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惊雷剑尊

惊雷剑尊小说

惊雷剑尊

更新时间:2019-08-13
小编评语:活着的天才才叫天才,死去的只能叫尸体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惊雷剑尊图1
惊雷剑尊图2

《惊雷剑尊》主角是唐昊唐烟,作者:九棵松,惊雷剑尊小说讲述了:一个在武道一途被判了死刑的少年,意外得到一颗神秘的珠子。从此,一个坚毅不屈的少年,踏上了更为广阔的征途。天才地宝?我的!绝世武技?我的!只要我想要的,谁人敢挡?天才?,活着的天才才叫天才,死去的只能叫尸体。这世上有一个我就行了!

精彩节选:

楔子

九天之上,罡风猛烈。

却有一黑一白两道威如狱海的身影静立在高空之中。

“把珠子交出来,不然,你今日必将死在我的剑下!”

一道威严的声音在天地间响起,白衣人手臂一抬,一道贯穿虚空的凛冽剑光亮起。

“给你?这珠子是老夫拼尽性命才得来的至宝,怎么可能给你?“

黑衣人冷笑一声:“想杀我?你的剑还不够强!“

说着,一拳急挥,天际间的空气突然如同镜面一般碎裂开来。

轰,一声巨响!

拳剑相交,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动炸开,无量白云震荡一空。

黑衣人面色一白,后退半步,又在稳稳的站在空中,挑衅的看着白衣男子。

“老狗,你在挑战我的耐性吗?“

白衣男子一怒,剑身之上瞬间燃起一道恐怖的炽白色火焰,虚空被这火焰焚烧的扭曲。

“你…你竟然?“

黑衣人大惊,那剑身上的火焰似乎是极恐怖的东西,他的身子都开始隐隐颤抖。

“老狗,你交还是不交?“

白衣男子踏破虚空,高声喝问道。

“不交!“黑衣的脸上扭曲出一种绝望的癫狂:”我一再忍让你,你真的以为我怕了你嘛?“

“难道不是?“白衣人戏谑的笑了起来:”你这条老狗难不成还有什么手段?“

”嘿嘿。“黑衣人不答,只是疯狂的笑了起来,他突然翻手拿出一粒丹药瞬间吞下。

下一秒,一股黑色的烈焰在他身上升腾而起。

“你不要命了?竟然吃了那该死的丹药?“

白衣男子一直冷傲的表情彻底崩塌,他气急败坏的大吼了起来。

“你不是一直想要老夫的命吗?“

黑衣人歇斯底里的笑了起来:“为了这件宝贝,你足足追杀了七天七夜,横跨元武大陆几十万里,你真当老夫是好欺负的吗?”

“呵呵,误会,误会一场,老兄不要动怒。”

白衣男子脸上挂起一丝虚假的笑容:“咱们有话好说。”

“有话好说?”黑衣人冷笑:“你叫我老狗之时怎么没想过有话好说?”

“你追杀我的这几十万里路上,怎么没想过有话好说?”

“晚了!既然你不给我活路,那老夫就拉着你一起死吧!”

黑衣人虎吼一声,全身的火焰都凝聚在拳头之上,死吧!

一拳出,天地撼!

“你怎敢…”

白衣男子惊怒出声,长剑一抹,无尽璀璨的剑光爆射而出!

轰!

一道能把双眼刺破的光华在两人交手处亮起,九天震颤!

下一秒,光尽,烟消云散!

两道如同神魔一般的身影,同时泯灭。

只余下两个幽蓝色的珠子缓缓的坠落,坠落…

……

“嘿,哈!”

岩泉镇,唐家后山上,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正在不知疲倦的挥着拳头。

少年抿着唇,汗水不停的蒸腾而起。

他的手臂在颤抖,可打出的拳,依然努力的保持着笔直。

呵!

又是一拳出,少年的身子一抖,拳完全乱了节奏。

“到极限了嘛?”他低声自语,好看的眉头皱起。

他的全身都酸痛无比,手臂抬起却无法伸直。

呼…

少年深深地呼出一口气,盘膝垂目,不顾身体的疲惫勉力运转起心法。

气血一荡,皮肤不停的鼓起再落下,一点点身体的杂质被淬炼出来。

粹体境二重,锻皮!

今天,我一定要突破!

少年咬着牙,一遍一遍的运转着心法。

良久,当太阳还剩最后一抹光时,他失望的睁开眼。

“又失败了阿…”沮丧的叹了一口气,少年疲惫的站起身,那瘦弱的肩膀上似乎压着一座巨山。

“为什么我就跨不过这个该死的瓶颈?”

