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异能 >

深春囚宫

深春囚宫小说

深春囚宫

更新时间:2019-08-02
小编评语:一颗真心被他践踏,最后她终于死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深春囚宫图1
深春囚宫图2

《深春囚宫》的主角是木瑶蔺渊,由网络作家殊途同归倾情贡献!泰格文学为您推荐阅读。深春囚宫小说讲述了:她的心都给了他,可是却被他才在脚下,当她被深宫吃掉之后,他却后悔了,这样的姑娘她再也遇不到了。

精彩节选:

雪悄无声息的下着,越下越大,把整个世界都变成纯白色。寒风凛冽吹的破败不堪的木窗哐哐作响。

“叽!”

“叽叽!”潮湿阴暗的冷宫里爬满了老鼠蟑螂,一个蓬头垢面的女子四肢被锁链束缚,浑身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恶臭味。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弄醒!”一阵尖锐的女声响起,旁边的太监匆忙上前盛了一盆冷水泼向被锁着的女子。

一盆凉水下去女子冻的哆嗦惊醒,水浸shi了她的衣裳瘦弱的身体暴露在众人面前。

“木瑶,你在冷宫的这段时间过得挺滋润嘛。”

听着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木瑶缓缓抬头,蓬乱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颊,通过缝隙看到眼前穿着锦衣华服头带金步摇的女人。只是看了一眼便垂眸,苍白起壳的唇一张一合,“柔妃若喜欢咱们便换换。”

“呵呵!”柔妃讥笑,拍着双手外面便一个太监提着食盒进来,“喂瑶妃用膳。”

太监走过去,将食盒里的红烧肉喂过去,木瑶侧头眸中满是冰冷。

柔妃唇角上扬,摸着纤细的手指上前,“姐姐,这可是皇上特意吩咐。皇上念着与姐姐一日夫妻百日恩,怕这寒冷的冬天让你受冻挨饿。”

“姐姐既然不想吃,那便倒出去喂狗。”

“不!”木瑶抬头声音有些颤抖不难听出激动,“我吃!我吃!”

“这就对了嘛。”柔妃脸上的笑容更灿烂,挥手让太监回去。

看着碗中色泽红润酱香四溢的红烧肉,她吞咽着口水。已经很久没尝到肉是什么滋味了。木瑶尝了一口入口即化肥而不腻,狼吞虎咽吃了起来柔妃在一旁温柔道,“别着急慢慢吃,还有好多呢。”

“皇上什么时候来?”木瑶突然停止抬头,柔妃脸上明媚的笑容逐渐散去,“姐姐你先吃,这红烧肉凉了可就不好吃了。吃完了我就告诉你。”

木瑶咀嚼了两口就吞下,直至吃完最后一块肉抬头,还没吞咽就迫不及待,“他什么时候过来?他为什么不过来!”

为什么要把她锁在这里,为什么要把她关押在这里!

柔妃不应,笑靥如花,“姐姐,刚才的肉可还好吃?”慢步过去贴着木瑶的耳畔轻缓道,“这可是你……儿……子的肉。”

木瑶咀嚼的嘴停顿一秒,脑海里轰的一阵爆炸声只感觉耳鸣目眩,肚子里一阵翻江倒海,“呕!”

“呕……”

看着木瑶呕吐不止柔妃大笑,“哈哈哈!姐姐,亲儿子的肉可还美味。”

“这可是妹妹专门请了御膳房最好的御厨烹饪,味道还不错吧?姐姐你吃的一点不剩肯定味道不错。”

“林柔云!”木瑶一声破音的嘶吼悲痛欲绝,“林柔云!你把我孩子怎么样了!”

“你对我孩子做什么了!”颤抖的声音暴露了她的恐惧害怕,林柔云声音轻柔,“姐姐你怎么就忘记了?刚才你吃的不就是你儿子。”

“啊——”木瑶冲上去要杀了林柔云,却被锁住四肢的锁链阻止,挣扎着哭泣着胃里一阵翻腾。

“呕——”猩红的眸中被泪水包裹,“林柔云,你这个畜生!”

“畜生?姐姐,吃亲生儿子肉的人可是你。”看着木瑶痛苦狂呕林柔云笑的花枝乱颤,“瑶妃还没吃饱,继续传膳。”

林柔云站在一侧看着这些笑容越发灿烂,之前没死那以后就生不如死。

太监领着食盒进来,打开食盒的一刹那红烧肉的酱香味飘香四溢,刚停下的木瑶再次呕吐。

红烧肉的香味让她想到了刚咽下去的肉,那是她儿子!她儿子的肉!

“姐姐,你刚吃那么点肯定没吃饱,来继续尝尝。”这次柔妃亲自喂食,夹着色泽红润的红烧肉喂向木瑶。她扭头气的颤抖双手攒紧指甲镶嵌入手心,布满红血丝的眸中是恨是震怒,心似撕裂般的疼痛。

“姐姐,你怎么不吃呀。”

“今天给你做的是后背红烧肉,明天给你炖手指汤,还有心汤。”

“林柔云!”木瑶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叫声,柔妃微顿微笑继续道,“姐姐你放心四肢心脏都是放在皇宫的冰窖里,保证每天吃着都像是新鲜的。”

“啊!”

“啊——林柔云!你个畜生,你个禽兽!我要杀了你!”

“我要杀了你!”木瑶挥舞着拳脚却被沉重的锁链牵绊住碰不到林柔云分毫。

“杀了我?”柔妃满脸阴狠,“你现在有那个能力吗?”夹着红烧肉就强塞到木瑶嘴里,她咬紧贝齿。见塞不进去柔妃下令两个太监掰着嘴强行塞进去。

刚入嘴木瑶胃里就是一阵翻腾,一股异物涌上来,“呕!”

柔妃赶紧后退几步,裙角染上了污秽之物脸色逐渐苍白,“不识好歹。”

她挥手外面领进来一只大型藏獒犬,将碗中红烧肉倒在地上,那藏獒快速跑过去将红烧肉吃的干干净净。

“看看狗多听话,你它一半听话多好。”

看着自己儿子成了狗的果腹之物木瑶握着铁链的双手捏紧,满是红血丝的双眼充斥着骇人杀意,“我吃。”

这两个字从后槽牙硬挤出来,柔妃娇媚一笑,“姐姐,你早点这样不就好了。”她夹着红烧肉喂给木瑶。看着面前摇晃的纤细白嫩的手腕木瑶张嘴一口咬住。

“啊——”

惨叫声传遍冷宫,旁边太监赶紧把柔妃跟木瑶分开,看着手腕的牙印林柔云生了杀心。

“木瑶!你想死我成全你!”拔下金步摇就刺向木瑶胸口,快刺到的一刹那立马将金步摇藏在袖口中,“姐姐,妹妹知道你在冷宫吃不饱穿不暖,特意让御膳房给你做些好吃的来,你怎么如此对我。”

柔妃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眼泪说来,没了刚才嚣张跋扈的语气转而是可怜无助一副被欺负了表情。

那双水汪汪的杏眼含泪,梨花带雨的模样让人心怜。

观此木瑶一阵讽笑,林柔云又开始演戏了,那便说明他来了。

“怎么回事?”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