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绝品天士

绝品天士小说

绝品天士

更新时间:2019-08-17
小编评语:老瞎子老不正经,带坏了一个聪明的小盆友。罪过罪过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绝品天士图1
绝品天士图2

《绝品天士》主角是秦宁白晓璇,作者:阿帕奇,绝品天士小说讲述了:年轻男子叫秦宁,今年已然二十三岁。秦宁幼时懵懂中被家人和老瞎子忽悠,拜了老瞎子为师,记事起便在山上随师父修炼,除了下山上学外,其他时间大都在山上度过,本来这种环境下,应是个淳朴少年郎,奈何老瞎子老不正经,带坏了一个聪明的小盆友。罪过罪过。

精彩节选:

云腾市。

因自古有云从龙,风从虎一说,所以这里一直被人认为是龙腾之地,又因所处地区钟灵毓秀,冬暖夏凉,故一年四季来往游客络绎不绝,是国内首屈一指的旅游城市。

三月的天,当北方人民依旧在寒风中坚挺,云腾市的姑娘们已经换上了清凉装扮,这俨然成为云腾市另一道靓丽风景线。

不过在火车站外,这些构成靓丽风景线的姑娘们,却浑身有些不自在,不自在的源头来自一个提着行李包的年轻男子,男子看起来约莫二十岁出头,身材颀长,丰神俊朗,穿着朴素简单,只是脸上挂着一抹猥琐的笑容,本是清亮透彻的眼睛,带着几分古怪,在姑娘们身上来回扫荡。

猥琐用在任何人身上,都是个贬义词,很容易引起女人的反感,但偏偏在这个年轻男子身上,不显任何失礼,反而让来往姑娘们心生异样,心中羞涩,暗啐这小哥哥的眼神真讨厌。

“妙,娘希匹的妙。”

年轻男子咽着口水,看着各色各异的靓丽姑娘在眼前晃来晃去,心花怒放:“老瞎子还真没跟我吹牛,果然是桃花泛滥之地,不过禁止我来就有点不讲究了,小爷我明明是桃花富贵相,哪来的桃花劫难?”

这年轻男子叫秦宁,今年已然二十三岁。

他口中的老瞎子是他的师父,大罗山里一个对外宣称闲云野鹤的算命相师,秦宁幼时懵懂中被家人和老瞎子忽悠,拜了老瞎子为师,记事起便在山上随师父修炼,除了下山上学外,其他时间大都在山上度过,本来这种环境下,应是个淳朴少年郎,奈何老瞎子老不正经,双目失明数十载还时常浪的起飞,耳濡目染之下,秦宁自然也不负少年青涩时。

山上本就寂寞,除了后山村落里的村姑尚可调戏,却在无别的乐子,比不过山下多姿多彩,秦宁大学毕业后就有外出闯荡的意思,老瞎子也并无阻拦,只是说云腾之地桃花泛滥,恐近些年不会太平,禁止秦宁来此,其他之处大可前去,但奈何秦宁听到桃花泛滥便是蠢蠢欲动,直接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偷偷摸摸下了山,直奔云腾市。

“云腾市!我策马奔腾第一站!”

秦宁站在火车站出口处,看着这花花世界,心中斗志昂扬。

“喂,让一下。”

略有不耐烦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秦宁转过身来,瞧见是一个打扮时尚,长着一张狐媚子脸的少妇,身上的香水味浓郁的让秦宁险些打了个喷嚏。

这少妇本是不满秦宁挡路,但又见秦宁长相俊朗,顿时一双桃花眼水汪汪的,带着几分的迷离,声音也变得嗲声嗲气:“小弟弟长得挺帅的。”

这声音,当真是让听者都觉得骨头酥了一半。

“哈哈哈,一般一般。”秦宁对自己的长相还是颇为自负的,得意洋洋的说道:“姐姐长的也很漂亮,您请。”

说着,他让了一步。

只是这少妇似是来了兴趣,双眼直勾勾的打量着秦宁,道:“不着急,只是姐姐这一路坐火车有些累了,不如小弟弟请我到前面喝杯咖啡怎么样?”

这暗示已经十分明显。

不过秦宁却是笑嘻嘻的说道:“不好意思哈,我对咖啡没什么兴趣。”

这少妇却是舔了舔嘴唇,那狐媚子脸上也是浮现了一抹不正常的红润,她走上前一步,恨不得是整个身子都要贴在秦宁身上,小声的说道:“小弟弟,姐姐请你喝别的,姐姐保准你流连忘返。”

一股子热气从这少妇嘴中吞吐而出,喷在秦宁脸上,让秦宁全身都是打了个激灵。

这种没有掩饰的勾搭,意思已经是不言而喻了,但秦宁依旧是退了一步,嘿嘿笑道:“我看还是算了吧,这位姐姐你怀着身孕,咱俩要是上床了,不好,不好。”

“你胡说什么?”少妇脸色一变,恼怒道。

秦宁挑了挑眉。

他还真没胡说,跟着老瞎子混了这么多年,面相的本事自是上乘,这少妇子女宫轻浮,明显就是孕相,只不过其奸门处,也就是太阳穴与眼角之间青筋缠绕,怕是姘头极多,恐怕她自己也不知道孩子是谁的,当下指了指其肚子,笑嘻嘻的说道:“这位姐姐,你真怀孕了,而且我看你命宫灰暗,眉间黑子涌动,大凶!幸好你遇到我,不然你麻烦就大了。”

少妇顿时气笑了,冷笑道:“原来是个骗子,跟老娘玩这一套?”

她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但火车站外可是人来人往,而且女人肤白貌美,一张狐媚子脸本就吸引眼球,在听到她的话后,一个个纷纷看了过来,看向秦宁的目光多带着鄙视。

“火车站骗子果然多。”

“这年头,骗子都玩玄学了?”

“长的还挺帅的,怎么就是个骗子?”

讽刺之言如苍蝇般嗡嗡的不停。

秦宁却是恍若未闻,依旧是笑道:“话不能这么说,我只是好心好意。”

“我呸!”少妇也是没好脸色,本来是想勾搭面前这帅哥滚个床单放松放松,没成想竟然碰到了骗子,当下就觉得一阵膈应,骂道:“滚!”

秦宁耸了耸肩,作为一个相师,永远不能慌张,否则怎能让人信服?他笑道:“美女,不信就算了,何必骂人呢?我只是看你肚子里的孩子挺可怜的。”

“我没怀孕!”少妇的脸色顿时一阵难堪:“你要是在胡说,我可要报警了!”

只不过她眼中却是闪过了一抹慌乱。

当下也不想在理会秦宁,着急离开这里。

而这时候,人群中走出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他戴着一副金框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只是望着那少妇的眼中,贪婪的欲望一闪即逝,随即脸上却又是挂起了一副自信阳光般的笑容,道:“这位朋友,人家这位小姐明明就是个清白身,你怎么能胡言乱语呢?”

说完,他给了少妇一个放心,看我的眼神。

秦宁脸上笑容更甚:“我一向只实话实说。”

男子轻笑着摇了摇头,道:“这位小姐的气色虽差,但只是内气不顺,倒是你给说成什么大凶之相,简直就是滑稽。”

“你是医生?”那少妇却忙是走上前问道。

男子问道少妇身上的香水味,眼中又是蠢蠢欲动,不过很好的掩饰了下去,笑道:“我是风山医院的医生林莫,小姐你放心,我刚才观察了你的气色,绝对没有怀孕。”