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言初江盛安小说

言初江盛安小说小说

言初江盛安小说

更新时间:2019-07-18
小编评语:她快要不能呼吸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言初江盛安小说图1
言初江盛安小说图2

男女主是言初江盛安书号《304050》,网络作家路西法最新力作,由泰格文学为书迷推荐阅读,言初江盛安小说讲述了:结婚三年,她患上癌症,本想和他好好度过最后的生活,可是他却迫不及待的想娶她的妹妹,连最后的一点时间都不愿意给她。

精彩节选:

正是初春,没有开暖气的房间,冰寒彻骨。

“今晚回来一趟,我有事要跟你说。”言初泪水在眼里打转,却尽量语气自然地说完整句话。

“公司加班,没空。”电话那头的男人语气十分不耐烦。

“我……”电话那头传来女人的娇声呻—吟,打断了言初的话。

空气仿佛凝滞。

“没事我挂了。”连敷衍都懒得敷衍,江盛安直接挂断了电话。

言初死死地抓着手机,不让泪水流出来。

桌上的检测报告单仿佛无声的嘲讽,嘲讽她的愚蠢,天真。

胃癌,晚期。

结婚三周年纪念日,她从医院拿回昨天晕倒的体检报告,他却和别的女人在外面鬼混,家都不回。

心里的愤怒像是一团火,烧得她心脏一阵一阵地抽痛。

江盛安,你怎么可以,对我这么残忍?

化了个妆掩盖苍白的脸色,言初开车直奔公司,狠狠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

“江盛安!你……”言初质问的话语生生顿住,面色发白地愣在了原地。

“谁让她进来的!”江盛安脸上没有半分被撞破奸情的尴尬,只有不悦。

江盛安助理低头退出去,顺手把门带上,而那埋在江盛安怀抱里的女人,也抬起了头。

言初万万没想到,江盛安偷欢的对象,会是自己的继妹,蒋玥。

“姐姐,你来了?”蒋玥脸上不见半点尴尬和愧疚,好似早就等着这一刻一样,脸上挂着胜利者般得意的笑。

“玥儿,你先出去一下。”一向对她冷脸相对的江盛安,此刻看着蒋玥笑容却是刺眼的温柔。

一瞬间,言初回忆起这几年蒋玥和继母蒋含玉不断的讨好和怂恿以及江盛安冷淡疏离的态度,一个可怕的想法一闪而过,快得让人抓不住。

“她为什么会在这?”蒋玥从她身边走过,言初却只是冷冷看着江盛安,指甲狠狠地陷进手心里。

江盛安看着门口即便是愤怒到极致也不肯失态的女人,嘴角轻轻勾起,挑衅又嘲讽:“为什么不能?”

“江盛安,我是你的妻子,她是我妹妹。”言初强忍着从身体每一处角落扩散的凉意,只觉得自己从来没看清楚过眼前这个男人。“你眼里,还有半点礼义廉耻吗?”

“妻子?”江盛安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语气凉薄:“你真以为,你现在还有资格做我的妻子?”

“你什么意思?”言初喉咙发紧,攥紧的手指骨节微微泛白。

“怎么,装听不明白?”江盛安看着言初那副惯常的矜贵高傲样,憎恶的情绪就不打一处来。

他受够了她这幅天之骄女高高在上的样子。

受够她施恩般的喜欢。

好像他永远是江家那个见不得人的私生子,永远上不得台面的废物。

“我就直说了,离婚协议书我已经让律师起草,大家好聚好散。”

言初不可置信地看着江盛安,心口一阵一阵地绞着痛,痛得她几乎窒息。

“为什么?”

言初伤心的表情落在江盛安眼里,只让他感到快意。

“因为讨厌。”

言初偏头看他,雾蒙蒙的眼睛浮起水光,却倔强地不肯落下来。

她想从江盛安眼里看出一点点说谎的不自然和心虚。

可是没有。

半点都没有。

他的眼睛,就跟他的话语一样,充满了对她的嫌弃与厌烦,好像多看她一眼都不情愿。

“既然这么讨厌,当初为什么要跟我结婚?”

江盛安站起身来,走近言初,仿佛要细细欣赏她的悲伤愤怒一般:“因为……你们不是都看不起这个私生子吗?”

江盛安的话语一刀一刀戳着言初的心窝,她苦涩地攥着手中的提包,那里面放着她的检测报告单。

这件事情若是放在三年前,她也许会跟江盛安吵,跟他闹,甚至离婚。

可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三年的婚姻磨平了她的棱角,唯一的爸爸离世,言氏企业也已经被江盛安吞并,而自己也没多少日子可活。

她只想让最爱的人,陪她一起走到生命的尽头,仅此而已……

“江盛安,你有心吗?”言初笑着抬头看向江盛安,眼底却是一片荒芜,“我为你用绝食威胁我爸给我退了婚约,放弃言家的继承权嫁给你。”

“为你学着怎么打理公司,应付那些难缠的客户!”

“我为你放弃了一切,可你却说……看不起你?”言初眼眶发疼,声音几乎哽咽。

“够了!”江盛安努力忽略心底那抹不忍,看着言初的眼神越发厌恶,“别把自己说的那么无私,当初是你死缠烂打非要嫁给我的,不是我拿刀逼你下嫁的。”

“是,你言家大小姐多高高在上,被你看上就应该感恩戴德地接受,把你供得像祖宗一样,是吧?”被触及心底最阴暗的角落,江盛安手背因为愤怒而青筋毕露,“可我从来都不稀罕!”

“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种施舍,明白吗?!”

明白吗?三个字犹如寒冰利刺般,狠狠地戳进了言初的心脏,让她快要不能呼吸……

她要是明白,又怎么会让自己走到今日这个地步……

站在公司大门外,明明初春的日子,言初却觉得犹如寒冰腊月,冻的她冷意刺骨。

恍恍惚惚回到家,却发现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在等着自己。

“言初,你已经不是言家大小姐了,为什么还缠着盛安哥不放?”蒋玥站在门口的台阶上,趾高气昂。

没有吃晚饭,言初只觉自己胃里像有一团火在烧,:“蒋玥,你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

蒋玥气急,咬着牙,语气怨毒:“资格就是他现在喜欢的人是我!而你言初,已经一无所有了!”

“喔。”言初越过蒋玥,径自朝院内走去。

蒋玥被她这默然的态度惹怒,目光不期然地瞥向大门外的方向,似是确认好什么后,她一把扯住言初的胳膊,那力道像要把她骨节捏碎。

“做什么,放手!”言初皱着眉想抽回手臂,可没想到的是,根本没怎么用力的她,就这样看着蒋玥从门前的台阶滚了下去,而她身后不远处……是刚回家的江盛安。

“言初!你是不是疯了?”江盛安快步走来扶起蒋玥,眼神锋利地看向她。

蒋玥瑟缩在江盛安怀里,一幅痛苦隐忍的模样:“是我不该来找姐姐,求她原谅的,你别责怪她。”

江盛安被蒋玥扯了扯袖子,顿时无暇顾及言初。

“我先送你去医院。”

言初闻言,脸上的血色彻底褪去。

“江盛安,你不准走!如此拙劣的伎俩,你难道一点也看不出来吗?!”看着江盛安抱起蒋玥转身要走的背影,她忍不住阻止出声。

你走了,我们就真的完了。

不准两个字,让江盛安眼底闪过一丝阴鸷,抱着蒋玥,毫不留恋地开车离去,没有半点停留。

言初站在那里,心中满是悲凉:“江盛安……”

你知不知道……

我也好疼。

疼得快要死了。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