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蔓蔓青萝缠情丝

蔓蔓青萝缠情丝

蔓蔓青萝缠情丝

更新时间:2019-08-07
小编评语:前世,她被钉上不守妇道、与人私通的罪名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蔓蔓青萝缠情丝1
蔓蔓青萝缠情丝2

泰格文学给您提供小王baby最新力作《蔓蔓青萝缠情丝》全章节阅读!《蔓蔓青萝缠情丝》是一本言情小说,描写了主人公卫如蔓顾元修的故事。小说讲述了:前世的她遭人陷害,背上了一堆骂名凄凉死去,重生归来她回到了青葱年华,不要善名甘做毒妇,要做一个人不敢招惹的主。

精彩节选:

卫如蔓嘴角漾起淡淡的嘲讽,果然是坐不住了呢。

“妹妹怎的如此紧张?我们不过就是碰巧遇上了而已。”

卫婉兮也察觉自己似乎显得过于激动,旋即笑笑,善意的对卫如蔓点点头,斟酌着开口:“那,姐姐是否看到其他人了?”

一听这话,卫如蔓的眼睛微微眯起。

此前她一直以为李林卫之所以能够结交上七皇子,大约是凭的他的能力。但卫婉兮这话何意?莫不是此次李林卫与七皇子的密会她也是知晓的?若真是如此的话……

心中的惊讶暂时压下,卫如蔓深深的看了卫婉兮一眼。她名义上的这位妹妹这才不过十一岁多,便有这么深沉的谋划,当真是可怖啊。

“妹妹这话问的,那得月楼可是京都最负盛名的菜馆子,自然是客似云来,人嘛,自然见的多了。”

卫婉兮瞧着卫如蔓这淡然的神态,不知为何,心中却生起了一丝丝怪异的感觉来,原本以她的性子话听到这里便会作罢,然此刻却不知为何脱口而出:“难道姐姐就没见到尊贵的人,比如说……”

瞧着卫婉兮那差点抓耳挠腮的模样,卫如蔓就觉得好笑。前世的自己究竟是有多眼瞎,才能看不出来眼前这个演技拙劣的妹妹内心竟比蛇蝎。端看她此刻无意识晃动的双手,还有那闪烁的眼神,便是素雨都能看出一二吧?

想到这里,卫如蔓便想起前世一直忠心耿耿的素雨的确曾对她提起过要提防这个妹妹。只是彼时的她一心钻研琴棋书画,对这等勾心斗角嗤之以鼻不说,也是一直当卫婉兮是自己的亲妹妹,一母同胞,哪里就真能这么狠心的对付亲姐?倒是狠狠的训斥了素雨几回,往后素雨倒是乖巧了没再提及,只是每每都能见到她欲言又止的神情。

哎,想起这些,卫如蔓心中便是慢慢的后悔。

若是前世的自己但凡有一丝的警惕心,以自己的聪慧也纵然不会落得被人诬陷五马分尸的下场。

思绪拉回,瞧着卫婉兮这般神态,卫如蔓好心的试探:“妹妹是想说尊贵的如高阳王是吗?”

卫婉兮正苦恼着用什么来比喻呢,若是提起皇子公主的话,难免会引起卫如蔓的怀疑。这段时间卫如蔓的变化她是一一看在眼中的,往日里无往不利近日却是频频受挫,这不得不让她生出警惕心来。此刻一听卫如蔓提及高阳王,那人又是自己从小到大爱慕着的,顿时连连点头。

“对,对,就是高阳王这般的。”

卫如蔓装出一副失望的模样来,叹息着摇摇头:“可惜了,姐姐可没有妹妹这般的幸运,想是妹妹若是去的话,多半是可以遇上的。”

她自是没有忽略卫婉兮脸上一闪而过的自得。

“啊。”卫如蔓猛地捂着嘴,一脸愧疚的看着卫婉兮,眼中略微湿润,“提起这事,姐姐便想起来了。今日与李公子说话时一不小心透露了妹妹喜欢四殿下的事情,这,这应该没事吧?”

“什么?”卫婉兮的声音顿时拔高了,惊愕的瞪着卫如蔓,“姐姐,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

卫如蔓一脸懊恼神情,闪躲着:“妹妹难道喜欢的不是四殿下吗?可是今日在大厅中,妹妹那双眼眸一直都不曾离开四殿下啊。”她委委屈屈着,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冤屈一般,顿了一下,又恍然大悟一般,眼睛一亮,“啊,我想起来了,妹妹是喜欢的高阳王吧?”

听风轩外,厚厚的大雪隐匿了脚步声,然而下人关切的声音卫如蔓没有忽略。

嘴角微微勾起,大约是卫成锋去落雨阁想着捧一捧王御医的,却叫人打发了回来而已。想来也是,虽然在品阶上王御医是不及卫成锋的,奈何王御医一声在太医院当值,前后不知救了多少次皇子皇孙,便是当今圣上也得尊敬几分,这是在圣上面前有能耐说几句的,这大楚王朝中也不知多少人愿意倾尽家财,就是为了攀上这一枝。

可惜王御医为人古怪,等闲人是不易亲近的,脾气更是乖戾,便是老丞相等人也讨不得好,是以百官受气,但偏偏对其很是无可奈何。

卫成锋虽然官至尚书,但在人王御医的眼中,怕是不如手中的一颗药草罢了。吃瘪回来也在卫如蔓的预料之中,是以这话正是卫如蔓说与他听的。

自古儿女姻缘皆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便是她卫如蔓的婚姻,也是因着当初卫成锋想要拉拢李林卫的父亲,令其忠心依附卫家,这才应下的。而卫婉兮,纵然是极为受宠,但论及亲事也断然不敢这样大胆的。

再者,京都之人皆知,高阳王赵泓钰向来与七皇子叫好,此前四皇子被请回卫府,恐怕这消息已然是传遍京都了吧?若是卫婉兮心悦高阳王,卫成锋有意促成两家联姻的消息传出的话,卫家便死死的绑在七皇子这艘船上再也下不来了。

以卫如蔓对卫成锋的了解,胆小怕死的他断然不可能让这一幕发生的。

当今圣上正当盛年,皇位之事还早,若是此刻朝中大臣便开始站位,少不得要引来圣上的不满。

这浅显的道理,卫如蔓根本不用提醒卫成锋。

果然,随着脚步声接近,卫婉兮被说中心事脸上微红,却还是扭捏作态:“姐姐,你说什么呢?”

说什么?说的便是实话。前世的你若不是求高阳王而不得,如何会甘愿嫁与李林卫?也便没有后来的她为妾,被诬陷私通五马分尸的事了。

卫如蔓瞧着她那小女儿的娇柔眼底便存了冷然,自然,表面上她捂着嘴小声提醒卫婉兮:“妹妹,都怪姐姐,这事情你可千万别说出去,万一让外人知道了,怕是有损妹妹的名声。”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