶出了病房,透过病房的窗子看到鬼叔此时正在病床前跟老史交流着什么。

过了大概一刻钟,我听到病房里的鬼叔喊道:“陈老弟,替我准备四杯水。”

我立刻端着四杯水进了病房,按照鬼叔的吩咐,将那四杯水放在了病房的四个角落。

我刚想问他原因,鬼叔就拉着我暂且离开了病房。四婶见我和鬼叔出来,想要上来问问老史的情况。

鬼叔说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着那个红衣厉鬼来找老史的时候,将她收服了。

四婶一听松了口气,透过病房门上的小窗户,看着病床上躺得格外安静的老史,脸上尽是担忧。

这时,鬼叔把我拉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对我说:“你小子倒是与这一行很有缘啊!”

我听得有些莫名其妙,狐疑地看着他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身上有股灵力,很招阴灵,我怀疑应该和你脖子上的狼牙有关。”

我没等他说完就想回去了,因为我知道鬼叔这货多半是又开始打我狼牙宝贝的主意。

“别急着走,听我说完。这世上所谓的鬼魂不过是一股能量,有些能量对人身体有益,有些能量对人身体有害。而你身上的磁场,偏偏是两种能量都容易吸引的,也就是俗话说的招阴体质,而想要吃这一行的饭,你还真得能看到点儿什么,才算是入了门。”

我有些不相信,长这么大,见鬼的次数一个手都能数出来,怎么还成招阴体质了?总觉得鬼叔是在瞎扯淡。

鬼叔见我半信半疑的样子,继续说道:“你这两天是不是被阴灵给缠上了?而且我能感觉到你身体里有两股能量,一个至阴,一个至阳,要是让它们互相碰撞,我怕你这肉体凡胎会受不了。”

鬼叔说得越来越邪门儿,我听得也越来越瘆得慌。

我说:“你可别吓我,你不就是想要得到我的狼牙吗?我告诉你,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将狼牙交给你的。”

鬼叔突然正色道:“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我没和你开玩笑,你的身体里现在真有两个阴灵。要是不想办法把它们弄走,你就死定了。”

我咽了口吐沫,见鬼叔说得那么认真,不像是假话,我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我问鬼叔那我该怎么办?鬼叔说让我跟着他成为先生,说我蛮适合的,这样的话,我就会有灵力了,有了灵力就不会担心这些阴灵对我造成的伤害了。相反,还能利用这些阴灵,来解决一些事情。

他还说只不过以后若是我真有了这样的能力与本事,虽说短时间里能给我带来不少的利益,但时间一久,我会失去很多。

我自动忽略了鬼叔后面说的副作用,想着只要能为自己带来更多的利益就行。

于是我就答应鬼叔,跟着他入行,今后也要成为像他这样能看事儿的先生。

只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看中了我?后来我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冥冥中的注定。

鬼叔看上去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说到一半的时候又欲言而止。

我问他今天晚上能帮老史解决红衣厉鬼吗?鬼叔说那要看那红衣厉鬼的戾气严不严重了。

我突然对他说,如果那红衣厉鬼来了,能不能放她一马?我只是觉得刘娇娇很可怜。

鬼叔诧异地看着我,说道:“你怎么还对鬼生起怜悯之心了?它可是想要你发小的命,不死不休的那种。”

我没说话,目送着鬼叔重新回病房继续帮老史解决红衣厉鬼去了。

而我却突然觉得脑袋一阵胀痛,就像是周围有什么东西影响到了我一样。

我揉着太阳穴,突然周围有股莫名的感觉吸引着我。就在医院走廊里,我看到有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小女孩蹲在角落正在哭。

我疑惑地看着走?里的其他人,他们都对那个无助的小女孩视而不见,十分冷漠。

我走到小女孩的身边,问她:“小妹妹,你怎么一个人蹲在这儿哭?你的家人呢?”

小女孩抽泣着说道:“家里人都不要媛媛了,他们都不肯理媛媛,谁都不愿意理媛媛,只有大哥哥你愿意理媛媛。”

我走到她身边,牵起她的手,她的手十分冰凉,就像冰块一样。

我说我带你去找爸爸妈妈,他们在哪?

小女孩指了指急救室大门里的一对年轻夫妇说道:“大哥哥,他们都在哭……”

急救室内的一对夫妻正趴在一个病床上因为抢救无效而去世的小女孩身上痛哭不已。

而那个过世的小女孩居然和我身边的小女孩长得一模一样!

我心里顿时一惊,缓缓地低下头,发现身边竟然什么都没有……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