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寒门仙贵

寒门仙贵小说

寒门仙贵

更新时间:2019-08-13
小编评语:多年以后,这个青牛村的孩童,竟成了天下第一仙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寒门仙贵图1
寒门仙贵图2

《寒门仙贵》主角是薛鹏陆柔,作者:蓝白阁,寒门仙贵小说讲述了:修仙,一定要修仙,只有修成仙人,才更够改变家里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局面,才能让父亲母亲住上城里的大瓦房,才能让弟弟妹妹们百病不生,薛鹏在走出小村子的那一刻,便许下了愿望和决心,多年以后,这个青牛村的孩童,竟成了天下第一仙。

精彩节选:

夜沉沉,月溶溶。

喔......村头的大公鸡鸣叫了起来。

青牛村勤快的人家已早早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即便是在这个和平安宁的年代,农家的生活依旧艰辛。

农家不养闲人,即便是娃娃也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黑咕隆咚的土木屋中响起一阵悉悉索索的穿衣声。

一农家四合院的偏房中,年仅五岁的阿呆也从被窝里钻了出来,抹着黑把衣服往自己身上套。

阿呆本家姓薛,单名一个“鹏”字。

名谁都能取,可像薛鹏这样的一个好名,可不是谁都能取的。

村里人相信运与命是真实存在的,相信一个好名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所以为了一个好名,阿呆父亲薛丙福特意上山打了两只山鸡、三只山兔,提着一坛好酒,拿着阿呆的生辰八字,走了十几里山路,在小镇一个大人物那里求来的。

据说,那大人物起初不肯赐名,薛父便在人家门前跪了两天。

许是那大人物看着厌烦了,为了赶薛父走,就赐下了“鹏”,寓意有朝一日,可如同大鹏鸟一般一飞冲天。

回到家中,闷葫芦一般的薛父在薛母面前扬眉吐气了一回:“我本打算跪上个半个月,没想到只跪了两天就求来了一个天大的好名!”

薛父这一番话说来,好像捡了多大的便宜似的,薛母听了只觉又好气又好笑,更多的却是心疼。

在大家的口中,之所以不称呼阿呆的大名薛鹏,或者鹏儿,小鹏,反而叫阿呆,这是有缘由的。

村里娃不容易养活,村里老一辈则说,娃要起个烂名、贱名,经得起摔打才好养活。

诸如石头、狗剩、狗娃、狗蛋、小草这类小名,都是每个村必有的,青牛村更是叫全了这些名。

本来家里的长辈给阿呆起的名是狗崽,可被王老七给抢了去,一时间长辈竟想不出什么好名字。

那时,阿呆正愣愣的看着天空,就有人说瞧他那呆头呆脑的样子,就叫呆子吧。

可不知怎的,呆子久而久之却变成了阿呆。

阿呆虽然看去呆头呆脑的,但实际上却聪明得紧,是青牛村数一数二的聪明娃子。

麻溜地穿好衣服,阿呆奶声奶气地说:“娘,我去烧火。”

烧火,这是每天造成阿呆最喜欢的两件事之一,因为别人家烧火烧的是木柴,而他们家烧的则是一块石头。

阿呆第一次见了觉得很有趣,所以每天都缠着薛母要烧火,终于在他刚满五岁时,薛母同意了他的请求。

自那以后,阿呆就爱上了烧火,喜欢上了看着母亲和婶婶们做饭。

“你个小兔崽子,都多大了,整天就知道在厨房瞎混,长大了能有啥子出息。”

薛母还想骂几句,阿呆已一溜烟下了地。吱呀呀,木门打开,阿呆跑了出去。

寒食刚过,春风中还残留着一丝寒意。

阿呆在墙旁撒了一泡尿,一路小跑,开裆裤里灌了不少冷风,凉凉的。

阿呆打了一个哆嗦,低头看了看开裆的地方。

阿呆心里想着,自己不想再穿开裆裤了,该怎么跟娘亲说呢?

念头浮现时,阿呆已经跑向厨房了。

薛家的灶台与别家不同,别家的灶台是泥砖砌成的,他的则是一块一米见方的光滑白石,上面刻着十几圈旋涡一般的红色纹路,旋涡中心是一个拳头大小的圆形凹槽。

阿呆将青石灶台擦拭了一遍,尤其是那些纹路,然后小心翼翼从灶台旁边的柜子里取出了一个盒子,从里面取出两样物品。

一个小瓶子,一块拇指肚大小的灰白色石头。

阿呆将从瓶子里倒出一滴滴青色的液体,他仔细数着,一滴、两滴......五滴。

当数到五滴时,阿呆收好瓶子,盖上瓶盖,将白色石头小心放入凹槽中。

下一刻,便见灶台上的红色纹路开始发光,紧接着燃起一团红色火焰,厨房内顿时变得温暖明亮起来。

阿呆一笑,这玩意儿好有趣,比跟二狗子他们抓鱼好玩多了。

“阿呆,今天又这么早就来烧火了!”

阿呆回头,见一个妇人走了进来,呆呆一笑:“四婶早,四婶今天脸色真好!”

