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妙手小乡医

妙手小乡医小说

妙手小乡医

更新时间:2019-07-24
小编评语:所以他再一次死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妙手小乡医图1
妙手小乡医图2

《妙手小乡医》的主角是吴谓桂花,由网络作家红烧鲤鱼倾情贡献!泰格文学为您推荐阅读。妙手小乡医小说讲述了:吴谓与人争锋,自不量力的找上门去,结果看到了不该看见的东西,不但自己被人活活打死,还连累了唯一对他好的人,死而复生的吴谓不但不反省自己,还变本加厉的惹祸,最终,再也没有人给他擦屁股,所以他再一次死了。

精彩节选:

“桂花嫂子,这就是爷爷花了一生积蓄买下的宅子?!”

吴谓看着眼前这破败不堪的老宅子,几乎是要把手里的房屋买卖合同给撕碎了,悲痛而又愤怒。

桂花叹了口气,道:“是啊!你爷爷临终前一直说要为你做最后一件事,就是买一间可以给你学成归来开医馆的地方,可惜房子是买下了,人也走了,为了不耽误你毕业考试,还不让我告诉你,唉!”

“这样的破屋子,怎么可能值十万!?这完全就是坑人,是欺诈!不行,我要去找那周通,把爷爷的辛苦钱要回来!”

吴谓咬牙,拔腿就走,他口中所说的周通,正是把这老宅子买给王守义的人。

“哎!吴谓,你别冲动,那周通可不是个讲理的人啊!”桂花见状,急得跺脚,想要拦吴谓已经来不及了,连忙一路小跑着追赶吴谓。

两人前后脚到了一座占地面积不小的平房外头,这正是那周通的住处。吴谓正想喊人,却突然听见其中一间屋子里传来奇怪的动静,随即转到那屋子外头,隔着窗户外里面看,桂花也跟了过来朝里头看去。

“呀!死鬼,轻点!”

“用力点,哎呀!”

“嘿嘿!别瞎叫唤了,回头把人给招来了,我可不管啊!”

“还不都是怪你,把人家弄得……哎呀!”

屋子里,一阵阵淫声浪语不停地传来,而床上,一男一女正赤条条地纠缠在一起。那男的压在女人身上,粗暴地运动着,女的则是明显在压制着不让自己叫唤出来,但也像是八爪鱼一样,紧紧地缠住那男人。

“啊!?那不是周通和村主任的媳妇李琴吗!?”桂花只看了一眼,就羞红了脸,扭过头啐了一口,不敢再看了。

吴谓顿时也有些尴尬,但也没忘记自己是来干什么的,正想说话,屋子里周通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回头吼了一句:“谁在外面!?”

“不好了,吴谓,那周通发现我们了,快走,不然他为了保全自己和李琴,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桂花顿时花容失色,急忙拉着吴谓离开。吴谓犹豫了一下,不想让桂花受到牵连,也就只好和她一起往回跑。

周通提着裤子跑出来,看到吴谓和桂花手拉着手跑远,眼中寒光一闪,当即就扯着嗓子喊人:“来人!”

话音落下,几个平时跟着周通混的青年冲屋外奔了过来,凑到周通跟前。

“通哥,完事了?”

“完你妈啊!老子让你们把风,你们吃屎去了?”周通一巴掌就甩在了问话那人地脸上。

“通哥,李琴那口子到乡里开会去了,我们见没什么事儿,就,就在屋外烤地瓜……”

“没事?有人扒老子窗户偷看老子办事,你跟我说没事儿!?”周通又扬起巴掌,那几个小弟缩了缩脖子,都不敢再说什么了。

“谁,是谁看见了?”李琴颇为忐忑地从屋子里跑了出来。

“吴家那个外乡来的小寡妇桂花,还有一个小屁孩,估计就是那吴老头子的孙子了。”周通眯眼寒声道。

“是他们俩?他们俩来干什么?”李琴闻言,松了口气,只要不是自己丈夫撞见自己和周通地事儿,那就无所谓了。

周通冷笑道:“估计是为了房子的事儿。正好,他们不来找我也就算了,既然来了,还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那就怪不得我了,你们几个,带上家伙跟我走!”

周通言罢,几个小弟就都立即找来了棍子砍柴刀之类的东西,上了周通的面包车,朝着吴谓和桂花的方向追去。

吴谓和桂花跑回到老宅屋前,惊急之下,桂花跑不动了,停了下来,扶着吴谓气喘吁吁。

“嫂子,你没事吧?”吴谓体力比桂花好上不少,拍着她的后背帮她顺气。

“没,没事。”桂花摆摆手,抬起头来,却脸色一红,急忙放开了吴谓退开了两步。吴谓也发现自己和桂花刚才的举动有点暧昧,几乎就跟搂着桂花没什么区别了。而严格来说,桂花是他的嫂子,在乡下地方,弟嫂之间必须保持距离,否则容易招来风言风语。

两人正说着,发现后面一辆面包车扬着尘土开来,周通半个身体探出车窗,手里攥着一根木棒,来势汹汹。

“嫂子,你先进去,我和那周通谈谈。”吴谓道。

“不行,吴谓,还是我去吧,你一大学生,少跟这些人打交道,那周通就是个泼皮,他肯定对你没好话的。”桂花毅然道。

面包车在两人跟前停下,周通几个人纷纷下了车,围住了吴谓和桂花,周通打量了几眼吴谓,冷冷道:“刚才偷摸摸进我家的人是你啊?”

吴谓平静道:“是我,但我是要去找你谈我爷爷跟你买的这老宅的事情的。”

“少废话!听说你是城里回来的大学生?我呸!在城里学做贼呢吧?连我家都敢乱闯,知道是什么后果吗?给我打!”

周通吐了口口水,不由分说就提起棍子一指吴谓,他身边那几个早就蠢蠢欲动的小弟立马就也举着武器扑向吴谓。

“嫂子,快躲开!”吴谓大惊,没想到这周通竟然猖狂蛮横到了这种地步,光天化日之下就要打人!

情急之下,吴谓把桂花推开,同时躲开了一个混混抡过来的棍子,但那周通却在此时窜了过来,从吴谓身后一脚踹了过来。

吴谓被踹得向前摔倒,脸面朝下,一脑袋磕在了地上露出小半截的一块貌似石碑的东西上,一股血液,随即就从他的额头流淌了出来。

“吴谓!”血水蔓延开来,桂花一看,吓得惊呼出声。

周通和几个小弟看到这一幕,脸色也是一变,但周通嘴角随即露出一丝冷笑,哼道:“死了活该!这就是做贼的下场,走!”

“你们不能走!快喊人救命啊!吴谓是吴家的独苗,他不能死,你们得救他啊!”桂花被吓得哭了起来,拉住周通哀求着他们救人,而那周通急于脱身,一时桂花就和周通纠缠了起来。

而此时,谁都没有发现,从吴谓头上流出来的血液,浸染在了那块石碑上,血液顺着石碑渗入了泥土之中,那石碑突然有一团金光闪烁了一下,而后,隐入了吴谓的体内。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