他失魂落魄的向着山下走去,完全没注意到山脚正聚集着几个飞扬跋扈的少年。

“嘿,这不是唐昊嘛?”

一个戏谑的声音在耳边炸响,瞬间把失神的唐昊惊醒。

“唐之虎?”

唐昊抬起头,面色一僵,他对这个一向以欺负自己为乐趣的堂弟完全没有好感。

“唐昊这是又上山去晒太阳去了?”

不等唐之虎答话,他身后一人已先开口笑道:“唐昊啊,你这下个山都大汗淋漓的,身子太虚了,要勤加修炼啊。”

“说什么呢?人家唐昊就是去后山上修炼去了,你看看人多努力。”

唐之虎回身假意斥责。

“修炼?修炼的这么刻苦还能是粹体二重的废物实力?”

那人阴阳怪气的笑了起来,身边的几人也跟着对唐昊指指点点。

唐昊白皙的脸庞瞬间涌起一阵尴尬的青紫色,这人的话尖锐而难听,却正击中唐昊心中的痛处。

“不能这么说唐昊哥!”

唐之虎却假模假样的回身斥责道:“他虽然是废物,可是人家的实力也是一点一点修炼来的!”

“你看看人家流的汗,比你喝得水都多!怎么能说他不努力呢?唐昊不过是资质废了点,你说他是废物就好了,不要侮辱他的实力嘛。”

他拍了拍唐昊的肩膀,嬉笑道:“我说的对吧,废物堂哥?”

唐昊身子一紧,心中一股怒火腾地燃烧了起来,哪个少年会甘愿被别人叫做废物?

如果可以,他多想一拳砸在这个肆意侮辱自己的少年脸上!

可是,他不能。

不说对方人多势众,单单唐之虎一人,他也不是对手。

唐之虎比他小一岁,可已经是粹体三重的修为,而他身后的几人也都比自己的实力高出不少。

他如果贸然出手,只是自取其辱。

为了避免更多的羞辱,唐昊只能强压下怒火,低声道:“让开。”

“让开?”唐之虎眉头一挑,戏谑地笑了起来:“唐昊哥这么急,是去哪啊?“

“哦,我知道了,你是觉得受了委屈急着回家找你爹去吧?”

“哈哈,没出息的废物,肯定又要回家偷偷哭鼻子去了。”

众人一起夸张的笑了起来,那嘲讽和鄙夷的眼神像一把把锋利的刀子一样割在唐昊的脸上。

唐昊的眼神瞬间降到冰点,捏紧的拳,在隐隐的颤抖。

这是对他人格上赤裸裸的羞辱!

可他想要尽快的摆脱屈辱,就不能像一个莽夫一样去拼命,只有克制。

唐昊压抑着火气,沉声说道:“让开。”

“哟,还挺有脾气。”唐之虎阴阴地一笑:“既然你这么着急,那就让你过去吧。”

说着,竟然真的侧了一下身子让出路来。

“虎哥,你这是?”

“闭嘴,唐昊哥着急回家咱总不能拦着不是,快把路让开。”

唐昊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印象中唐之虎可从来没有这么好说话过,难道今天转性了?

不管了,天色渐晚,回家最是紧要。

唐昊对着几人点了点头,快步走了过去。

他走到几人身边,刚要提起速度,唐之虎却突然伸腿一拌,噗通!

唐昊狠狠地被绊了一跤。

“哈哈,狗吃屎!虎哥,你这招太绝了!”

“什么叫我这招?”

唐之虎邪邪一笑:“明明是这个废物走路走不稳摔了一跤,跟我有什么关系?”

“哈哈,对,废物就是废物,走着平路都能走个狗吃屎。”

“错了,狗才能吃屎,我们唐昊哥可不是狗,人家是废物,吃的是泥!”

“哈哈…”

几人看着唐昊狼狈的表情大声的笑了起来。

“唐昊哥,泥好吃吗?”唐之虎蹲下身子,伸手用力地把唐昊的脸按在泥土上,放肆地笑着。

唐昊不答,指甲都嵌入了掌心的肉里,他的心中的怒火已经沸腾,却依旧只能忍耐。

“连个屁都不敢放,真是个废物!”