“小嘴还是那么甜。”妇人掐了掐阿呆肉嘟嘟的小脸蛋。

薛家一大家子人都住在一个大院里。

老爷子两口子和没成亲的老三住在正房,阿呆一家四口住左偏房,老大一家三口住右偏房,老疙瘩一家四口住前房,一共十四口人。

一家人没分家,所以吃喝也都在一起,每天早晨都是三个媳妇忙活着全家人的吃食,男人则下田地忙活着。

“薛丙福,你也不知道管管。”

左偏房薛母气道,薛父只是嘿嘿一笑。

“笑,你就知道傻笑,我可告诉你,今年阿呆已经五岁了。若是再过一年,阿呆年纪大了,可就错过了修仙的最好时候了。一会吃饭的时候,你跟娘提一下,今年咱家收益还可以,我看可以让阿呆也开始修仙。”

“我也是为了你们老薛家好,阿呆聪明得紧,若是他肯用心一定能成,若是阿呆真的修成仙人,到时候你们老薛家都能跟着沾光。”

见薛父不吭声,薛母又有些愤怒娇喝一声。

“我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

“家里谁修仙,母亲自有决断的。”薛父的声音也缓缓响起。

“你......我怎么就嫁给你这么一个傻子,我不管,老三那么大岁数了,什么都没修出来,都还在修。我儿子这么聪明,凭什么我儿子就不能修。万般皆下品,唯有修仙高。薛丙福,我告诉你,不管怎么样,今年我儿子一定要修仙,决不能窝在山沟沟里一辈子没出息!”薛母穿好衣服,向厨房走了过去。

薛父低低叹一声,装了一袋烟吧嗒吧嗒抽了起来,作为父亲,他又何尝不想让阿呆修仙呢?

如果阿呆成为仙人,那就是人上人,家里土地再也不用交租,每年还有朝廷银两补贴,便是县官老爷见了也得乖乖叫一声仙人。

可以说,只要一家出了一个仙人,一家子的命运就跟着彻底改变了,再也不用脸朝黄土背朝天拼命干活了。

可仙哪有那么容易修。

想要修仙,就要经过层层的选拔,先是县里的院试,郡里的乡试,还有会试、殿试,只有通过了最后的殿试,才能拜入仙门,才能成为一名仙人。

他三弟说,仅仅是县里的院试,每年就有数千人参加,可最后只有几百人通过,成为一名“妙才”。

到郡里的乡试时,又有几千妙才参加,最后也仅有几百,甚至更少的人能够通过考核,成为一名“羽士”。

至于会试、殿试想要通过更是难上加难,这无异于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这一点,从他三弟身上就能知道,考了半辈子也才是个妙才而已。

家里供养一个修仙的已经捉襟见肘了,如果再供养一个,负担太大了。

更何况是为自己的儿子,这让他如何说得出口。

“唉!”薛父又长叹了一声。

摁灭了烟袋锅子,薛父走出了去。

一出门就看到自己的大哥在自家门前来回踱步,看到薛父走出来,薛老大却转身欲走。

薛父心中纳闷,喊了一声:“大哥。”

薛老大闻声脚步更快,薛父抢上去几步,拉住了薛老大:“大哥,你是来找我的吧,怎么见了我还躲啊?”

薛老大一双粗眉皱在一起,眼睛都不敢看自己的二弟,低着头,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此时吞吞吐吐:“这,这让你大哥如何开口呢?”

“都是一家人,大哥你怎么说两家话呢?”

“这...哎,那我就说了。过了今年,你侄儿小涛不就六岁了吗,年纪也不小了,所以你大嫂就想让小涛也去修仙。”

“你大哥没用,除了摆弄几亩地什么都不会,不像二弟你还能上山打猎,进城贩卖。在家里,众兄弟里,你在家里的分量极重,所以你嫂子让我来求你,一会早饭的时候,帮衬着跟母亲说几句话。”

“你嫂子说了,要是我求不动你,她就不跟我过了,我知道她这次是认真的。”

说到这,薛老大七尺高的汉子,头又低了低,羞愧得满脸通红。

看着大哥这般的模样,薛父实在于心不忍,他想起了小时候的事。

小时候,有一次兄弟两个进山打猎,自己被野猪撞飞了,是大哥背着他跑了十几里山路,找到了郎中,才把他救了过来。

他睁开眼那一刻,就看到大哥眼泪鼻涕一股脑都流了下来......

自己的命是大哥救的,大哥这么一个要求,自己如何忍心拒绝。

“大哥,你就放心就好了,到时候我帮你们说几句话就是了。”

听到薛父这话,薛老大缓缓抬起了头,眼睛里一片通红,声音都打着颤儿:“二弟,谢谢你。”

“都是兄弟,还说啥子谢。”薛父道。

薛老大抹了抹眼角,心中感动。

兄弟两人扛着锄头走向田,薛老大心事解决,干起农活好想一头牛,力气十足,薛父却显得郁郁寡欢,不知一会该如何面对孩他娘。

转眼日上三竿,到了吃早饭的时间,薛老大、薛父还有后来赶去的老疙瘩一起回来了。

几个媳妇准备好了饭菜,一家人围着两张拼起来的木桌坐了下来。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