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神少

神少小说

神少

更新时间:2019-07-23
小编评语:这都要怪章三阳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神少图1
神少图2

《神少》的主角是章三阳冷凌月,由网络作家搁浅倾情贡献!泰格文学为您推荐阅读。神少小说讲述了:冷家,虽然只是西城一个三流世家,但在西城好歹也算的上豪门,有头有脸的存在。可她冷凌月当初会何会嫁给这个男人,为什么又要被驱逐出冷家,现在又为什么会沦落到在外租个两室一厅的屋子,和父母龟缩在这里。这都要怪章三阳。

精彩节选:

“我错了。”章三阳低着头,一脸委屈的站在那,感觉自己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明明就是接了一单外卖而已,对方却偏偏让他顺带一包姨妈巾,想章三阳唐唐七尺男儿,自然是直接拒绝。

可为了一个好评,加上五块钱小费的诱惑下,他还是干了。

更重要的是,这事还偏偏被自己的媳妇和她的同事恰巧撞上了,那会,章三阳死的心都有了。

章三阳心里估计着,自己怕是出门忘记烧香拜佛了吧!

“错了?”冷凌月眉头微微一挑,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个一无是处,没有丝毫作用的男人。

冷家,虽然只是西城一个三流世家,但在西城好歹也算的上豪门,有头有脸的存在。

可她冷凌月当初会何会嫁给这个男人,为什么又要被驱逐出冷家,现在又为什么会沦落到在外租个两室一厅的屋子,和父母龟缩在这里。

想到这些,她心中百般不甘、怨恨;她不恨章三阳,只是恨自己的爷爷,当初为何要定下这份婚约。

“以后……不会了。”章三阳弱弱的说了一声,和冷凌月结婚四年多了,对冷凌月的脾气他还是很了解的。

章三阳心里也很愧疚,估计她这次肯定被那些同事笑话疯了吧!

“跪下。”冷凌月喝道。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但章三阳很没脾气的直接跪了下去,还把头压的很低,仿佛做错事的孩子。

冷凌月越看越生气,心里气不打一处来,这还是男人吗?你难道就不会反抗一下。

冷凌月越想越气,她举起手还没落下,章三阳可怜兮兮的抬起头来,双手揪着耳朵。

迎着章三阳的目光,冷凌月还是心软了,这个男人虽然不中用,但对自己是真好,一心一意,不管自己如何打骂,他都没有任何的怨言。

慢慢的,不自觉中,冷凌月就把扬起的手又放了下去。

章三阳一见嘿嘿一笑。

冷凌月扫了他一样,这个男人认真起来,就好像是在动手术的医生一样,嬉皮笑脸的时候,就像是个无奈,她有时候怀疑,自己是不是娶了一个精神分裂症。

对,是娶,因为这个男人是入赘在她家的。

“先说说,你今天赚了多少钱。”冷凌月问道。

“一百多!”章三阳把手机递给冷凌月一看,一共是一百九十五,加上那五块钱的零钱,那就是刚好二百。“加上那五块钱小费,刚好是二百。”

冷凌月眉头一跳,五块钱小费?提起这事她就气的牙痒。

就为了五块钱你就给别的女人买姨妈巾,你知道那些同事是怎么笑话我的吗?

“吃屎吧你。”冷凌月气愤的直接把章三阳推倒在地上,甚至还想冲上去踹上两脚。

可想了想还是算了,明天还有正事,要是弄出个伤来,丢脸的还是她冷凌月。

她没在管章三阳,直接往卫生间走去,打算洗个澡。

章三阳从地上爬起来,悻悻往厨房走去,吃了点东西,回来的时候,冷凌月刚好披着一层白色的浴巾,伴随着雾气腾腾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章三阳脑子里有点儿恍惚,虽然结婚四年多了,但两人一直都是相敬如宾,更别提什么生儿育女了。

章三阳才二十出头,说心里没有欲望那是假的。

迎着章三阳火热的目光,冷凌月皱了皱眉,自己不知道倒了什么血霉,怎么娶了你这么一个男人。

“跟我进来,有话和你说。”冷凌月懒得搭理章三阳,走进卧室,优雅的并着双腿坐在床边。

章三阳赶紧跟了进去。“怎么了!”

“明天是我奶奶七十大寿,到时候所有冷家的人都会去,下午会有寿宴,你最好别再出什么差错。”冷凌月冷冷的说道。

章三阳点点头,心里叹了口气。

冷凌月的奶奶李芳在她爷爷去世以后,就成了冷家现在的掌舵人,而冷凌月被驱逐出冷家,也是她奶奶一手所为。

冷家有三子,而冷凌月的父亲冷天浩是第三子,都说宝贝疙瘩宝贝疙瘩。

可李芳却很不待见冷天浩一家,直到冷凌月的爷爷去世,因为章三阳的不作为,对冷家没有什么贡献,以此为借口被驱逐出冷家,也正因此,章三阳很不受岳父冷天豪与岳母秦玲的待见。

见到章三阳答应,冷凌月也懒得在说什么,直接闭上了眼睛。

她需要养足精神,应付明天,因为明天又会是一个很难度过的日子……

第二天,章三阳起的很早,穿着一身地摊货正在挑选礼物,由于囊中羞涩,也买不了什么像样的礼物。

在他身后,还恭敬的站着几个男子,过了很久,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子才恭敬道:“少爷,您该回去了。”

“开始了吗?”章三阳把玩着手上的青花壶,双眼微微一眯。

“是的。”瑞克道:“少爷您的历练该结束了,我们现在就可以回族里,至于补偿合同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

一人上前,手上捧着一个档案袋,恭敬的递给了章三阳。

“我想,他们可能已经忘记了我吧!”章三阳咧嘴一笑,随后将手上的青花壶递给了店老板包了起来。

他又想到了当初离开章家时的场景,那一张张得意的笑脸,一道道的冷嘲热讽。

“您……”

“瑞克,我们在一起多久了。”章三阳忽然问道。

“十五年了!”瑞克恭敬答道。

“是啊,十五年了。”章三阳微微一笑,看着那些文档。“这些东西处理下吧,不需要了。”

“您想……”

“今天是冷家老太太的寿宴,我不想看见她在受委屈。”章三阳伸了个懒腰,一脸懒散的动了动脖子。

“少爷,您变了。”瑞克说。

“哦?”章三阳眉头一挑,微微一笑。“那你说说,我哪里变了。”

“以前的您锋芒毕露。”瑞克说。

“那现在呢。”章三阳饶有兴致的问道。

“随和、内敛。”瑞克笑着说道。

章三阳没有继续说话,随手接过店老板包装好的青花壶,嘴角间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弧度。

不知道这些年你们是不是觉得我章三阳就此一蹶不振了,等我再回章家之时,我们又会以怎样的姿态见面……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