唐之虎见他不说话,以为唐昊彻底屈服于自己,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他不屑地拍了拍唐昊的后脑:“废物,学几声狗叫让哥几个听听,乐呵乐呵。”

“你要是叫的好,哥几个一高兴就放了你这一次。要是不好听,嘿嘿…”

唐之虎抓起他的头发,粗糙的手掌用力拍在唐昊的脸上:“小子,你自己知道后果。“

“叫啊,快叫几声给哥几个听听,哈哈。”

身后众人跟着唐之虎一起疯狂的笑了起来,欺负唐昊是他们最喜欢的娱乐。

“唐之虎,我一定会要你付出代价!”

唐昊怒极,看向几人眼中闪过一丝凛然的杀意。

欺人太甚!

他再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拼着性命也要让唐之虎付出代价。

轰!

就在唐昊准备反抗之时,九天之上突然响起一声巨大的轰鸣声。

“怎么回事?”

众人被突然的变故吓了一跳,忘记了争执,呆呆的向天空望去。

轰隆隆!

又是一声震彻寰宇的巨响在众人耳边炸开,九天之上隐约泄露出一丝深威如狱的恐怖的气息。

“妈呀。”

唐之虎几人被这股气息吓的傻了,也顾不上再欺负唐昊,鬼叫一声撒丫子就跑。

“唐之虎!”

唐昊已经完全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哪里管什么诡异的巨响,他挣扎着爬起身就要追上去跟唐之虎拼命。

这时,一道划破天际的幽蓝色光芒却正坠落到唐昊身前。

“砰!“

两颗诡异的绽放着幽蓝色光芒的神秘珠子突然坠落到唐昊的脚下,把地面砸出一个深坑。

“这珠子从哪里来的?”

唐昊探头望去,他搞不清楚这突然出现的珠子是何来历,可心中却有一种强烈的把它们拾起来的冲动。

那幽蓝色的光芒充满了异样的神秘,他只看了一眼,就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深深的漩涡里,无法自拔。

“会不会跟刚刚那声巨响有关系?”

唐昊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唾沫,他已经认识到这对珠子绝对不凡,很可能是某种强大的至宝。

他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四周,迅速把珠子捡了起来。

珠子刚入手,一股温润的热流就就顺着掌心涌入体内,气血都强大了一分。

“宝贝!绝对是个宝贝!”

唐昊大喜,他仔细的把珠子藏入怀中,心脏不争气地剧烈跳动了起来。

他再没了现在就去找唐之虎拼命的心思,只想赶紧回家仔细研究一番这对儿神秘的珠子。

“父亲,我回来了。”

唐昊急匆匆地跑回家,但家里却并没有人在。

“父亲和雨凝都去哪了?”

唐昊微微皱眉,但很快就放下了疑惑,二人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这里毕竟是唐家的族院内部,二人也不可能出什么事。

“还是先研究一下这个珠子是什么东西吧。”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关好门,拿出了那对儿神秘的珠子,心头一片炙热。

“这到底是什么宝贝?”

唐昊把珠子握在掌心,仔细研究。可他翻来覆去的试验也没有试验出这神秘珠子的出奇之处。

似乎除了初始入手时的那道温热的暖流外,这珠子再没有了其它的特异之处。

“不应该啊?”唐昊疑惑不已,他心中已经认定这珠子定是一件奇宝,绝无可能是如此平凡无奇。

“记得以前看过的秘法,大多数神器灵宝都要滴血认主?”唐昊咬了咬牙,虽然不确定这方法的准确性,但现在似乎别无他法。

他一狠心,把中指咬破,一滴血滴落在神秘的珠子上。

一刻钟过后,珠子什么反应都没有,依旧静静地绽放着幽蓝色的光芒。

光芒吞吐,似乎在嘲笑唐昊的痴傻。

“少爷我还不要你这个破珠子了呢!”

折腾半天却一无所获,似乎这珠子只是上天跟唐昊开的一个善意的玩笑。

在他以为自己获得至宝的时候,却发现原来自己捡到的只是平凡无奇的饰品而已。

“去你的吧!”

唐昊怒极,一把把珠子向窗外掷了出去。

“嗡!”

珠子刚脱手,突然就爆射出一阵刺目的蓝光,诡异的悬停在了半空中。

“这是?“

唐昊看着这神奇的一幕,目瞪口呆。

他急忙伸手去抓,那珠子却如有灵性一般一闪,躲过了唐昊的手掌。

蓝芒一闪,这对儿珠子突然幻化成两道利剑,迅猛的对着唐昊的双眼刺去。

咻!

“完了,这珠子报复我…“

唐昊身体被蓝色的光芒禁锢住,一动不能动,绝望的看着珠子一点点刺入自己的双眼。

接着,眼前一黑,就此昏了过去。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